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肯信其有”的感叹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最近两个至亲先后来访,她们都是有知识的人。等她们都走后,我静思与之相处的几日,不由得发出了“宁肯信其有”的感叹。

先来的A对法轮功有相当的了解,对中共的所作所为有很深的体会。当我提到法轮功时,她立即说:“你认为好,就自己在家炼。这些东西(大法资料)看了收起来别再传给别人,现在的人很难真正了解的。”当我说:“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只能躲在家里炼?这样的政府也太不讲理了吧!”我跟她提到“三退”,又讲了“红眼石狮”的故事,回忆了南亚大海啸、菲律宾泥石流等大灾害前都有人提醒,可人就是不信,使自己失去了生命,凡相信提醒的都躲过了灾难。这是不是证明了对于灾害的提醒或警告应该“宁可信其有”?她只是静听,不接话。

我又说:“其实叫人们‘三退’就是在警告那些举过拳头,向共产党表过忠心的党员、团员、队员,赶紧离开共产党的贼船上岸,因为贼船眼看就要沉了。起个小名把党退了吧!”她说:“你别劝我了,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让我安静的生活吧!”我说:“什么麻烦也没有,只有退了你才有真正的安静的生活。”她说:“别说了,我不会退的。”我无言的摇摇头,从心底里替她难过。

我还没放弃,但由于来看望她的人多,使我很难找到机会。她临走的那天,抓住一个无人的时机问她:“你不准备再考虑一下我给你谈的问题?我写了一个退党声明,如果同意,签个小名即可。”她说:“你别给我看,我不会签的。”送她的人来了……

A走了不几天,B就来了。B对法轮功既不关心,也不了解,也就是看电视新闻才使她知道有一个气功叫法轮功,政府现在不让炼了,仅此而已。一天只忙着管教儿子和自己的生意。法轮功现在怎么样了连想都没去想,情况当然一无所知。所以当我给她看“天国乐团”、“声援千万人退出中国共产党”等彩色画页时,她惊叹的说:“哇!好大的阵势!我以为法轮功都不存在了,没想到……”我把真相小册子给她看,她很专心在看,不时还笑一笑。我问她笑什么?她指着小册子说:“有这么神吗?念几个字就能消灾、就能保平安,得了绝症也能好?”

我也笑笑说:“不理解、不相信也很自然,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人得病、遭灾是怎么回事,自然不可能了解念这几个字起什么作用,你如果把这本书(指《转法轮》)看了你就什么都明白了。”她立即说:“好,我就看看这书。”在给她书时我说:“小册子上介绍的都是别人的亲身经历,你完全可以亲身一试,你不是三天两头吃药、打针的吗?总不会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吧!”

她看书很快,也比较认真。然后,我又帮她回忆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几个镜头,稍做解释后,她皱着眉头说道:“让你这么一说,这天安门自焚还真有些问题。烧伤的地方怎么能象包粽子一样裹严?怎么换药呀?记者不懂,大夫也应制止记者前去采访啊!”

第四天早上,我起床炼功时,她也跟着起来了。我看了她一眼,她说:“我跟你学炼功吧!”中午吃饭时才给我讲清了她怎么想炼功的。她因病曾摘除了脾脏,平时经常感冒、发烧。每次受点凉,喉咙就先痒,后疼,然后流清鼻、打喷嚏,再往上就头痛就该发烧了。每次都是吃药、打针、输液才会好。昨日下午,好象有点着凉,喉咙就开始有点痒,有点疼,她心想可别添麻烦,一下想到第一天我叫她念的那几个字,就试着放下书,闭上眼认真的念,念着念着突然感到喉咙处掉下去一个东西,一惊,一试喉咙不痒也不痛了。

谈到三退的问题,她还没听说过。认为:自己没入过党,团也早超龄了,就是三退也没她的事。我问她:“你入团宣誓了吗?誓词里‘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话是超龄就作废的?在咱们国家,入队、入团、入党都叫你为党的事业效忠终身。也就是说只要一加入,就终身和共产党捆绑在一起了。人们有个很形象的比喻:共产党就象大海中的一条船,凡加入它的组织,党、团、队的人就坐到这只船上了,一切都只能听它的了。几十年来,共产党干尽了坏事,现在上天将惩罚它,不久船将沉没于大海,想要活命的,在船沉之前赶紧上岸。怎么才能上岸?叫你三退就是把你从船上接到岸上。我说清楚了没有?”她问:“你说船要沉?共产党要垮?会吗?”我说:“我说要沉,你说不沉,那只有让时间来证明了。是在船上等,或是在岸上等?”她想想说:“那当然在岸上等安全。”我问:“那你同意退了?”她答道:“退是可以退,但我不相信共产党会垮,起码一时半会垮不了。”

看她并非痛快的答应,我又给她讲了“红眼石狮”的故事。她听听后说:“这是神话故事。而且人为的把石狮的眼睛染红也引来了洪水,好象……”

我说:不相信是吧!要是神说的话人都相信了,人就不会有灾难了。好吧,神话故事离我们有点远,那就说这几年发生的事吧!南亚大海啸该知道吧!大海啸来临时,沙滩上出现许多美丽的贝壳,出现了海天相连的漂亮云彩,人们都忘情的欣赏。当地土著人好心告知:危险来了,快跑!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相信,还嫌他扫兴而赶走了他。土著人和极少数人走了,他们得救了。而那海边的那么多人被大海啸无情的吞噬了。几十万人啦!这你相信不?去年2月17日菲律宾发生的泥石流还记得吧,《华商报》2月19日以“受灾村庄无生命征象”为题作了报道,报道中说全村1857人,仅有57名幸存者。我找出了收存的此篇报道,报道最后一个标题“神秘老妇曾发出灾难警告”写到:造成如此之大损失的惨祸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菲律宾媒体18日报道说,57名生还者几乎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在灾难发生前3天,有一个穿白衣的神秘老年妇女,曾告诫村民要发生山体滑坡,需立即撤离,但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警告。

我念到这时,她立即说道:“听到警告赶快走呀!”我说:“别忙,如果当时你也在场,你会听到警告抬腿就走吗?你儿子还在学校上课,你的事情还没做完,你的家也在村子里……你也很可能根本不相信老妇人的警告。”她愣住了。

我叫她把“红眼石狮”、“南亚大海啸”、“菲律宾泥石流”联系起来能使人明白一个什么问题?她沉思片刻后说:“是应该听人劝。”我说:“对了,大灾难到来前的任何警告,宁肯信其有,不可奢望无。”

我又接着说:“你想想叫你三退的事,和我们讲的这几次大灾害发生前的警告相似不相似?是不是在指给你一条生路?”她放下报纸,很痛快地说:“退、退、退!我现在就写声明!”

真不容易呀!“宁可信其有”一句一看就明白的道理有人就那么难于相信!我为B感到高兴,为A而难受。发发感叹虽无用,但也使自己从中悟出了一点点道理:“难受”、“自责”说明讲真相有难度,自己还做的不够。我会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