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讲真相

我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郭丽玉,是一位家庭主妇,得法至今七年多,回想得法至今经历许多魔难,最终依靠着师父的法走到现在,我曾在梦中梦过类似现在法会的场景,如今我的美梦成真感谢师父安排,从一得法开始就是正法修炼,我延迟了三年才真正做了讲真相工作,由于那时孩子小,很自然接触了网路讲真相。

开始是讲大法真相,那时我的网名对中国人来说没有一个不喜欢,也因此常常有许多年轻人来找我聊,最高记录记得都快上百人了,那时是旧版本只是发资料,常常忙得手都不够用,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要重视讲清真相。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我刚才已经讲了,如果世上很多生命都是有来头的,他们是什么王、主、很大的天体的神,那么他们所代表的就是很大的天体与众多的生命群。你救度了他,大家想一想,你是不是救度了一个神?很可能是一个非常高的神,而他对应着更庞大的天体与无数的众生。那是什么威德?这是个简单的问题吗?只有大法弟子才会被赋予这么重大的使命。」很多网友发信息给我时,喇叭就会有滴滴的声音,听起来就象是救我!救我!在梦中也梦到这样的场景,在一个天气极为恶劣的水面上,有很多人掉在水里,他们都伸出水来幸运的被救上竹筏,很多人还在水里挣扎,我悟到虽然在空间感受不到那么危急,事实上真的是那么险象环生,当时能认同大法的相信是有美好的未来。

当然那时也有很多还是不认同大法,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给众生机会,现在是传《九评》讲退党,一开始我悟性也不好,执著自己现有讲大法的成绩,其实不是证实法而是证实自己,放下了私就明白该怎么做。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九评”发表以后呢,有很多常人被恶党邪灵造谣带动着说我们搞政治。可是大家都知道,我们没有搞政治。被迫害中的人即使搞政治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们没有搞政治。我们也不搞政治,真正修炼的人参与世人的政治怎么可能呢?宇宙在正法,此时修炼大法的人是在证实法,是以救度众生为目地的。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可以利用常人社会的任何形式为正法提供方便,就是这样也只是根据救众生的需要而选择的用,因为三界内的一切都是为正法而成的。面对着要救度的众生,怎么样能够使生命得救才是关键。」

在运用这些世间上的东西时,也都是在酌量着在考虑到怎么样能够使众生理解、又能使其得救才运用的。中国人的思维真的都是党文化造成的,把国与党结合,认为退党就是不爱国,还有自私自利的心,没有好处就不退党,大法弟子讲真相,唯有慈悲心出来,才能感动人,只有把人善良一面引出来,人明白了就会支持善良支持正义,其实人真有明白一面,有段时间由于家庭压力我去上班,下午三、四点下班,离做饭时间还有点空档,我马上开电脑讲真相,网友说你怎么那么晚来啊!我说才刚下班呢!不明真相的网友说,怎么那么爱上网啊!我告诉他因为我担心你们不知道些事情啊!我一直心挂念你们啊!记得他打了一句话给我「你真伟大!」那句话从微观到宏观都在我空间场回荡着,弟子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我知道师父给了我很多。

在前年网路退党中心成立,那是结合整体的力量,以前要让一个人退党总是要花很长时间,现在节省一半时间,连退党率都提高了,越到最后也只有整体力量法力才会大,幸运的我也当上窗口负责人,开始时也很执著自己,花很多时间在讲真相忘了我应该帮助同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摔了跤之后,后来也在我负责区域每星期开课,让更多人参与進来。

从我修炼开始家庭关就没有间断,先生一直干扰,我明白有业力的转化,也明白有旧势力的干扰,从怕心到不动心,到最后对先生生出慈悲心,这条路很漫长,修炼真的是很严肃,必须要达到标准,现在先生的干扰少了,孩子的关突出了,在这些年讲真相都是伴随孩子的病业关前進,开始认为对大法有信心,孩子不会有事,其实也是一颗拿着大法书不怕汽车撞而已,后来悟到是修去对孩子的情,当时还想只要做好三件事,孩子的事不用去担心,孩子发病时安抚好孩子我依然讲真相,还认为自己修去了情。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说:「修炼嘛,最后大家都会提高的,这也是我知道的。在这个环境中修炼会这样。但是每个人都不能放松自己,也不能够看到别人对大法声誉造成损失而无动于衷,这是对你们的要求。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不都是在维护法、证实法吗?这就是你们的责任。所以在修炼过程中啊,不只是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除了修炼这是主要的,也不能认为其它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如家庭不重要,社会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平衡好那些关系,这就是你走的这条路了。我说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去修炼。」法理告诉我,我把孩子摆一边是错的,师父曾经告诉我们要对谁都好啊!我那么做也会造成常人不谅解,给大法造成损失,把自己归正了以后,我陪孩子学法、炼功,孩子午睡时我讲真相,现在孩子状况比以前好了,我并没有多花时间在孩子身上,反而更督促自己精進。

从我修炼开始从没出过国,这次能来到这里也是因为孩子的关系,有时看起来是阻力,修炼却能变成助力,我悟到只要把自己修炼好,师父就会安排最好的给我们,最后我还有个愿望,虽然曾经在梦中实现,我想和师父说:谢谢师父这条路上一直呵护我,也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