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北京前进监狱对杨喜亮的残暴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2000年新年,因在天安门广场有数千人参与了“千禧除夕天安门广场护法”活动,我与其他几位修炼者先后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同年10月12日,我们9人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分别被判处8年至3年有期徒刑。被判刑4年,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的杨喜亮在释放后,向我讲述了他在监狱遭到的非人的折磨。

毒打和谩骂的人间地狱

杨喜亮与同修于11月底被劫持到北京监狱清河分局前进监狱。一到监狱,监狱给他们每个法轮功修炼者指派四个所谓名义上是“包夹”的罪犯,有时会更多。恶警让包夹人用一块白布写上“利用邪教对抗法律实施罪”强行缝在他的外衣上。

早上六点多钟,杨喜亮在恶警黄利华、陈俊、庞强、张健国的逼迫下,在包夹罪犯的辱骂下,到操场受刑。他被逼坐在15公分的小板凳上,双手伸直平放在膝盖上,不准动。五、六级的大风,零下十几度,包夹人半小时换一次,而他穿着薄薄的棉袄、棉裤一冻就是一天。而且还要求他把棉袄展开冲着太阳。他被冻得双耳流脓,双手浮肿,全身被冻得生疼。他对我说:那种痛苦,永生难忘。后来,一个犯人实在看不过去了,偷偷把棉帽子让他戴上,这时恶警张健国从屋里出来看到,张口大骂,之后又说:“你敢同情法轮功,就是跟政府对着干,冻死他们!”

有一次,杨喜亮在操场受冻,张健国从背后过来,穿着警用大皮鞋照着他的后腰狠狠的踢,当时就将他踢倒在地,张健国一边踢一边骂说“这年头谁还做好人,就是吃喝嫖赌的年头,男人不嫖娼对不起党中央,女人不卖淫对不起江泽民。”

恶警陈俊亲自纠集部署5名犯人,把大法学员杨喜亮和李津鹏围在中间,进行疯狂殴打和辱骂,打手们照着他们的胸部、肋部、头部等部位,咬着牙玩命的殴打。把一尺多长的马扎都给打断了,犯人一边打一边骂着说,让你惹政府生气。薛某说:打,照死里打。杨喜亮的脚有伤,恶徒张涛穿着军用大皮鞋,咬着牙玩命的跺他的脚,结果把他的脚伤的更加严重。李津鹏被打得躺在地上不会动了,打手们说,他装的,过了很长时间,李津鹏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等到晚上不打了,恶警李治民(音)还对杨喜亮和李津鹏骂,一骂就是几个小时,骂完后,犯人打手过来,逼着杨喜亮他做“飞机”,就是把头扎到裤裆里,双手向上靠墙,一飞几个小时。飞完还不算,还硬逼着他把双手贴在墙上,打手再用钢尺打他双手的骨头节,真是钻心的疼痛,而且规定不能哭。不论恶警还是打手,每次毒打他们之后,打手在记录本上写上:“在揭批法轮功。”

各种酷刑折磨

因为杨喜亮他们坚持不转化,恶警想出一切办法折磨他们。杨喜亮说,恶警张建国曾经叫犯人把又脏又臭的地沟砖搬过来,张建国逼着杨喜亮趴在地上,把地沟砖放在他背上。

张健国经常晚上喝酒回来,让打手把法轮功修炼者从床上抓起来,不是侮辱就是大骂,罚站时每人只允许穿一个小三角裤衩,冻得直哆嗦。

大法弟子被逼做缝皮球的劳役奴工,别人有皮指套和锥子,却不让他们戴皮指套,锥子不让使,就用针。缝球的皮子又厚又硬,缝一针,紧一针,把尼龙线套在手指上,用手心拉线,没几针杨喜亮的手就被勒出了长长的口子,一拉线,线在肉里抽动。

一次,集体到院子里面拔草。有的草有一米多高,根扎得很深,还有的草上带刺。杨喜亮经过长时间的毒打和摧残,身体根本没有多大力气,他又拖着带伤的脚,而且被打的伤一直处于疼痛状态,他忍受着疼痛,使出全身的力气拔草、挖臭沟,干完活后。恶警曹利华还要说他们劳动态度不好,消磨混泡,逼着他们写检查。

