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情关和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

师尊好!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三年一月得法修炼的。得法后我有很多体会。因为我以前曾经分享过那些体会,我今天想分享一下二零零五年春天以来的一些体会。这个月我就满七十八岁了,我还在努力精進。

我以前一直相信,按照自然规律,应该是父母死在子女的前面。在我的核心家庭里,也确实是这样发生的。我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我的祖父母也是在我的父母之前过世的。但是二零零五年七月和八月间,我的义女死于肾脏衰竭,另一个继女死于卵巢癌。同一年的十一月份,我亲生的女儿又被诊断为双侧乳腺癌。你可能会说,我以前的想法受到了挑战。

我的继女和亲生的女儿都曾经读过《转法轮》,买了书,也学了功法,甚至炼了一阵子功。但后来选择不再继续修炼下去,为此我感到非常悲哀。

我亲生的女儿经第一次乳腺双侧摘除术,三个月后,又经第二次手术切除左腋下转移的五个包块。最后她决定不再走化疗途径了,而采取自然疗法、草药等常人的治疗手段。正象所有众生中的母亲角色一样,那些日子里,我因女儿的状况而内心挣扎的很苦。在读《转法轮》时我得到了帮助和提醒。

《转法轮》中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

我还读到:“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

我明白了。我是她今生的妈妈,在轮回中她有许多妈妈,但不一定是我。

对我来说,怎么对待这些处境,是相当大的心性考验,考验我去掉情的执著与否。明白了我想要改变这种状况的想法是种执著,我放下了所有这方面的执著。

我感谢师父对我们的慈悲及在法上对我们的指导。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悟得到但去我的心要一些时间。我的女儿们最终没有成为大法弟子,我感到宽慰的是她们知道法轮大法好。

另外,我有两件个人经历对我挑战到内心极限:

1.一天晚上,我一直咳嗽,感到要吐出来。突然感到呼吸困难。我明白我想打“九一一”电话是我有恐惧之心。我打电话给一个同修,请她发正念支持。同修又找了另一个同修一同发。在困难的呼吸中,我决定不象常人那样去医院,而是坐下来聆听师父的讲法录像。就这样过了一晚上。随着夜晚的过去,我呼吸越来越通畅,黎明时分,我听到了第九讲,也开始有了睡意。当我意识到这是在消业时,我感到这个经历的前后我的确有很大不同。我意识到我当时产生的恐惧是人的肉身想保护自己,我不应该执著于这个怕。

2.最近另一个晚上的经历:由于繁忙的活动与项目的参与,我的炼功和学法不再精進,我的颈部出现痉挛痛。同时,心区时不时感到疼痛。二零零六年九月三日晚,疼痛加剧。我感到心区剧痛就象心绞痛发作的症状。又一次,给“九一一”打电话的念头闪过脑海。还有在医院我会怎样得到护理的景象立即展现眼前。我知道那不是我要的。或生或死就在今晚!我意已决,我向师父求救,不断的排除旧势力和邪恶强加给我的思想。我又打电话给同一个同修,跟上次一样,解释了发生的情况,请求帮忙发正念。那天晚上过得很困难,我没有阖一下眼。第二天早上,心痛减轻,但颈部痉挛又开始时时作怪。

我们地区的同修们组织劳动节强化学法,从早晨七点半到晚上十一点。我去了,当时很疲倦。我的力量随着学法越来越增加。中文的和英文的同修各自在不同房间学法,我的颈部痉挛阶段性发生。

吃晚饭时,中文组读完《转法轮》第九讲,而我们读到第六讲。饭后,我们又接着学法;一整天我都不能坐在地上。只好坐在小桌上。突然颈部的疼痛与痉挛实在难以忍受。感到肌肉或静脉膨胀的有一寸宽。我抬起头来,看到师父法像在我的右前方。我又一次向师父求救,因为“我痛的”快要哭出来了。突然有几秒钟的时间,颈部痉挛疼痛突然更重了,然后突然消失了,后来就再也不痛了。

我知道在我想打“九一一”电话的瞬间,我是有了怕心。因为我现在站在这里和你们讲话,我想我过了这一关。

有几次我觉的不精進,走下坡路,提醒自己又要从新精進。有时候我觉的师父在鼓励我。我理解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所以我必须加倍努力。

我力所能及的选一些我能做的事情去做,也做那些我有条件做的事情,比如向我的社交圈子里的人讲真相,这些人别的同修可能接触不到。

我有很多经历,至今为止,刚才我所讲的是我遇到的最大的考验。

我感谢师父使我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感谢同修在法上帮助我。

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美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