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安全意识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看了周刊上同修写的有关“安全问题”的切磋文章,对照了一下自己和本地区同修的状态,想到一些问题,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们地区的同修也没少在一起切磋,可以说不是什么新话题了。但是生命特点不同、思维方式不同,修炼的状态、做事的方式也不同。

有的同修说:“只有在法上才是真正的安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有师在有法在,谁能动得了我们呢?”这话听起来是在法上。也有的同修说:“要理智、修口,不能大大咧咧的走极端,要为同修、整体负责。”这话也没错,应该说都在法上。

既然都在法上,为什么有的时候同修彼此之间还不能够相互理解圆容,整体配合好呢?

往往当甲同修指出乙同修“大大咧咧、不理智”时,乙会说:“我觉的我们这是心胸坦荡,光明磊落!有什么好怕的呢?”

甲就想:我们这是理智,是为整体负责!你们怎么就不能听听别人的意见,找一找自己的不足呢?

乙却在心里嘀咕:我觉的你们做事的方式才不得劲儿呢!做点儿事思前想后、谨小慎微的,说话办事还爱绕弯子,为什么不能直来直去呢?非得让我们也象你们一样才是对的?

开始时,往往就这样互相心里不平衡,再后来,就更配合不到一块儿了,表面上也不再接触,可一想到整体,心里也觉的不舒服。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洛杉矶市讲法》)

是啊!修炼就是修自己。可是往往矛盾、分歧出现的时候,我们又忘记了看自己,忘记了这是一个共同提高的机会,每个人都身在其中,甚至有时还在回避矛盾绕着走。

究竟是什么在障碍着呢?我觉的就是那个自我。这个“自我”挡着我们就能看到别人的不足而不肯反思自己的缺点;这个“自我”让我们戴上“有色眼镜”,就觉的自己的观点对,而听不得不同意见;在这个“自我”的带动下,我们不能善意的去理解、容纳他人,心里总是忿忿不平;在这个“自我”的阻碍下,我们想不到为整体负责,表面上是为证实大法,实质上却在证实自己;在这个自我的充斥下,我们常常自以为是、固执己见,因此而不能更好的圆容整体、救度众生。

到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不能忘记实修自己啊!在这里,我把自己看到、想到的写出来,层次有限,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前者(甲)容易走极端的地方:过份的依赖常人的安全措施和手段。大法弟子走到今天,更要理智、清醒的做好,这是对的。作为一个修炼者,大法已赋予了我们威力无比的正念与神通,但常人空间有常人空间这一层的理,谁都不能轻易破坏。一般情况下,在常人这层空间,我们也要符合这一层理的存在形式与要求,其中也包括常人的安全措施。大法弟子修成的那部份就是神,常人这层空间的理是制约不了神的。所以说,神不去破坏这层理并不意味着神要依赖、甚至执著于常人的手段来保护自己。过重的话,就是陷入“人”了,有时也在被人戒备和防范的观念所左右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