一天早上六点,恶警张健国说杨喜亮身上有书,搜了一遍没有。张健国就把他叫到办公室,一手一根电棍,逼着他把衣服解开,冲着他胸部,使劲的电,嘴里还骂着,电完还不算,还要杨喜亮写检查。他实在写不出来,最后别人替他写的。

倒行逆施的监狱系统

在杨喜亮快被释放的十天左右,有一个自称是监狱行政科的恶警找到他,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

杨喜亮曾经写过12页的揭露材料,揭露监区中发生的暴行,并亲自向北京监狱管理局及清河分局领导反映过,可是两级所谓的领导威胁他。现在他快回家了,又来威胁他说:“修炼法轮功的,打死的多了,再多你一个也不多。”又说,“政府说煤球是白的,你也说是白的,这是顺民,如果你说煤球是黑的,那你就是刁民。”恶警接着说:“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前进监狱干着这样的惨无人道的行为,北京监狱管理局还授予监狱长刘永清一等功,并提升为分局副局长,同时曹利华也被授予一等功,曹利华还恬不知耻的说:“前进监狱的残暴行为是北京监狱管理局朱健华亲自下达的命令,精神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

此外,北京市人事局还授予前进监狱执法先进单位,所谓的一等功、二等功的恶警,还被上级下拨的专款坐飞机到三亚、大连等地游山玩水,这些钱都是人民的血汗钱。

家人受到骚扰

2001年6月10日,北京市丰台区和义派出所张胜国带领六个警察七个保安闯进杨喜亮家,杨喜亮的妻子张立静被警察强行带走。恶警非法搜查,家中的物品被扔到地上,屋子里乱得没有下脚的地方,法轮功的书、录音带、法像被抢走,家中有价值的私人物品拿走了,包括人民币400元,飞亚达手表一块,邮票一盒,其中有些珍贵的邮票是他多年的收藏品。在整个过程中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

杨喜亮在宣武区人才中心存档手续放在抽屉里,也被警察抢走。2000年2月24日,他从监狱出来后,发现档案没有了,致使他无法找到工作、续保险,给他的生活带来无法解决的困难,他参加工作整整24年的工龄和证明材料,也被恶警那次一起被抢走,这次抢劫后,和义派出所用两个装电脑的箱子把抢走的物品拉到和义派出所。

杨喜亮家中有80多岁的老人,他哥到监狱看他的时候说“自从你被邪恶抓走,咱爸咱妈哭了三天三夜。”杨喜亮在监狱给家打电话的时候,从电话中听到父母声音都哭哑了。他妈曾说,日本鬼子进中国,在日本鬼子的刺刀下都没哭过,但这次真是伤透了心。

北京市丰台区大红门派出所的恶警曾经到他父母家,总共非法搜查十一次。有一次深夜十一点多,打着警笛,几十个警察到他父母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强行野蛮的对每个房间进行地毯式搜查,车库也不放过。把房间翻的乱七八糟,都没有下脚的地方了,家具被损坏,镜框玻璃打碎,租房人被他们逼走。他家邻居有一个种菜的河南人,连他的家也给搜查了。

再次被陷害入狱

2006年8月30日,杨喜亮又被闯入家中的警察绑架。当晚8点多,管片民警王雪飞敲门,他刚一开门,就冲进来十来个人,有的穿警服,有的穿便衣,六个人将他按倒在地,铐上手铐约半小时。一人说“别让他抬头看”,杨喜亮用余光看到他们从黑皮包中拿出一些纸张,摆在他家开始拍摄,又在几个屋里翻了一通,不知拿走了什么。之后,杨喜亮被判劳教二年半,理由是他家中有一本1995年购买的《转法轮》和6份当日警察带来的法轮功宣传材料。

杨的妻子张立静于2007年1月1日下午去宣武区人民法院上诉,结果是法院根本不接受法轮功的诉讼。法官告诉她说:“法轮功的上诉案件我们不受理,收了也不立案。”张说:“我丈夫是受派出所陷害,是冤枉的。我该到哪儿去申冤呢?”法官态度很冷的说:“你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没办法,张立静就只好拿着状纸回家了。

现在杨喜亮的家中上有八十多岁的父母,两位老人身体都不好,父亲需要靠双拐行走,下有不满周岁的孩子,妻子张立静没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