悟到就该做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

  • 悟到就该做到

  • 帮助丈夫戒掉赌博恶习

  • 悟到就该做到

    我地有位同修,九六年和她母亲一同得法。在她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是她的两个姐姐把她帮养大,七二零邪恶镇压的时候,她的几个姐姐,姐夫和她的丈夫都在邪党的单位上班,这些人怕受到牵连失去工作,她的这一家人说什么也不让她们俩炼了,书也给藏起来了,几个月以后她的母亲旧病复发,一直到去世再也没看上一眼大法的书,就这样含怨而走了。

    在她母亲走后,这位同修一直在痛苦的思念中,每天以泪洗面,不能自拔,又过了几个月,她的心情还是不好,孤独寂寞和痛苦交织在一起,没有办法这一天她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在电话里热情的把她邀请到我家,她见我之后,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告诉我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我安慰了她一番,并且告诉她:你到关键时刻还能想起同修,这就是你最明智的选择。就这样停了一年多,她又从新走進了正法的修炼,并且很精進,三件事做的都很好。

    就在零五年十二月份时,她外地的一个亲戚(同修)来她家看她,走时给她扔下两千元钱,说是捐给资料点的,零六年的三月她给资料点送了一千元,过了几个月资料点又缺钱,她又两次加一起给了四百元,剩下这六百元她自己给用了,说资料点啥时用再给拿。

    零六年的九月初,她突然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心烦,有的时候根本就不清醒了,在人这面她表现最严重的状态是:最放不下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在外地工作二十多年了,每周礼拜六、礼拜天都回来。可现在一天看不见就想的不行了,以前从没有过这种状态,她自己知道这不是她,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了,同修们给发正念就好一会,然后还那样,她自己非常着急也向内找。

    有一天她告诉我,她晚上看书,师父说:“我知道有些项目、有些地方资金是出了问题的,我也不想说。在这方面出问题的我看你是不想修了,众神都在看着你呢,对修炼人来讲也太严重了。”(《洛杉矶市讲法》)她猛然惊醒,第二天一早,她来我这告诉我这钱她干什么用了,她说当时我想资料点啥时用,我就啥时给拿,反正在这也是放着,悔恨自己没有理解好师父的法,失声痛哭。

    这时我看到同修的身体已经折磨成这样了,今天终于认识到了,并且处在极度的痛苦中,这时我的心情很复杂,看到她能归正自己不正确的想法我很高兴,可是看到她那痛悔的状态,我的心又软了,我赶紧劝她,我说你不要这样,你能认识到了,心性也就提高上来了,你明白了这个理,那钱早一天晚一天的都行,如果你没有钱我给你借,我知道她的钱当时也不宽松,这位同修很爱面子,她说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吧,不要跟别人说了。我当时明明看到她那强烈的执著,可又让眼前她那痛苦的表象,带动下起了人心,没有告诉她立即弥补过错,悟到就该做到。

    当时我没有站在法上,完全变成了一个常人在安慰她。她听了这些话后,没有马上把钱给资料点送来,过了一天她又出现了不正确状态,这时我才悟到我犯了一个大错误,我归正了自己的一切不好念头之后,带着纯正的场赶紧去找她。到她家后她丈夫也在家,她丈夫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告诉我说:你看我家的环境有多好,现在谁都不干扰她,别看她整天学法炼功,心一点也没动,还和常人一样,师父能管吗,师父不管你,你还是个常人,常人有病就得治,她整天这样,我不给治她的亲戚不得说我虐待她吗?这两天药也吃了,气功师也看了,巫医神汉也请了,等等……。

    这时我真的好恨我自己,我觉的我犯了一个不可挽回的大错误,就是学法少什么事情只看表面的假相了,没有想到根本,表面上好象是很关心理解同修,其实这真是在害同修,只是人在维护人,修炼了这么多年关键时刻还用人的方法去解决事情,一个多大的漏呀,后来临走时我跟同修说,都是我法没学好,没为你负责任,没有及时的弥补过错,悟到没有做到,你没有钱我明天给你垫上吧。第二天这个同修就把钱送来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出现过以前那精神不正常的样子。

    通过这件事情,我深深体悟到,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不能偏离法,一定要记住修炼的严肃性,越到最后邪恶也在做垂死挣扎,它想尽办法去毁掉那些路走不正的学员,所以我们一定要记住师父讲的:走正路。


    帮助丈夫戒掉赌博恶习

    新生

    我每次看《明慧周刊》都带着一个人心,看有没有同修家人赌博玩牌的,同修怎么过关的。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许多大法弟子上台讲自己在修炼路上的体会,这时我还在想怎么同修的家人没有一个玩牌的呢?就在这时突然我被惊醒了,脑中忽然想起师父的经文《路》,每个人的修炼道路都是不同,怎么能依赖别人的经历呢。

    我是做生意的,家里开了个商店,我丈夫在99年7.20以前学过法后来因邪恶迫害,害怕不修了,去年已迷上了玩牌(赌博),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不知道他输了多少钱,把卖货的钱输完了再去借,回头再让我还债。当时我想我是一个修炼者,可能是以前欠人家的,那都得还。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到师父讲要反迫害,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让邪恶钻空子。

    当他回到家中我就跟他讲:“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和你的那些赌友断绝来往,以后不再玩牌,要么离开这个家随便玩。”因为这几天没有过好关,有点生气,也没有好好学法,我还觉的自己说的挺在理,还认为自己的基点对了理直气壮的。当晚我打坐炼功忽然悟到,我的行为哪里是修炼人的行为呢?没有圆容好法,没有了善念没有了包容,更说不上洪大的宽容一切,把自己家人往外推,这在修炼的路上是多大的漏啊。当时我发出了强大的一念,请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让他一定回到家中来,不要反对师父反对大法。当天晚上丈夫就回到家中来了,从此以后就没有出去玩牌了。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遇事向内找的深刻涵义。

    层次有限,不对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