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去人心 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自己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有很多被佛法震撼的时候,也有在过关时剜心透骨的时刻,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深感师恩浩荡、佛法无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今天我想用自己亲身经历中的几件小事和同修们一起切磋。在讲真相中遇到、碰到的一些事情,对自己在修炼过程中认识提高与升华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一)学法、修心性

我们有个学法小组,同修们到时间就到那里去学法,读经文等等。然后就谈自己在法理的指导下,在证实法讲真相中碰到的困难和出现的问题是怎样解决的。

(a)我们小组有一位老年同修七十多岁了,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得法的老弟子。这么多年来不管晴天雨天、冬天夏天,她都是每天坚持出去证实法,讲真相、发《九评》、劝三退。不分内外,见人就讲。见邪恶就背师父的法,铲除邪恶。故她在做这些事情中都是正念正行很顺利。

(b)当发现学法地点有不安全隐患时,就针对出现的问题学大法、学经文,找差距,找不足,说明我们小组整体上有漏。并发正念清除邪恶。

(c)自己在这个小组里通过集体学法,受益匪浅。我们的学法小组就象温泉,清洗着所有的同修。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修炼的如何最根本的就是看他信师信法的坚信程度,能不能时刻想到助师正法、护法,能不能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能不能为普度众生不惜自己的生命为众生负责,能不能在邪恶、烂鬼干扰下安全的做好每一件事。这是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所以这个学法小组的同修们用师父的大法净化身体,清洗头脑,在社会的实修中锤炼自己,冲破一道道难关。通过学法使自己彻底摆脱旧宇宙中旧机制旧势力的干扰。要做到对法负责,对宇宙众生负责,就要始终保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其实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是神念,是超越于常人的,是在修炼中修心性去执著渐渐升华上来才得到的。是神给的。所以就必须去掉一切人的东西,使自己的心性达到大法的标准,达到新宇宙的标准。

(二)去人心,走好证实大法之路

我讲真相证实法发九评劝三退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做着这些事。但在做的过程中一般都很顺利。有时自己心里暗自高兴,总认为自己比别人修的好,功也长的快。偶尔在谈话间显示自己,表露出来这就是人心,就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

有一次我带了一部份资料及光盘到一个镇上去讲真相发光盘,自认为前几次都顺利,就不顾一切的出去了,到了那里就毫无顾忌的开始做讲真相、发光盘。不一会到了一个卖服装的小铺子就放上一份真相资料,被服务员发现了,她当场把真相资料退还我。我给她讲真相她也不听,并说:你走吧!再不走我喊人啦。我心里不很平静,我一看周围都是她们一伙的,我没多说就走了。走后不久我发现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在跟踪我,因为那里邪恶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些。本来想到父亲家去躲一躲,等会儿到别处去再发资料,没想到这个心一想,心里更不平静了,已经到了父亲的家门口,又退出来,怕暴露了资料,怕出问题。所以马上搭个出租车回城,几经周折才安全的到家。(因当时本人刚从龙泉驿看守所回来不久,街道办事处又在扣我的退休金,所以自己周围的环境比较紧张)。回来后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什么原因造成今天这个局面呢?通过静心学法,找自己出现问题的所在。其实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干扰,是自己的心不正出现的问题。正如师尊讲的“那么作为学员来讲,在这场魔难中能够做到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你就能走过来。那些没做好的,实质上你不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承认了你不就好象是它们一伙的吗?迫害中由于你做得不好,也给学员内部造成了不稳定与迫害的加剧,你不也在推波助流、帮助邪恶吗?否定它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因此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大法对我的要求就非常严格,非常严肃。所以我们讲真相证实法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人在修炼中就要修去所有的人心。做好了事有欢喜心,做多了在同修中有显示心,做错了要灰心等等,这些心都是修炼人要去的执著心。

用大法的要求来对照自己,在这些方面做的很不好,恰恰上了旧势力的当,被旧势力牵着鼻子走,这样就不讲真相、劝三退了吗?那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吗!达到大法的要求了吗?回答:肯定是不行的。从这些方面找一找差距,挖一挖自己的思想根子,自己平时学法不多,悟的很少,师父说:“真真假假重在悟”,而自己悟的不深,悟的不好。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多学法,学好法”,没有把自己溶于法中。由于人心重及邪恶烂鬼旧势力的干扰,被旧势力利用。正念不足就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修炼人毕竟不是常人,时时刻刻应该做到心在法中,法在心中,纵然有旧势力干扰,有旧势力的细密安排,但真的不承认它,一心一意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也就没辙,心中只有师父,只有大法,其它任何观念,只要冒出来就排斥并严格分清楚,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后天观念都不是自己。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证实大法,丢掉旧的观念、肮脏的私心杂念后。下次再去讲真相证实大法情况就不一样了,就能充份发挥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救度更多的众生。

