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广州地区多起同修遭非法绑架和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想就关于特务打入大法弟子内部的问题和同修切磋。这个问题在几个月前我就想提出来和大家交流切磋,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最主要还是考虑自己不知悟的对不对,这个问题提出来是否合适。昨天听到又有身边负责资料点的同修被邪恶绑架,震惊和痛心之余,我感到有必要将这个问题提出来。

我地区最近连续多个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有些资料点在6年的风风雨雨中一直都能平稳顺利的运作,是当地与明慧网连接的一个重要窗口,而负责的同修在保密和安全方面一直做的很好,突然遭到连续绑架,我们在认真查找自己的原因和不足时,是否也应该思考一下还有没有其它原因,如特务打入大法弟子内部了解情况的问题,我感到这也是在查找漏洞。

同修有一种意见认为不能怀疑同修,目前大家好象都不敢也不想接触这个问题。师父在《除恶》一文中明确指出“而且目前特务的干扰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形势,这决对的不行。”中共邪党用特务的伎俩是多方面的。如电话窃听,手机监控,网络封锁拦截,信件检查,跟踪等等,其中利用特务打入对方内部也是它们的一贯手法。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害怕特务,但是,不等于我们不重视它,不面对它,我们重视它、面对它就是在解体它。我们不胡乱猜疑,但是我们也不应该回避这个问题,在如何破除手机监控等等许多问题上,同修都做了很多交流切磋,大家也经常互相提醒,为什么就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却不敢提呢?是不是还有什么观念在障碍着我们。我们应该越来越成熟,做事不走极端,我们需要的是理智的分析、思考和辨别,这也包括我们经常面对的真相资料和我们身边的人。相信同修,信任同修,是站在法的基点上,而不是站在个人感情上。在有邪恶制造“鱼目混珠”的复杂情况下,也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锤炼和考验。我们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这种安排时,本着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发现有明显疑点时我们应该及时提出和指出,大家互相提个醒,使问题处理在萌芽中,或者根本就不让它发生。这也是对自己负责啊。

同修中还有一种意见认为特务不能打入到我们内部来,因为师父说:“你们心态很正的时候特务是不敢在这里呆的,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正的场同化了,因为大法弟子发出的纯正的这个场啊,会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识中不好的东西,纯正的场就解体它,解体人意识中一切不正的东西,这就是救度与慈悲的另一种体现。人意识中不好的一切都给他解体没了,他就剩下单纯的思想意识的时候,人就会认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吗?那么,再一个选择就是赶快跑掉,因为坏人的思想业力与不好的观念害怕解体。”(《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我目前个人理解,特务能被同化或逃走,是因为师父慈悲众生,是因为法大,法能正一切不正的,同时我们的整体是一个纯正、慈悲、正念的场,是一个强大的场,是一个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场。如果我们的整体有很多不足和漏洞,我们的场就不够纯,不够强,邪恶就会乘虚而入。特别是不注意修口,不注意单线联系等,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有些同修刚认识一位外地来的同修,就马上带他(她)去见其他的同修,甚至是协调人和资料点的负责人,我感到在目前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不是说认识的同修越多越好,特别是负责一定工作的同修,更要注意的是:有的中断联系很长时间或“7.20”以后停止修炼的学员提出要资料,马上就给他,容易让特务摸到资料点的来源。有的同修喜欢向认识的同修打听他们资料的来源等,虽然很多是无意的。还有的人盲目崇拜别人,也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比如听说该人很积极,还有轰轰烈烈的历史(无法考证),就盲目崇拜,其实这些人最容易迷惑我们。历史上中共邪党都喜欢选择这样的人打入对方内部,容易获得对方的认同、好感和承认。旧势力也安排一些这样的人混進来搞破坏。这些都是我们要注意的。

《九评》在书中对邪党的本质、一贯做法和手段都做了充分的揭露。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一定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一切不正的。我们这里是修炼,我们不需要象常人那样非得抓出个特务来,只要我们整体能在法上认识到,做到,邪恶就会解体,就这么简单。明慧不是有同修讲到邪恶要抓懂电脑的大法弟子吗,结果当地的同修不管便会不会电脑,全都买了电脑,邪恶最后就解体了。

如果我们每个人时时处处都能在法上严格要求自己,破除人的观念,邪恶就钻不了我们的空子;如果我们能用法来衡量一切,包括人和事,我们就容易辨别真伪,我们就可以少走弯路,少受损失。

我地区就是在出现很多漏洞和疑点,出现多起绑架之后,才引起重视,希望广州地区的同修能够重视和思考这个问题。这是目前我个人所在层次的认识,提出来和同修交流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