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七大队被转移到前进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非法关押、折磨法轮功女学员的七大队,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转移到前进劳教所,据说还要把十二大队、十三大队都挪到前进劳教所。有一工作人员因心不顺说:“所长就怕你们走,我们走了他才高兴呢,大法弟子走了,没人养活他们了。”邪党把万家劳教所这些大队转移,是为隐瞒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自以为这样解体之后无据可查。

万家劳教所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近郊农村,劳教所共分十三个大队,其中七大队、十二大队、集训队长期以来非法关押、惨无人道的摧残女大法弟子。以所长卢振山为首的恶警赵国庆、姚福昌、张波、郭秋利、丛丽、霍书平、周英凡等,紧随江氏流氓集团作恶多端,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上大挂、上老虎凳、电棍电击,把大法弟子折磨的死去活来。据说七大队被转走时,所长“伤心”的都没下楼,劳教人员越来越少,劳教所不就解体了吗?而且对恶警们的清算也随时都可能发生。

万家劳教所有人间地狱之称,之所以能够维持是因这几年大量的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迫使大法弟子从事奴工,超时间、超量为劳教所创造收入,加工的多为和健康息息相关的商品,而且是最后一道工序,选牙签包装、选冰棍杆包装也叫“打板”、糊大米袋(不淘米)的包装袋、挑选包装卫生筷子,男监包装女式卫生巾等等。恶警们在卢振山的唆使下,对内迫使大法弟子、被关押的刑事犯在恶劣的环境下,超强度劳动,完不成任务要干到半夜十二点,然后进行精神摧残。大法弟子被恶警用电棍电的手、脸、嘴流油、流血的情况下,在长期阴冷潮湿的环境手及身体长满疥疮的情况下,照样被迫完成恶警规定的任务。劳教所产品有的可能出口,有的内销,不但达不到卫生标准,而且是健康的一大隐患。

万家劳教所现在仍然很邪恶,强制大法弟子每天早五点半至六点开始干活,一直到晚上八点收工,如干不完,就继续加班加点(除吃饭、上厕所外、每顿饭十分钟)。有时大法弟子根本吃不饱,还被强制继续强行劳动。收工后,恶警还逼迫大法弟子说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不说就不让睡觉,有时还要遭恶警打骂。元旦前后,有两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被迫害蹲一夜,又撅一夜,第三天遭恶警上大挂酷刑折磨,直到承受不住妥协为止。

万家劳教所从二月七日起,又换成小车间,现在做五十双拖鞋底就是一天的工作量,恶警说过几天还加量到每天一百双。被关押的人员都在恶人眼皮底下干活,累得撑不住了想直直腰就遭到恶警训斥。有位大法弟子干了三天,其中有两天干到半夜十二点。恶警有:郭秋利、周英凡、丛丽、霍书平。

七大队大队长张波是江氏流氓集团在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凶犯之一,心狠手辣,邪恶至极,唆使恶警及管教殴打大法弟子,迫使大法弟子超负荷劳动。有些老年大法弟子完不成当日恶警规定的任务,有时加班加点到深夜或更长时间后,还被逼迫学员谤师、谤法、写转化书,不写轻者罚蹲、罚撅,重者动用酷刑上大挂、上老虎凳、电棍电击、警棍抽打等,直到把大法弟子折磨得死去活来,达到恶警们所要的目的为止。因张波手段残忍,其主子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等恶首的欢心,准备把她调前进劳教所继续利用,为其行恶。无论是平调还是提升,都是在犯罪道路上越陷越深,最后葬身万丈深渊,到头来不但自己的生命被销毁,还要祸及亲人。

劳教所恶徒们越发疯狂,他们及他们的主子邪党政治流氓集团江鬼、罗干、刘京、周永康罪过越大。天灭中共在即,恶首们已胆战心惊、穷途末路,妄图通过更换劳教所、监狱的名字、转移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来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

在此奉劝劳教所恶警们,悬崖勒马,主动破除共产邪灵对你们的操控,抵制邪党恶首对你们利用,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立即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揭露邪党对你们下的迫害黑令和迫害黑幕,脱离邪党,在天灭中共的灾祸中保命,不要成为邪党的殉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