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十年,亲身体验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我于97年秋得法修炼,是个得法近十年的老弟子了。得法时我已在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中被染了大半辈子,全身除了肺、胆两处外,其它地方都有毛病。头痛、发烧、失眠、鼻子透风、牙齿疼、胳膊疼不能举高、脊椎痛、妇科病等等。每年上医院看病都要花上好几百块钱,最后医生也没法子了,只好给我开十全大补丸让我回家自己慢慢调理。

因我常年把药当饭吃,渐渐的我都成了个“小医生”,邻居谁有个头疼脑热的,我都知道该吃什么药。就这样差的身体,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到如今十年了,我没吃过一粒药,没進过一次医院的门。

农村总有干不完的活,那时大家伙都是晚上凑一起学法、炼功。开始是在炕上,后来地上也坐满了,再后来就到院子里一起学。大家都很热心,一传十,十传百,光我所在的村就有二、三十口人炼。真是“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

我没念过几年书,大字不识几个。同修念书的时候我就认真听,用心记,慢慢的我就能通读《转法轮》了。甚至于哪句话在哪个位置,我很快就能找出来。说来也怪,好多字放到大法书上我认识,搁别处我就不认的了。

刚开始学功不久,师父就帮我调整身体。我所经历的几件事也证实了师父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的。

炼动功时,特别是“菩萨扶莲”时,初期我常能感受到我的两只胳膊被人使劲往下拽,不长时间我那胳膊疼手举不过头顶的毛病就好了。

那年夏天打完麦子摞麦秆的时候,我不小心从高高的麦秆堆上摔下来了,当时觉着肚子里的东西都裂了、散了,疼的我满头大汗,家里人都劝我上医院,我坚持着没去,又忙别的事去了,等到了晚上炼完功后,肚子里的器官都好象对号入座一样,我的身体又恢复了正常。想来这一难是夺命来的,是师父替我还了这一难。

也是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同修们在平房顶上炼静功,正加持球状神通时,嗖一下,疼的我忍不住“啊”了一声,随之我的腰椎突出就好了。炼完功后用手一摸,突出的那一块脊椎平复下去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我有脚痛病,脚跟里象是有一包沙(大概是以前坐月子时落下的病根),走一会儿脚就痛的受不了。逢上赶集的时候,我常常是上午赶集买东西,下午就得躺下歇着。自打学法炼功后,不知不觉中脚痛病就好了,现在走多远的路都觉着很轻松。

以前我总爱发低烧。经常是白天干活,晚上回家就倒在炕上,连饭也吃不下。夏天的时候,炕烧的很热,可我盖上大厚被还觉着冷。修炼后我彻底好了,什么都不耽误干,地里的家里的我都操持起来。家里人都很支持我炼功,他们亲眼见证了我从一个浑身是病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人。

我家的亲戚很多,今年过年回老家的时候我带去的护身符大家都争着要,过去病怏怏的我和现在精神的我形成了鲜明对比,亲戚从我的身体变化上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当然这是后话了。

学了大法后,我按大法的要求做,心胸变的更开阔了,对利也看的越来越淡。成天总是乐呵呵的,心情舒畅,感到从未有过的自在。我那时常在梦中过关,真是一关又一关。因个人修炼时期修的很精進,大多数关都能过去。

记得一次在梦中,那还是在大集体干活。干完活后,大伙去拿花生饼。很多人都去那拿,当时我想我是修炼人我不拿。又一次做梦,梦见自己去供销社买东西,和店主说着话就進了柜台。進去之后心想怎么能上人家柜台里去呀。主人笑着说没事,当时我说我是修炼人,就是看到钱放那儿我也不会拿的。

也是在梦中,我见到了一小青年,这个小青年脸圆圆的,身材长的很好,他缠着我不放。我跟他说你快走吧,他还不走,仍纠缠我。于是我说你再不走,我就告诉你妈去。后来小青年就走了。

又一次,我梦见自己去赶海,一个劲往篓子里拾蛤,拾了有半篓子才想起来这不是杀生吗,就不再拾了。事实上,自打修炼后,我再也没赶过海。

还是在梦里,我背着一小孩沿着一山坡往下走,坡底有一座房子,房子附近正放着音乐,好象在练别的功。有人跟我说过去看看吧,我说我不去,他还是劝我,我便对他说:你想去你就去吧。师父讲了不二法门,我炼法轮功我不去。说来也怪,那音乐声也進不到我耳朵里来。

修炼前我就是一个爱帮助别人的人,在村里人缘很好。只是有一点不如意我老伴脾气大,动不动就发火。为此年轻时没少跟着生气。修大法后,我不和他一般见识,老伴脾气也改了很多,他有腰痛的老毛病,现在也好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

我的亲身经历让我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我曾对村里人说别人都不炼了我也要炼。我不知怎样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只有坚定的修下去,才能报答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