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法是我们的神圣职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冀东监狱是一个邪恶的黑窝,这里非法关押着一百多名大法学员。在农历腊月二十七监狱居民区街道电线杆上和居民区楼房墙上出现大量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标语,大法弟子清除了一批,恶人又写一批,直到现在恶人仍在猖狂的涂写恶语,为非作歹。过年是中国人最大的传统节日,常人家家户户在过大年、放鞭炮。然而我们伟大的师尊却在遭受诽谤。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我的心情更加惭愧,愧对师尊。

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维护法是我们的神圣职责,我们不仅要用神通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人这一面的邪恶写的标语也要清除。

如何在法上认识这个问题、整体提高,是很重要的。出现这些干扰肯定是当地整体有漏洞,是因为我们的场不纯不正,我们每一位同修都应该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都不能认为与自己无关,是那个恶人在做坏事,我们应该在全盘否定邪恶的同时向内找自己。我总结以下几点(其中的一些执著也包括我自己):

一、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

听到这个消息我就很麻木,直到正月初八,同修再次告诉了我,到现场看标语所写内容,心中非常难受,邪恶在诽谤师父,在毒害众生,于是决心清除。我看到一些同修仍象我原来一样麻木,所以建议附近同修到现场看一看内容,我想就不会再麻木了。

反省一下自己,是未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没有真正的珍惜这千万年等待的修炼机缘,求安逸之心迟迟未去。“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精進要旨(二)》〈建议〉)

二、没有真正的做到尊师敬法。

为什么会发生邪恶诽谤师父的事,我认为就是因为我们一部份同修没有做到尊师敬法。弟子不尊师敬法,邪恶才找到了迫害的借口。师父讲了尊师敬法是一层法理,我们之所以没有尊师敬法,与从小到大受邪党长期洗脑有关,不知道要敬佛。

天上的神都是跪着听师父讲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在唐山广场大型洪法炼功活动,辅导员提前通知,若参加,就不能穿短裤和裙子;而且看到的明慧网上各地大型洪法炼功活动图片,大法弟子的衣着都很整齐,我们真的应该衣着整齐才配得上“神圣”二字。我在学法时也不能时时做到端坐,尤其是开始时,经常是脑子里翻江倒海,不能静心学法,过一会儿,才想起是因为太求安逸导致不能静下来,应该坐端正,于是双手捧着大法书背法。每当能够恭敬的学法时,全身被能量包围着,象炼静功的状态,困倦之意消失,杂念顿时减少,背法速度加快,时时体悟到大法的超常法理。也就是说恭敬的学法,大法的法理才能展现给修炼人。

三、部份同修有怕心

有一部份同修就事论事,认为这是恶人有组织的想诱骗大法弟子去清除标语,从而抓捕大法弟子。说这话的同修潜意识中是否有怕心呢?我们无需去猜测恶人的用意,恶人是受邪灵烂鬼在操控。去猜测就是人心在做事,不就是顺着旧势力的安排在走吗?应该站在法上看,我认为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看到了我们有漏洞在钻空子,而利用恶人诬蔑师父和大法,以达到毒害众生毁灭众生的目地。

当然,去了解是什么人在做恶事,从而给其讲真相,这是必要的。人这面去清除邪恶的标语,是大法弟子在维护大法,是清除邪恶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是理所当然要做的,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心念纯正,邪恶是不敢动的。我多次清除邪恶标语,时常感到师尊在呵护,有几次我到现场都没有人,有时有人也不怕,我就想决不允许邪恶的存在。

四、部份同修对近距离集体发正念法理不清

近距离发正念阻挡少、威力大。师父在法中已经讲了近距离发正念的法,师父既然已讲给了我们,我们就应该无条件的去圆容。所以应该多学法,多交流,尽快整体提高。我想有条件的同修路过时是否应该顺便到写诬蔑大法标语之处近距离发正念呢?这样就是一走一过都是在解体它。

还有一些同修对集体发正念不认可,其实我们在小组集体学法时,都亲身体会到了几个同修在一起发正念能量场很强,所以对于证实法有利的事我们就应该积极配合,自己那一念是站在法上,还是一个“我”字,我们应该时刻分清啊,这些同修是否还存在怕心、安逸心、自我封闭等人心呢?这些心都是阻挡我们发挥整体力量的障碍。

因我看到了自己和周围同修的问题,才写出此文,意在与大家共同交流,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去掉了指责心,才发现宽容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使自己能够发现别人的长处,弥补自己;同时怕心和求安逸之心也在去。我悟到写交流文章也是在修炼,在做三件事。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