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老佛教居士登天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婆母今年八十四岁,从十七岁起就开始信仰佛教,已经信了六十七年了。婆母信教的心非常虔诚,为了修佛,在中共邪党土地斗争时十几个村子选她当干部她都不干。文革中公公被造反派迫害致死,在那样的打击下也没动摇她修佛的信念。六十七年来,婆母天天早、午、晚给佛像烧香、磕头,早、晚还要拜太阳、月亮。她常年吃素,平时哪怕有一点好东西也要拿到佛像前供上。婆母一天书没念,为了修佛,她自学文化,还学会了写字。这些年来她看了很多佛教的书,有的甚至都能背下来。婆母在本地佛教徒中享有很高声誉,一些出家人、居士常来看望她,外地有名的居士也慕名前来拜访。以前她身体好的时候经常到庙里参加一些活动。

我和丈夫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认识到婆母信的佛教已经没有佛管了。一次我用试探的口气谈出我的看法,动员她把佛像送到庙里去,没想到她当时气的都快晕过去了,大吵大闹,骂大法,骂师父,到了晚上她连拉带吐,还说看你们师父能把我咋着。婆母这一气就是多少天没完,还说我信这些年了,让我把佛像送出去这不是赶我走吗?后来我哭着给老人家赔礼道歉,她才算消气了。那时我和丈夫经常给她讲大法真相,可是不管怎么说她也不认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镇压后,她经常看着我们,有几次她还半夜出去找我们。当我被邪恶迫害绑架后,她还不理解。在劳教所我被邪恶带动走错了路,回来一年多才悟回来。我从新修炼大法后,我就经常给婆母讲大法的真相,告诉她这是宇宙大法,是度人的法。同修来我家也给他讲大法真相。

渐渐的婆母了解了大法,对大法有了正念。尽管如此,谁要是劝她改修大法,还是不行,她常说:“我修了六十多年了,修的年头都比你们的岁数大,我能放的下吗?”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婆母由反对大法到相信大法,到后来特别支持我们证实法。我们出去她也不管了,知道我们做的都是救人的事。她还当着同修的面说:“你们放心,我给你们当护法。”我们觉的时机成熟了,就把一些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给她看。她告诉我,看《转法轮》里面的字都是镶的金边。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的一个晚上,婆母梦见一个大香炉一部份坏了,有人告诉她:“让你儿子给你换上新砖,从新修修。”我帮她悟到:这是师父点化你要改换法门,从新专一修炼大法。如果你再不修,生命就快到头了。这次婆母动心了,同意改修大法。于是我们和她一起清理她那些佛教书和佛像。谁知第二天她就后悔了,坐那生气的说:“都拿走了,就剩下我没走了。”言外之意就是往出撵她(她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但在气头上什么都说)。当时我和丈夫商量了一下,又把书和佛像给她拿回来。这次我没守住心性,心想再也不管你了,爱咋样就咋样吧。

以往大年三十及正月十五、七月十五晚上,婆母都要在佛堂前给亲朋好友过表。三十晚上和正月十五晚上是给活着的人过表,保佑他们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七月十五晚上是给死去的亲人超拔,说是要把死去的亲人从地狱里超拔出来,同时给它们免罪。这些年来我清楚的记着,每次做这事的前后,她都要有一场病,一病就是多少天,打针、吃药也不管用。我告诉她这样做不对,你没有能力替人免罪。怎么说她也不听,还生气,认为我们多管闲事。因为年前婆母动了修大法的一念,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帮了她。二零零七年大年三十早晨,婆母一起来就说:“我怎么什么都记不清了呢?在哪烧香也不知道了,火柴也不知放哪了。”我问她:“你还记着你多大岁数了吗?”她说记不清了。就这样今年大年三十给常人过表的事就免了。初一一大早,她告诉我们好了,啥都记起来了。我告诉她,这是师父不让你修那个法门了。下午婆母突然问我们怎么发正念。我说你想发呀?她说想发。我就让她先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后来我又让她加上一句“彻底清除干扰我得法的一切邪恶”。

一天晚上,师父在梦中点化我,说我家有一个炉子,上面没有盖。婆母两次把上身钻進炉子里掏东西,两次都被我拽回来。当她第三次刚要往里钻时,我气哭了,说:“家里有人,这要没人,你不得憋死吗?”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救婆母。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婆母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却没得法呢?大法真的送到家门口了,为什么她就不修呢?原来是我们的善心不够,给她讲真相往往是带着情去讲。

