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黑龙江省十二名大法弟子被投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四人当天被施以酷刑——坐铁椅子,其余八人因不写“三书”于十七日下午被吊打、电刑。大法弟子因喊大法好而被电嘴。为了配合迫害,所里医院护士、大夫都加班,派男警来支援,开饭时八、九个手提警棍的男警在一旁监视,直接参与者:吴洪勋、于芳莉、周木岐、韩顺善、赵余庆等。

密山市大法弟子李萍,于零六年十月十九日被邪党人员劫持至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当日在十三大队(所谓的集训队)因不写“三书”而被吊打,被电棍电,主要责任人是恶警于芳莉,这是继刘淑珍、刁玉琴被迫害致残(家属已上告)后又一起恶性事件。

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一入所,就被逼迫写“三书”,如不写,就用酷刑,包括坐铁椅子、电棍电、上大挂、罚蹲、踢,直至身体承受不住而妥协。恶警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诬陷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带、书籍,宣扬共产邪党无神论,对《转法轮》中的某一句话断章取义攻击大法,强行洗脑。大法弟子被邪恶的洗脑后就下放到七大队、十二大队,早晚背所谓“守则”、“三条誓言”,其中守则是劳教处规定的,而所谓“三条誓言”则是恶警姚福昌同一些邪悟之徒搞的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极其恶毒的东西,完全是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让大法弟子把它作为所规队纪来遵守。

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早六点强制背守则时,恶警关杰、于芳莉嫌声音小,特别是对大法及师父恶意诽谤的所谓“三条誓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跳过去或改词,他们就让每个人单独背。颜廷珍不背。关杰强制她站着,十分钟后恶警姚福昌过来让她蹲下,颜廷珍不蹲,姚冲过去抓住她的头发猛的向后拽下去,颜的腰当时受伤不能动了,一周后才恢复。

十一月十二日是十三大队接见日,因为颜廷珍的家属在接见室将师父的法像取走,后被恶警要回,并停止接见三个月。主要责任人是刘涛和赵余庆。还有每当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造成身体伤害时,为了掩盖其罪恶就随意取消学员与家属见面的权利。强迫大法弟子家属践踏师父法像否则不让见面,这种恶劣的行为不仅违法,也是对大法弟子家属的迫害。

除了非人的体罚之外,肉体迫害集中体现在超强度的强制劳动方面。特别是七大队生产任务繁重,干不完不让睡觉,干到晚上十至十二点是常有的事,不分年龄大小(最大六十九岁最小十七岁),一律按一样标准完成任务:如挑牙签每人每天三箱;打冰棍杆则是每人每天六箱;糊米袋是五百个;卷烟花签是一千二百个。制作拖鞋白天完不成任务的晚上要拿到监室继续干。每天五点起床,十几分钟洗漱后开始干活,除了中间出操、背守则、有限的几次方便和吃饭外,其余时间全部干活,忙时连晚上洗漱时间都没有。

关于万家劳教所的噪音迫害:2001年9月份左右,在万家劳教所九大队(男队)6个小号里(长2米多,宽1米多),分别关押着胡爱云、吕适平、李兰、林秀茹等6名女大法弟子。女恶警周木琪(音)、贾翠岩,没事总想如何迫害大法弟子,有几天她们将一台大录音机放到小号外大走廊里,把音量放到最高,录音机里放着狂乱的不是音乐的音乐,震耳欲聋,从上午8点钟左右放到晚上6、7点钟。别说大法弟子在阴暗、狭小、潮湿地狱般的环境里,就是正常情况下人也很难承受一会儿那种高分贝的噪音。

十三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姚福昌,从九九年迫害开始一直到现在,他就在积极的参与,手段极其残忍,毫无人性可言。零六年十月一日放假期间与同队女队长发生口角,大打出手,受到所内处分。连同队队长都敢打的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想而知,此恶人如不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相信更大的报应还在后面。

七队女警赵彦美,因包庇其夫犯罪,现已批捕关在哈市第一看守所。这是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又一个例子。

恶警王广军,被恶党树立的假典型,恶党的喉舌电视里多次报导他“乐于助人”,“帮助孤寡老人”云云,可是与他一起工作的人都知道,他连自己的亲妈都不赡养,为此他的亲兄弟闹到单位保卫处,成为当时所里的一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