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教训提醒大家三件事必须同时做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针对我地区最近一个老年同修出现“病业”而被旧势力拉進医院的现象,我谈一下我的粗浅认识。这个同修她是市里人,娘家和我同村,我称呼她二姑。最早认识二姑在2004年,那年的一天二姑的二哥(同修)把她领到我家。一见面,二姑(已是60多岁的人)的满面红光让我见到了法的伟大(当时的感受)。

通过交流,知道二姑是7.20以前得法的,得法后她的好多疾病一扫而光,但也经历了生死的考验(消业时几天站不起来只能爬,但也未去医院、未吃药打针)。通过那次交流,我才真正的溶入了证实法的行列中(我以前不精進,也不知道要证实法)。

从那以后我经常和二姑见面,有时在市里,有时在她回娘家时,慢慢知道了二姑从修炼前的目不识丁到现在通读大法书籍的神奇,也让我看到了二姑的积极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在市里无论是她住的居民楼群还是她买菜的市场,她都去讲真相、劝三退;回到娘家更是带足资料,晚上去撒材料,白天去各户面对面的讲真相,每次都劝退一定数量的党、团员。二姑做的使我们这里的同修找出了我们的差距,很大的帮助了我们。

二姑做的这么好,又是怎么進的医院呢?是这样,前些天二姑持续咳嗽,好象很厉害。星期天,她外甥女到二姑家玩,看她咳嗽,就让她去医院。二姑也没有极力反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走進了医院。到医院一检查,心脏血管堵塞,下了病危通知,需要动手术,假相都来了,身体一下子也不行了。未动手术前,我和同修去看她,她正打点滴,脸色不好看,她好象很无奈,失去了往日的坚定和正念。二姑的二哥给二姑的儿女做工作讲真相,她的儿女表示不会强迫二姑动手术,但要求二姑配合他们和医生。别的同修也到医院里帮二姑,但最后她还是配合了她的儿女做了第一次心脏支架手术,接着更主动的做了第二次心脏支架手术。针对此事,我和当地同修交流几次,认为二姑被旧势力拉進医院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学法少

二姑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做的挺好,但每天的家务活让她没有时间学法,她自己也常说:忙了一白天到晚上就累了、困了,没有时间学法。她虽然发觉了,但没有重视起来,造成了法学的很少。不在法上,就容易出问题,教训太多了。

二、无效的发正念

通过和二姑的二哥交流知道,二姑一发正念(或炼静功)时就打盹,手抬不起来。我也有一次在二姑家见到二姑大白天发正念时打盹(当时我也没有给二姑指出来,贻误了时机,害了同修)。这样的发正念不能有效的清除邪恶,造成了她的空间场不净。这样无效的发正念,邪恶才敢轻举妄动。

三、存有怕心

住院前,二姑常找同修说她这样的老年弟子最近好象病业等症状很多,这种疑心给了旧势力可乘之机。住院期间,儿女、医生的吓唬,医院又下了病危通知,她的妹夫告诉她当地一个老年大法弟子突然病死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儿子的一个南方朋友也赶来说他们那的一个大法学员“病死”的例子。旧势力周密的安排吓倒了二姑。

通过二姑去医院的过程和住院期间的表现,二姑看上去不象一个老学员,不象经过生死考验过来的,轻而易举的就被旧势力拉進了医院,做了手术,也许和旧势力有约。旧势力这样既迫害了二姑,毁了一批二姑救度的众生,又给大法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另外,在住院做第一次手术后,二姑来了例假(原来修炼时来过几次),做第二次手术时用刀拉开胳膊不行,又拉开大腿才动完。这些现象她也没能深思,旧势力就是要死死的抓住她,让她走它们安排的路,最后毁掉她。

通过这件事,我想提醒有这种经历的同修,不能为了讲真相而偏废了其它两件事。一定要同时把三件事真正做好,哪一件也不能走形式。特别是讲真相越多的同修,学法和发正念,更必须真正做好,不能忽视。同时,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要被旧势力钻空子。师父是不愿丢下一个弟子的。

以上是个人的粗浅认识,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