那几天我和丈夫经常发正念,清除阻碍婆母得法的一切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一天早晨我和丈夫正炼动功呢,婆母進屋就跟我们炼上了。晚上学法,她也主动坐在我们身边听法。我看她这是真想学了,我们就教她炼功动作。第一次抱轮,她就和我们一起抱完。现在每天她都主动的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双盘能盘一个小时。

有一天,婆母告诉我,她梦见一个男的告诉她:“你要找的就是这个,你不是找木子姓吗?”还告诉我她以前认的师父在六道轮回中已经转生成人了,离她不远。我一下子想起住在附近的A同修。她常上我家来,婆母看见她就高兴,就愿意跟她说话。还有一位B同修,说话婆母也爱听,说什么也不生气。记得一次B同修劝婆母说:“你老人家别看修了六十多年了,还不如我们修大法一年的。”(这话要是放在我们嘴里说,婆母就得生气)婆母听了B同修的话,高兴的说:“将来都得归这一法门(大法)。”

这次婆母得法,开始我们没敢动她那些东西,心想让她慢慢放下吧。正月初五那天,师父安排A、B两位同修不约而同的来到家,和婆母谈了不二法门的事,劝说婆母把家里供的佛像和所有佛教书籍都清理掉。婆母高兴的同意了。婆母手脖子上带着一串念珠。A同修说这个也不能留,问老人能不能放下。婆母当时就往下撸,边撸边说:“就是座金山能咋的!”在A同修的帮助下很快就撸下来。接着开始清理佛教的书和佛像。我们边清理边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婆母的正念,让她把以前佛教中的所有的事全部忘掉。

第二天,另外空间的乱神操控本地两个居士来到我家,见佛堂上供的是李老师的法像,其中一个居士不高兴的说:“你这老太太,这六十多年不白修了吗?”还说她们修的才是弥勒。我马上悟到这是干扰,赶快叫婆母和我到另一个房间,一起发正念。恰好这时又赶来一个同修。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同修来帮助我们的。当我们发正念快到二十分钟时,这两个居士走了。我们发正念时加上一念,请师父让婆母彻底忘掉以前她那一法门的事。两个居士走后,婆母问:“刚才来的两个人是谁?是你们同修吗?”(其中一人以前常来我家,婆母跟她非常熟)。我们听了真高兴,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关键时刻再一次帮助弟子。同时悟到为什么会出现干扰,是因为婆母的房间没有彻底清理干净。当天晚上和第二天一早,我再次進行清理,又清理出一些物品来。加上昨天清理的,总共清理出五、六袋子东西。

从那以后,婆母学法炼功非常主动,还积极发正念,天天给师父上香、磕头,心态特别好,脸上也有了笑容了。

不到二十天,她老人家的身体就发生很大变化。她以前尿频,一天不知要多少次,学法不几天就正常了。以前口腔溃疡,不能吃干饭,一吃就疼,现在也好了。以前每天吵吵迷糊,现在不迷糊了。最明显的是耳聋没学法前带着助听器,我们大声喊着说话,有时她还听不清楚,现在不带助听器也能和我们正常交流了。

婆母从心里头认识到法轮大法才是她一生中要找的真法。年后有亲戚来我家串门,婆母就向他们洪法,让他们回去都学大法,还让我告诉远在外地的大伯哥家的孩子:你奶奶都学大法了,你们也快学吧!

当我写这篇文章的初稿时,突然感觉浑身有些疼痛。我悟到这又是干扰,一下子想起婆母还有两件以前念佛时穿的僧衣没清理,前段时间怕婆母受干扰放在我的房间。一想这也不能留啊!早晨炼完静功,我就劝婆母,帮助婆母从法理上认识大法修炼的严肃性。婆母马上同意把僧衣送走。僧衣送走后,我浑身也不疼了。

回顾婆母走進大法修炼中来的过程,深切感受到师父对众生的洪大慈悲。没有师父的加持帮助,我们什么也做不成。当我把写此文的想法告诉婆母,并征求她老人家的意见时,婆母非常支持我,让我好好写,让更多的有缘人走進大法修炼中来,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这可是人们生生世世都在期盼的真法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