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劝退老同学的启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昨天,我成功的劝高中同学和其女儿退出了中共恶党组织。回味整个过程,可谓神奇,感觉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机缘,全过程都在师父的加持之中。

上周五晚上,高中同学“王顺安”(化名)来电话,说他将于下周一或周二来看我。说实话,在听说他要来看我时,我本能的不喜欢。因为在我眼中,他是那种很“尖”的人,为了名利,一直在進行所谓的奋斗,弄的身体一团糟,而且因为贪腐,在两年前被处理了,前途瞬间化为泡影。此前,我曾与他讲过大法真相,他在香港旅游时也接触过真相资料,但他总是用共产邪党的那套思想劝导我,叫我要“识时务”,要“明哲保身”,不要讲真相。我觉的他是那种很难救度的人,也就“自然”的将其划入另类。

放下电话,我坐下来冷静的想,我为什么不愿见他?难道这是我的真念发出的思想吗?在这特殊的正法时期,他一直寻求与我交往难道是偶然的吗?也许,他明白的一面一直希望我能救他,而且师父不是告诉我们不要放弃一切可救度的人吗?他与我在今世几十年来往,也许是历史的缘份促成的,我怎么能用常人的好恶来轻率决定他是否可度呢?想明白了这点,我决定等他来后,让其彻底明白真相,退出中共恶党。

本周二,我正在上班,王顺安果真来见我,还带着他的上大学的女儿金凤(化名)。交谈中,我一直找机会引向真相话题。在去餐馆的路上,我正想着怎么提起话题呢,王顺安反倒主动对我说:“今天来,一是有段时间没见了,想看看你。另一个目地,我与张鹏举(化名,另一个同学)担心你,你是不是还在炼法轮功?”我说:“是。”他就开始用他那老一套说辞来劝我。我就从容的给他讲:我们修炼本来很简单,就是祛病健身,修心养性,是共产党瞎折腾,现在骑虎难下了。他们连自己制订的法律也不执行!王顺安说,共产党一党专政就是这样。我感觉他对共产党的本质还有一定的了解,对劝退的信心有所增长。他问我,听说你们有病不吃药,靠意念治病。我说,看来你对这个有误解,法轮功从来没有这样说,人顶不住了,上不上医院自己决定,就象得了感冒,我们炼功人挺两天就过去了,当然不用吃药。他说,啊,这样啊!

在找餐馆的时候,我感觉有强烈的干扰。我的本意是找一环境好点的餐馆,便于讲真相,而他执意找简单的嘈杂的环境。表面看,是替我省钱,实际上我明白,这是旧势力黑手借机干扰。明白了这点,我坚持将他们父女俩请進了环境较安静整洁的“小天府”。

落座后,我继续引到真相话题。我想起在路上他劝告我要明哲保身的话,忽然明白了切入点:那就是顺着他的“明哲保身”的观念讲真相。

我问他:你现在身体咋样?他说,心脏做了手术,只能静养,不能多操心,肺部有个血管瘤。我给他说:你看我,原来有关节炎、咽炎、乙肝、胃神经官能症,炼功后,都好了,你看我现在身体多好。他露出羡慕的神态。我说,你也炼吧,悄悄的在家炼,很简单的。他问:咋炼?我说,有几套功法,动作很简单,关键是修心,心态好了,身体就好了。接着我就将真善忍的意思给他简单解释了一下:真就是要真诚,善就是与人为善,忍就是宽容大度和坚强。他说,这说的也挺好啊!我说,可不是吗,本来是非常好的,可共产党就是要折腾,它怕真善忍。他直点头。

饭菜上来了,我们边吃边聊,我有意无意的把话题不断引导到真相上。当我感觉他对法轮功的真相基本明白的时候,我决定進一步進行劝退。

我说,共产党快完了,现在人家都在退党,就怕清算共产党的时候受牵连,连中央高层的都在退,你是党员吧?他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被开除出党了。我说,你这不算,你这是按照共产党的章程被开除的,等于还是承认它。他左右看了看,显出紧张的样子,对我说,你这太偏激了。我明白邪恶的干扰又出现了。我抛开一切想法,感觉正念很强。

我决定顺着其明哲保身的观念入手。我对他说,我觉的你说的明哲保身有点道理,退出共产党不是跟它对着干,我们也犯不着跟它斗,我们只是保全自己,离它远点。你看,共产党建政50多年,害死8000万无辜的中国人,败坏道德,贪污腐化,中共高层的人都知道它很快就要垮了,都把钱财、子女弄到国外去了,你还跟它掺和什么呢?打个比方,一个杀人集团,害死很多人,肯定要受惩罚,你虽然没有杀人,可你加入了,你不受牵连吗?人家把羊牵走了,你去拔地桩,你还要跟它一起受惩罚,不划算啊!

