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改变了丈夫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说起从前我丈夫入党的事,还是因为我的缘故,在中国大陆那个年代好象不入党就认为是不進步、不靠拢组织,孩子和家人也觉的不光彩。可是他并不真正信仰这个党,觉的入了党不得每月交党费吗?有什么好的。可是我不干,为他写好了入党申请书,成天与他扯皮。他经不起我的一再唠叨,勉强交了入党申请书。没想到很快就批准为预备党员了。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容易劝退吧,可是却让我犯难。

我是一九九三年十月亲耳聆听师父讲法的。得法前那几年疾病缠身,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自从学法炼功后,所有的病痛消失了,浑身轻松,精力充沛。丈夫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非常认同大法,支持我早起炼功,晚上学法,还包揽了家务事和对孩子生活上的照顾。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谎言与诽谤弥漫全球,我也被学校、街道、居委会列为重点迫害对象,居委会派专人跟踪,每周六、日、休息时间,大白天敲门骚扰,看我是否在家。从此丈夫一反常态,禁止我与同修接触往来,有的同修上门找我,事后他也不会告诉我。

二零零五年元月大纪元网站发表声明,严肃指出中国大陆民众入过党参加过共产党其它附属组织的赶快抹去兽印,退出邪党组织保平安。我拿着师父的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和大纪元声明向他讲退党一事,他恶狠狠的说:“你炼你的功,我做我的事,以后不要跟我讲这些。”我忍着一声不吭,心想再找机会吧。

在与同修切磋此事时,同修从法理上分析,是他身上的邪灵因素在起作用,干扰他不能退,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发正念。自此后,他只要下班回家一开门,我就站在门里对着他发正念,把邪恶因素灭在门外。每逢吃饭、看电视,我就站在他背后近距离发正念:“清除操纵他的共产邪灵和共产邪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及旧势力的黑手烂鬼。”然后把一个“灭”字打在他的头和背上,让邪恶瞬间销毁。天天如此,连续坚持了二十多天。这个期间我发现了他的细微变化,放在茶几上的资料趁我不在时他悄悄的看,正念在他身上开始起作用了。

有一天他下班开门时,我对着他发了正念后,急忙到厨房做饭,他随后站在厨房门口,突然举起了右手说:“我坚决退出共产党!”他抬手的一刹那,我猛跳的心一下平静下来,我为一个生命得救而高兴。这是正念的威力,是师父的慈悲加持。我突然悟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