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难忘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生长在宇宙末劫时期,一个业力满身的人,有幸赶上旷世难遇的得法机缘——师尊洪传宇宙大法,身心沐浴在佛恩浩荡的佛光里。每当回忆起这人生一瞬间的时光,真是值千金、值万金,无比的珍贵,无比的幸福!

一见师尊就哭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有幸参加了师尊在长春举办的第七期传功、传法学习班。第一次见到师尊就感到师尊与众不同,对人那么亲切,平易近人,始终微笑着,无比的祥和和慈悲,时时想到他人,处处为弟子着想。一身简朴的衣着,却透着无比的圣洁。

师尊为了让弟子学好法修炼上去,总是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经常提前到场,不辞辛苦,提前坐在讲台上给大家解答问题。在学习班上我也与其他同修一样,总想在师尊的身边多呆一会儿,更想多听师尊讲法。每次听课我也总是提前到场。有一次我坐在楼上的位置,还没到讲课时间,同修们陆续進场,这时只见师尊進来了,正和一位学员讲话,我这边一见到师尊,眼泪刷的一下子涌了出来,这时我想:我为什么一见到师尊就哭呢?就在这天的讲法中师尊说:“有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我就哭,那是因为他明白的一面知道我都给了他什么。”(大意)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为什么一见师尊就哭,是因为师尊给我的太多太多了,我明白的那一面感受到了,感动的哭了,我人的那一面能不哭吗?后来通过师尊讲法,我知道师尊给了我们许多许多,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净,又把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传给我们,等于给了我们一架上天的天梯。

师尊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这次正法是要整个宇宙发生根本变化,所以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就从微观上从新调整了,把不需要的东西直接去掉了,这是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个生命的状态,这是和以前修炼不同的。”想一想,师尊给我们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啊!师尊恩赐给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恩赐我们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保卫宇宙的神圣使命,师尊给我们树立威德的机会,我们又是正法时期与师父同在,是令宇宙众生人人称羡的大法弟子,这一切、一切都是宇宙中决无再有的荣耀。

同修说的好:“师父的法传的太不容易,从开始传法这些年来,一分一秒都没有停过,许许多多我们永远都不能知道,我们的心也永远装不下的。”

现在正法到了最后,师尊带着我们从亿万艰险中又闯过来了。作为弟子感到师尊伟大、佛恩浩荡,而这人类的词汇怎么能承载得了伟大师尊恩赐给我们师恩的万分之一呢!

师父的洪大慈悲

有人是骂着進班听课的,这种人确实有。和我一起進班听课的就有这么一个人,就是对师尊不敬。每当听完课在回家的路上,大家既兴奋又激动,回忆起师尊讲法时的慈悲和美好,而这个人偏偏插嘴说些对师尊不敬的话,大家说他,他也不听。我因此对他很反感,再听完课就不和他一起回去了。

这个人听课的时候坐在前八排,座位正好对着师尊的讲台,他的坏念头师尊能不知道吗?可我每次观察,师尊讲完课从讲台上走下来给学员纠正动作时,在前排走来走去,面带着微笑,透着慈悲,望着每个学员。走在这个人的面前时,也是慈悲祥和的望着他,没有一点异样。这件事对我的心灵震动很大,我觉的这个师父不是一般的人,是圣人。因为我以前参加过别的气功师办的班,前呼后拥,赞美之词不绝于耳。如果是哪个学员对他有点微词,马上就在课堂上大发脾气,甚至还来个报复。可我们的师尊面对听课的人对他的不敬,一点都不动心,大善、大忍,根本就不理会的。后来师父在讲课中说过:“有人骂着我進班听课,可我就是要把他度成。”(大意)博大的胸怀,洪大的慈悲,何人能比得上?

在以后的修炼中,每当我遇到心性上的摩擦,矛盾尖锐,很难过关时,我常常想起师尊的大善、大忍,包容一切的胸怀。师尊是谁?无量大穹、无量众生的创造者,大穹的主宰。对骂他的人能如此宽洪,还要把他度成,这是何等的容量?何等的宽容?何等的慈悲?而我生在宇宙尘埃上的一个微生物般的小小生命,遇到事情还要什么是非、里表的進行辩解呢?我不是太可怜了吗?每每想到这些,师尊宽宏的包容就给了我闯关的勇气、力量,提高心性的动力。

言传身教 弟子的楷模

师尊教导弟子“怀大志、拘小节”,弟子们都知道这个“大志”是什么,可这个“小节”的标准又是什么呢?在《忆师恩》中,同修介绍:师尊平时行、住、坐卧端正,那么多年,从未见过师尊坐沙发、椅子时翘过腿、仰过身,照顾年岁大的学员,送客人师父站在门口一直目送客人至看不见了才转身回屋。对照自己,我做到了吗?差远去了。

师尊朴实,在学习班上,看见师尊穿的衣服虽然是旧的,但却合体、洁净。同修们介绍师尊里面穿的羊毛衫都打了补丁,这使我感到十分震撼,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中有谁见过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呢?而我们敬仰的伟大师尊却在里面穿着这样的衣服。师尊拣回来扔掉的白菜帮,师尊给女儿买两元钱的鞋穿,师尊把掉在桌子上、地上的饭粒拣起来吃掉,师尊吃弟子剩下的半碗面条,看到这些我不由得泪如泉涌,泣不成声。对照我自己,看到师尊的所为,自己真是太愧疚了。自古以来都是徒弟供养师父,而我们的师尊却自己拿钱请弟子吃饭,从不要弟子一分钱。办班期间,师尊听说弟子吃方便面时,落泪了,而师尊自己却整年的吃方便面。自古以来,有谁见过师父对弟子有过这样大的慈悲。救度世人的大法书,师尊还免费赠送……一件件,一桩桩,哪件不感人肺腑,哪件不催人泪下。就是这样,在“七二零”以后,邪恶还攻击、诬蔑师尊“敛财”、“住豪宅”,制造假相。在铁的事实面前,这些假相不是不攻自破了吗?这使我想起了七二零以后不久,电视诬蔑师尊“敛财”,我就对电视里的邪恶之徒说:什么敛财,这个宇宙都是师尊造的,宇宙全是师尊的,师尊是最富有的,还敛什么财呀?

师尊的高尚,师尊的伟大,师尊教导弟子“怀大志、拘小节”,师尊的言传身教永远是弟子的楷模。

[后注:师尊生活简朴,深得弟子的敬爱。但是我们不能错误的认为度人的觉者就应该和被度的人一样受苦受穷,以为只有这样才是度人。这种错误的认识也是迫害发生后一些人在恶党的造谣中被迷惑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