他点点头,说,我在香港的时候,看到几步远就有炼法轮功的举着牌子,上面写的真相,我们团有个人,拿了真相资料,我跟他说,你想害我们啊,悄悄扔掉吧。我笑着说,你看你,都到了香港了,看个传单怕成那样,这不正说明共产党很黑很坏吗?他呵呵直笑。我说,你知道明朝的刘伯温吗?他说,晓的。我说,人家是道家高人,早就给共产党算命了,说它快要垮台了。人家算的卦没有一件不准确的。还有一件事你说神不神,在贵州平塘县一个旅游景点的大石头从中间裂开了,石壁上有六个字你猜写的是啥?他疑惑的看着我。我一字一顿的告诉他:“中国共产党亡”,就是灭亡的亡。他似乎一下明白了:啊!这样说来,是天意啊?!我说,对啊!

他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但还有顾虑。我说,有个退党网站,通过加密方法上去后,谁都可以在上面发声明,发完后,自动给个号码,这个就是凭证,谁也不会查你是谁,谁也不知道你,你也不在外边随便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费一分钱,没有任何危险,弄个保险和退路,我帮你退了吧。他有些迟疑,我说,我给你起个化名,就叫“顺安”吧?!他说,算了吧!稍后又问,这个网站在国内吗?我知道他的顾虑,对他说,不在国内,在美国,我们通过加密软件上去,谁也不知道,又不叫你掏钱,又没一点风险,退了吧!他还在迟疑。我盯着他的眼镜,诚恳的再说了一句:退了吧,我帮你,你点个头!这时,他终于点了头。

我的内心非常激动,为一个生命,为其连带的无数的宇宙众生的获救而由衷的喜悦!

我转头看看坐在旁边静静的边听边吃饭的金凤,我得趁热打铁,让她也退了。我问金凤:丫头,你参加什么党、团、队组织没有?王顺安抢着说,没有。我明白,旧势力也想利用明哲保身的观念控制王顺安做最后的抵抗,我看着金凤,金凤说,我入过团。我说,退了吧,我帮你退,没有危险。我给你起个化名,就叫凤吧,“金凤”,就是金凤凰的意思。她点点头,忽然又说:我不相信这些。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控制她说的,我不为所动,继续说,你看,这也没啥坏处,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先退了再说。金凤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如释重负,感觉说不出的轻松和愉悦。我没想到,事先感觉很难的事情,在自己放下自我,一心一意希望对方得救的时候,竟然如此的顺利。真印证了师父讲的:“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

饭后,走在路上,我感觉脸颊左边有法轮一直在有规律的运转,而且持续到今天。我明白做对了,师父在给我加持。我明白师父一直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不管我是精進还是懈怠,师父总是用洪大的慈悲包容着我,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从这次神奇的劝退经历也让我有几点感悟:

一是,千万不要用固有的观念和常人的好恶来判定人是否可救,一切的选择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实践师父的选择而已。如果我们随意的判人死刑,葬送了众生万古得救的机缘,那可是罪孽深重啊!

二是,放下常人的一切观念,法的威力自然就会显现出来。整个过程中,我没有讲什么高深的东西,只是抱着一定要救他们的心,很平常的语言竟然产生了巨大的威力,这真如师父说的那样,思想越单纯清静,说的话越有穿透力,一下就能打到人心里去(是大意不是原话)。

三是,表面看起来是我在做,其实背后都是师父巧妙的安排和加持。先前,师父不止一次的把他推到了我面前,而我由于种种执著,一直没有全面深入的给他讲过真相,而当我放下自我的时候,今天一下就讲明白了。而且我感到,师父已经事先就给我清除了障碍,在过程中一直给我加持,才使我成功的完成了劝退。

四是,在过程中,不要被干扰假相迷惑,要争取主动,在对方迟疑时及时加以引导,对方一般会顺着你的思路走。在劝退过程中,王顺安和金凤都出现了短暂的迟疑、反对或退却的苗头,但由于我不为所动,主动为其起化名,并动之以利,晓之以理,最终还是成功完成了劝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