(三)情的割舍

我在对外面的人讲真相,发资料、发《九评》一般都比较顺利,那么自己对自己家的人就讲不進去或不易讲進去,这是为什么?

(a)把家中的人当成亲人,没有把他们当作是众生中的一员。我们来世的愿望是助师正法,普度众生,救度世人。没有做到师尊讲的:“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

但是自己在这个亲人的问题上,就认为他们是自家的人,就表现的不那么慈悲,有时甚至于就用常人中家长式的方法批评对方,谈话间语言重,不要别人说我。就象师尊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讲到的那样大法弟子“最突出的、最大的,也是一直长期没解决的……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

这个问题我自己在这些方面也就是这样的,也就是修炼中要注意的问题,没有达到大法对自己的要求。

(b)讲真相证实法也要注意方法,急躁的心也是执著心。二零零六年初有一次当着儿子的面给他同事讲真相、劝三退,儿子是常人,怕他同事向领导汇报,在同事走后就和我大吵大闹,并非常气愤的骂我,根本不承认我是他妈,并准备向公安机关法院起诉我,有半年时间没和我讲话。家中其他亲人包括亲戚朋友都另眼看我。当儿子用常人的话骂我时,我根本没说一句话,并且心里很平静,很自然,当时也气不起来,也发不出气来,我就当时在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来救度众生的,我应该听师尊的话修炼人应该用“真、善、忍”宇宙大法来要求自己,在任何情况下不动心,不给常人一般见识,要做到师尊讲的“难忍能忍”(《转法轮》),要克服自己那种常人的变异的思想,转变观念,我们是修善的要用善心来对待一切。

我没和他争吵的又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赋予我们的任务是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一个修炼的人未来的觉者,怎么能跟常人争高低,论短长。此事的出现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不答话免的他对大法犯罪,增加他自己的业力。(因为在二零零二年我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讲真相后回成都关在拘留所时,他听公安派出所邪恶烂鬼的谎言,毁大法书和讲法带,已经对大法犯罪了)。这一次是看他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是伟大的师父给他又一次机会。故我不讲话辩解。另一方面也是考验我能不能放下对情的执著从人中走出来。

(四)用大法归正自我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自己,提高境界的过程。其实能不能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做好这一切,在对待父母、丈夫、兄弟姐妹孩子的态度上能不能经常保持一个修炼人的状态,这才是心性表现的真实尺度。所以我决定改变周围的环境。一方面高度重视本着一个修炼人慈悲去对待自己的家人与众生。师父说:“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我告诉大家,作为一个常人来讲啊,遇到问题人能够想自己,这个人会成为常人的圣者;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难度需要考虑时,要从自己这方面去找,顺应大法弟子与正法所需的环境状态。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当你冷静的,心平气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当你完完全全放下之后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就能改变周围的环境,冲破一切阻碍你讲真相证实法救众生的邪恶烂鬼。解体变异的旧机制、旧法理,用大法归正自我。

作为正法修炼的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要逐渐用大法纯正无私的标准衡量自己原来的一切思想观念,直到最后完全放弃自己不符合新宇宙纯净标准的所有旧的思想观念。这是一个大法弟子从旧宇宙中脱胎换骨的过程,是关系到新宇宙未来的大事。

另一方面我深深感到发大法真相资料的过程也是对自己信师信法成度的检验,表面上是自己在发,实际上是师父的法身在保护着自己点化引导着发,我付出的只不过是肉身的肌体,而得到的却是法上的提高,心性的提高,是为自己树立威德的机会,其实都是自己的事。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修炼到今天我越来越体会到师尊要我们多学法的重要性。我们应该丢掉所有的包袱,紧跟师父紧跟大法。应该越来越精進才对。对自己要求一定要严格,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认识问题,修好自己圆容好我们周围的一切。

认识粗浅,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