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是我们修出来的

写给家庭资料点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大年初五是二零零七年的第一个周末。因为是过大年,有的同修在走亲戚,有的同修因家有常人,资料点不能正常运作。我地资料点能运作的同修一个小资料点接了五个小资料点的工作,可想而知有多忙。针对第二种情况(因家有常人,资料点不能运作)谈一点个人的感想,个人认识,不足之处请指正。

个人认识,造成这种现象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没有和家人讲清真相、沟通好,平时做资料总是背着家人偷偷做,给邪恶利用家人進行干扰留下了漏洞和隐患。

我们学法小组的几位同修,每人家都是一个资料点,除两人家人都是同修外,其余三人家中都是常人。一开始做资料时家人也都不让做,认为太危险。通过同修不断向家人讲真相,现在家人都能默许,而且还帮助看人,如果有其他家属反对,他们都不让说,还主动帮助讲真相。

比如说甲同修,一开始他家没做资料之前的环境是这样的,每次同修们到她家,都要事先算一算她丈夫在不在家(因她丈夫不是每天上班),资料放在家里也是东藏西藏的。有一次不慎被丈夫发现,问她东西哪来的,这么多给谁,怀疑她出去发。同修为了怕家人担心,还说了个谎,说是拿给同修的,你二本、他二本就分没了。

我刚和这位同修联系时,其他同修也是这样告诉我要背着她丈夫。有一次到她家正好同修的丈夫在家,我就和同修的丈夫打了声招呼,说了几句家常话。同修跟我说她丈夫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这一次已经不错了。

随着接触多了,我就对同修丈夫说:“姐夫,你知道我是修炼人吧!”他笑了。我说,“刚来你家时,姐姐告诉我说,你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管,什么事背着你点就行,我不是这样想的,我认为姐夫你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想管,你也知道大法好,只是担心姐姐的安全,怕家人出事。”他笑了,我们之间没有了间隔,但是我们做资料还是背着他。有时实在背不了,同修就告诉她丈夫,一会我朋友来,你走一会,丈夫说平时她也来,她待她的,我待我的,同修说你在家我们说话不方便。由于平时关系很融洽,他也没说什么,到外边走去了。

一次,两次,时间长了,我想这不是个办法,冬天天多冷,常人休息一天不容易。我就和同修商量,你告诉姐夫,别到外边去了,不管我们干什么,你就当没看见。下一次去同修家,同修的丈夫真的没走,也没有干扰。我想我们应该和同修的家人讲真相了。我找到同修的丈夫说:“姐夫,你别紧张,同修都在自己的家里做资料。你不让姐姐在家做,姐姐就得到别的同修家去做。一来二去接触时间长了,出来进去的动静就大了,更不安全。在家里做,有时间就做,没时间就不做,做完收拾干净,低调点不要紧,大家都这样干。”他听后也就默许了。

还有一位同修,也是家人不修炼。刚开始做资料,她的丈夫把打印机给摔坏了,让我把东西拿走,“拿你家去。”家里的孩子也是反对,连我们在一起说句话都干扰。我和同修没有被带动,心想这是对我们俩的干扰,不承认它。就做我们应该做的。家人不理解,讲道理,讲真相,让他们理解,不支持,让他们支持。

第一次、两次,我没有吱声,只是默默发正念铲除,不动心。第三次同修的孩子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支撑着走到我和同修跟前,恶狠狠地对她母亲说:“妈,做饭买菜去。一天不干别的,总干这个。”我笑着跟孩子说:“阿姨不总来,你妈看我来,多坐了一会,你受累了,你妈妈没有自行车买菜不方便,姨有车,我和你去买。”同修说,不用,这孩子不懂事,家里有菜。孩子也没有说什么,自己做饭去了。

同修跟我说:她丈夫原来撕过大法书,而且已经遭报。我问同修丈夫:姐夫是有这事吗?他说:“是有。”我问他为什么撕书,他说:学也学不好,学他干什么?我说:“姐夫,你不讲理。为什么说你不讲理呢?你想:老师教出的学生,有第一名的,有最后一名的,你能说老师没教好吗?是学生没学好,没学好怎么办?继续学,学都学不好,不学更完了。”

他笑了。我问他为什么反对做资料,他说:“危险。有一个出事了,都得说出来。”我说:先前的大姐出事了,也没有说出来呀。他说:“别人不见得不说,要是新人就不一定了。我说:敢做的就那些人,不干的,你让他干他也不干。他没有吱声。我接着说:我来你家之前同修让我不要到你家来,在半路接头就行。我到你家一看,活很多,姐姐和我接头还得走一段路,来回很耽误时间。我想我就多走几步,就这样来到了你家。至于说做资料,你也知道大姐原来身体不好,学大法受益了,身体好了,现在大法被打压,大姐想把真相告诉世人,她知道同修都很忙,就想自己做点,学会了还能帮助给别的同修。你也知道做大法资料的事常人不懂,我懂,所以我责无旁贷的应该帮助大姐。让我拿家去,我家比你家还多呢,拿我家干什么?

他笑了,也没再说什么。

有一次,这位同修的丈夫对我说:我给你俩钱,你俩租个房干吧!我家出来进去的人多,万一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大姐说:“别听你姐夫的,没人看到。我都是没人的时候干。我说:姐夫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他说:一个市政府朋友告诉他说:最近风声紧了,告诉嫂子注意点。

我说我考虑考虑(其实我和同修根本就没想走,只是想怎么讲清真相、排除干扰)。下一次去她家我对姐夫说:“姐夫你的想法我考虑了,想来想去还是家里最安全。你想租房子我要考虑楼上有人住,楼下有人住,左边有人家,右边有人家。花钱还不安全。在家就不一样了。家里人都能帮着看人,还是家里最安全。挣钱多不容易,有钱也不能乱花,你看你家有空调不也是不总用吗?”从此以后他再没说什么。

现在通过不断的讲真相,姐夫也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李洪志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大法,支持大法。孩子们也都支持大法,家里的常人的事也都想和我说说。帮助化解化解。

我们的修炼经历,真象师父说的那样:讲真相是“是一把万能的钥匙”(《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