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病业现象是这样悟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最近我身边有几位同修出现了病业现象,在医院花了几千元也没见好。有的不能自理,有的同修为了帮助她们能尽快地在法上提高上来,住進同修家,自己身体也出现了不正确状态。我清楚同修中或多或少的都存在放不下病的问题,表面不说,心里也认为是病,张口闭口都不离“病”这个字。

根据这种情况,我想把我是怎样对待病业这方面的经过和同修切磋一下。也许对还在病业困境中的同修能有一点帮助。

我没得法前是个有名的病包子,伤风感冒没有摊不上的。最明显的是肾结石和肾积水,特别严重,整日高烧达40多度,夜里不能入睡,走了很多医院花了很多钱没能治好。最后医生诊断右肾长满结石,已失去功能,必须换肾。左肾也有结石。我当时想我人瘦的皮包骨,又气血双亏,加上没钱,等着死吧!

在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我病情加重。村里人说某人在炼一种功,但不知叫什么功。我听后来到她家,问她炼的是什么功。她说是法轮功。我说治肾结石吗?她说不治。我又问她要多少钱哪?她说不要钱。我说那我就拜你为师吧!她急忙说:你可别这么说,要这样说我就白修了。别的没跟我解释。我想不治病我也炼,又不要钱、不用拜师,上哪去找这好事?

从这天起,我就把“病”这个字从心灵深处扔掉了,不去考虑它。没用多久这些病就不翼而飞达到一身轻,只埋怨同修不出去洪法,自己知道太晚。

连村里的人都看到了我的变化。丈夫要求我去检查,我想起自己是修炼人,我拒绝了,因为我没有那个心。自从修炼起,同修说“不治病”这几句话就已经深深打入去我的脑海里,所以我不是为了治病而修炼的,有没有结石对我来说无所谓我不去动那个念。在一次打坐中坚持了两个多小时时,虽然腿象刮骨一样的疼。就在我似睡非睡时师父点化我看到象一根肠子一样的东西,我用力往出挤,挤的都是小蛇小动物等。从中使我更深的领悟到人是没有病的都是业力所致,业力就是灵体。

如果突然身体出现影响到做三件事时,就先找自己,归正心态,立即用正念除恶。零五年的一天夜里八点钟左右,我准备去发真相资料。走前感到全身发冷,向内找没找到什么原因,我发着正念否定它:我去救度众生不许旧势力迫害我。当我发完真相资料,回家往床上一坐,肚子开始疼起来。我又马上发正念,可一阵比一阵疼,坚持发到十一点多钟又吐了起来。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在没修炼前结石病严重时就这样吐,邪恶想用假相迷惑我。这时我心中充满正念,我说:你给我止住,不许你再吐,我是神,人才吐呢?立即就不吐了。可肚子还是拧劲痛,疼得直冒冷汗。强忍着疼痛又发了一阵正念,已经半夜两点多钟了。我说你今天不就是让我疼吗?我还不管你了呢?你根本就不是我,随后我平静的躺下一直睡到天亮,早晨象没发生一样。如果当初动人念想这是病的话就得去医院了,这一念之差就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举个例子,我和同修在一起打工,早晨没见她来,我问她丈夫,她怎么没来,她丈夫说在家发烧呢?我说什么高烧,是魔的迫害,你赶快去叫她。随后她来了。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在发烧。我向她一边挥手一边说,什么高烧?是魔的迫害,不承认它。瞬间她正念出来了,感觉一股热流从头顶直穿脚下,立即就好了。旁边有一个打工的常人看到此景说:就这一句话一挥手瞬间就好了,这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真神了。

还有一次,在零五年遇到一位同修,她从劳教所回来后,被家人看得很紧,眼睛出现病业状态。家人把她送進医院,眼睛做了手术后没查出什么原因,使她白做了一次手术。同修说当时也没想它是病,就是没坚定正念,致使她回来后那只眼睛睁不开,总是一眨一眨的。她很后悔当时不应该去做手术。最近又出现咳嗽,我说是旧势力的迫害,你从今天开始振作起来向内找,归正心态,我和甲同修帮你发正念,你也配合跟我俩一起发。甲同修刚坐下给她发正念,一盘腿就疼,立掌手指很凉,身体周围也感到有冷气。她边排斥边坚持发正念。到三天时,同修的眼睛好多了,也不那样眨了,可是咳嗽加重了,还尿裤子。同修又买了“尿不湿”。我问她你向内找了没有?她说我找了。我说你找的不深刻,如果找正了,一下就解体它。

她第二天来时,她高兴的说我好了,我睡觉之前静心找自己的不足在哪里。真的找正了,一下就不咳嗽也不尿裤子了。我说你不要放松,坚持住,咱们再发几天正念,同时求师父加持,你的眼睛就会好。连她的丈夫都看到有明显的变化。事后该同修说因为没重视发正念,被邪恶干扰,出门几天。如果能真正坚定发正念,眼睛一定会好,根本不是病。

在这里我真心希望还存在病业状态的同修,彻底放下还认为是病的这颗心,一思一念一句话都不能认同它,同时向内找原因,因为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根本也是符合法的一面。那么法就能破除一切邪恶对你的迫害。

因为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