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准师父的法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大法小粒子,我虽修的不好,可我认准师父讲的法好,不管邪恶形势怎样阻挠,我和妹妹及邻居等几人都坚持修到了今天。今天我鼓起勇气,拿起笔来把我学法后的神奇体会写出几点与同修交流。

九九年一月十六日经同事介绍,我有幸得到了大法。下面回忆我刚学法时出现的神奇之事:

在我得法之前,同事把别人学法后祛病健身的心得体会拿给我看时,慈悲的师父就开始给我消业(因我头痛、昏迷、恶心病很重)。一天下午,我躺在床上看别人的修炼体会时,我突然觉的头在发烧,头也不痛,身子也没难受,可用手一摸头,热的烫手,我赶紧起来拿手巾用凉水洗湿敷上……,忙了半下午还是很烫,毛巾都热的冒气,我突然觉的很怪,头这么热怎么一点儿都不痛,也不恶心,反倒觉的头非常清晰、轻松,特别的好受。当时我还没学法,也不知道是恩师提前给我净化身体,就觉的怪怪的,太神奇了。从那以后,我的头再也没像以前那样天天的痛,已经好啦!

当同事把大法书拿给我看时,我正好上夜班,一宿没睡觉,就象看神话故事书一样,爱不释手。现在我满身的病痛在修炼中不医而好,身心受益匪浅,精神倍佳,一个昏昏沉沉的我懂得了很多常人不知道的事,知道了修炼大法的美妙、神奇,知道了世世轮回都是跟师父接缘,为自己得法,助师而来,为救度众生而来。作为师父的弟子,我真是三生有幸,非常自豪!

在我刚开始学法修炼的半年里,跟随小组去各地弘法。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去茧场弘法,当时是冬天,天很冷,在街道两边我们刚开始炼功就下起了小雪,当炼到第二套功法的头前抱轮时,我就感到太阳出来了,照的我暖烘烘的,手也觉的热呼呼的。我就睁开眼一看:唉呀!漫天的大雪白茫茫的直往下落,哪里有什么太阳呀!太神奇了!现在才悟到是恩师在关心呵护着我呢!

我刚参加学法小组才半年,我们小组辅导员是个女同修,对学法很认真,要求也很严,我刚步入这片净土,刚刚认识大法弟子,这个可恶的江泽民就犯下了大罪,下令抓捕北京大法负责人,下令迫害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随学法小组,县辅导员,还有别组同修共三十人左右,一起乘面包车去北京上访。听小组辅导员说,坐面包车到沈阳,再倒车坐火车去北京,当时我县设岗截阻去北京上访的学员,我们就从别的路走的,山路不好走,颠颠簸簸的冲过了两次关卡盘查后,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当我们的面包车刚驶到福顺街就被望花区的警车给截住,押到望花区公安分局。我们被警察楼下楼上审问后押進了公安分局的大会堂。大会堂里已经坐了一些各地上访被劫持来的同修。当偌大的会议室人满了,就把我们一个方向的用特大客车拉到一个警校操场上,各个坐上来时包的面包车待了多半宿。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又被押到梅河,回到县公安局已是上午十点多钟了。

北京我们没去上。在望花区公安分局的大会议室,我们四面八方被劫持来的大法弟子,这一批刚送走,那批又到,搞的公安警察忙乱不堪,使我悟到:我们恩师和法是多么的伟大,威不可言!我们虽没走到北京,可我们迈出了生死关键的一步,当时见到那么多的同修都能走出来,同修们的心情都非常兴奋。现在回想起去北京的途中,我坐在车时闭上双眼,就看到银河系在转,转着转着就开始从里往外翻花,我赶紧告诉妹妹快闭上眼睛观看,妹妹也看到了一些奇景。车越往前行,离大城市就近,能量场就越大,越好,就象我们去弘法时看到的那种红,红光罩着,一片红!走了那么远的路,我也没晕车,真是神了,那种感觉真好,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那真是世外桃源,让我回味无穷,久久不能忘怀。

七月二十二日,我们被劫持回县公安局受审时,我们一宿没睡觉,三顿饭没吃了,(上午十点五十分左右回到公安局,下午两点五十离开公安局)我们学员个个精神状态都非常好,不困也不饿,感谢恩师的呵护。可审我们的公安人员只中午一顿饭没准时吃就吵着饿的受不了了,最后一个轮到我也不审了,也不用丈夫来领就放我回家了。三点左右我回到家时,电视正在诽谤法轮功……。我当时就想,你们常人终归是常人,常人怎能理解法轮大法的神奇奥妙,我们老师传的是宇宙大法,你江××再猖狂也是一个常人,你想消灭我们,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决心坚定不移学大法,修炼圆满超三界。

迫害刚开始时,片警、镇政府三天两头的往我家来,劝我们别炼了,别去惹事,逢年过节也赶紧来看看我去没去北京上访。不让我们到广场炼功,我们就在家学法炼功,有时和妹妹一起学炼,有时和就近的几个邻居在一起学炼,我虽然文化少(小学五年半),头脑单纯,可我就是认准师父讲的法好,又亲身受益,暗下决心修炼“真、善、忍”,当时我就悟到:如果全国人民都能修炼法轮功,对国家、对个人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记的我第一次去贴真相时,是晚上去的,心里那个慌呀!怦怦的跳个不停,妹妹说,再等等吧,现在很严的。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那种正气,说你怕你就别去,我自己去,说完开门就出去,妹妹和小侄女也都跟了出去。我们来到人们必经之路大桥头,我就贴上了一张传单。妹妹胆子也壮了起来,我们把拿的传单都贴完回家了。过几天我上街经过大桥时一看,转圈的纸被撕掉了,可就是那几个震惊邪恶之徒的字迹还在那儿,我心想,这就是法的神奇,自那第一步迈出后,明白了法理,明白了师父的苦度众生,为了让常人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们再也没有怕心了,不论出去贴,挨家送真相材料,还是面对面的讲、劝三退,我们都很自然了。我们同修之间见到面,都互相鼓励:好好修炼,坚持到最后,不要辜负恩师对我们的期望。

中共邪灵越怕我们学法炼功,我们就非听恩师的教导,多学法炼功、快讲、快传真相。有时我自己在家学炼,有时就给不识字的岁数大的同修读《转法轮》、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等。有时和同修们一起学法,一起讲真相,劝三退。

我虽修的不轰轰烈烈,坎坎坷坷、步履蹒跚的,在慈悲恩师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到了今天。

感谢恩师慈悲的呵护,把我从浑浑噩噩的乱世之中救度出来。走進了这片净土,走向了返本归真之路,踏上了上天的梯子,我一定珍惜这万古机缘,把这最后的路走好。

文化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