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父在大陆传法时的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未能参加过师父的传法传授班。但在几年的集体学法中,听老学员讲过的,现在回忆写出来证实法。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一、师父什么都知道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在一次全区的小组长和辅导员学法会上,休息时,坐在我身边的甲同修讲:“法轮功可不一般,师父什么都知道。《法轮功》一书讲的:‘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他才想起来不打针了。’那个人就是我。那时我满身都是病,师父来传法时,我正在连续打针呢。从那以后学大法了,也没打针,也没吃药全好了。”

她接着说:“老师来哈尔滨讲法是在冰球场,人很多,四千多人哪。头一天我坐在后边了,听了一堂课,觉的挺好的,心想,我可得上前边好好听。第二天我和老伴俩早入场了,坐在最前边。中间休息时,师父从讲台上走下来,到我跟前说:昨天上医院打针去了吧?没扎進去,最后那管药都哧出去了吧?我觉的奇怪呀!就问老伴:你(对师父)说了(我去打针)?他说:我哪儿说了呀?这不才看见老师嘛!我心里纳闷,老师怎么知道的呢?哪知道,咱师父什么都知道呀!”

二、八十岁老人识字

乙同修是一九九四年得法,那时已接近八十岁了,不认字,但每天都参加集体学法。她讲:“学法时,一听到别人念书,心里就着急,怎么办呢?回去给师父法像磕头,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学大法不认字,太难了,请师父教我认字吧。就这样,不长时间我就识字了,能通读《转法轮》了。说到这呀我太感谢师父了。”

三、有缘得法

丙同修家是开旅店的,在一九九四年八月三、四日,旅店突然人满员,从开店以来也没见过这么多人,装不下。后来,问客人才知道:是法轮功老师来传法办学习班。心想,这法轮功一定好,我可得去学,但是没有票了,就是在门外站着听。第二天到了讲法场,在门口转,正在着急的时候,一个人走到他跟前说:你要票吗?我这有一张。这时他高兴极了,马上入场,从此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