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经常过同种“病业”关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九九年后得法的年轻弟子。得法前我每个月要靠吃药才能来例假,来几天后又必须靠吃药才能停止。修炼后不用靠药物来控制了。可后来我一直在这种“病业”中痛苦的煎熬着,而且经常来势汹汹——子宫出血。

为什么这个“病业”总来?通过这次过关,我悟到是根本的执著没有去掉,所以它才会总来。在表面看来,“病业”与本人根本的执著也许没有直接的关联,所以在向内找时容易忽视,甚至不想承认是根本的执著没去而造成这种状态的持续。在初得法过这个“病业”关时,坚信自己没病是在消业,承受些日子就过去了。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当这个“病业”又来时,通过学法向内找,悟到了是三件事没做好,当把没做好的补上后,很快也就过去了。而现在三件事都在做,可这“病业”还是会来。我悟到是因为正法到了最后,法对我们的心性要求高了,我们和自己的过去相比,肯定也是在更高的层次上了,所以再用以往的标准要求自己也就不行了。而且旧势力也会钻空子迫害的。

我们有些同修到现在可能都不知道怎么去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我也曾被这个问题困扰了许久。有同修说:我是“情”放不下。有同修说:我是“私”放不下。肯定找的不错。可是怎么去?“情”和“私”象是一滩烂泥无从下手。我们应该有针对性的去一个较为具体的执著心。比如我这次过关,到后来我连在师父像前求师父的劲都没了(大出血好几日)。当我找到了执著,思想中跟师父说:“师父我错了。”瞬间我感到体内有血了,也可以站住了,同时眼泪“刷”的流了出来,好象一秒钟都没用。在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叫“严肃”。

我的执著是与婆婆的关系。修炼前我甚至是恨她,总觉的她对不起我,不管我有什么难处,十几年她从没管过,特别是坐月子。现在我修炼了就该对她好了?太亏了。表面上与她和睦相处,心里想:反正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凑合过去算了。其实是把这颗“恨”心藏起来了,是想“欺骗”师父,打擦边球。这么坏的心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吗?这是真修吗?想掩盖着这种执著心等待正法的结束吗?!正法结束了,带着这种强烈的执著能圆满吗?

我悟到根本的执著就是修炼前就很在意的、修炼后也不想真正去掉极力掩盖的心,这颗导致自己不能真心修炼、导致自己不愿意从本质上改变自己的心。

层次有限,不知是否能给“病业”中的同修一点启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