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及网路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2006年4月15日】先前在各处证实法的过程中,有许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小插曲,提出来让同修参考。

*曼哈顿证实法

我今年五十多岁了,是属于什么外国语言都不会说的人,但我抱着一颗为世人好的心去海外洪法;来到纽约曼哈顿后,我们小组出去街头派发传单时,我自然是得心应手的踊跃派发。而当时同行中有一位一样来自台湾,在大学院校担当教授职务的同修,他是负责帮忙安排人力调度的小组长,他看我的年龄跟知识程度后,就主张要我将大法资料交给另一位会说英文的同修去派发,而我只要负责拿展板就可以了。

我知道不管在那个位置都是一样的,所以我听从了这个安排去拿展板,并在举展板时高密度的发着正念。这样一两次之后,那位教授同修发现大法资料散发的不如预期,于是又要我再回去发送资料看看,我很乐意如此,资料也就在我手中篇篇转交到有缘人的手里。

有一位外国年轻人,他拿了我的资料之后满脸笑容的蹲下来学我在街边发资料的样子,因为他把我学的又矮又胖又跑动着递发传单的样子实在太逗趣了,还引发了路人一阵大笑。一位外国老太太,她非常的坚持一定要拿五十美元帮助我们,我们一直不拿,她就硬塞,最后我们送她大法弟子摺的小莲花,还跟她比手画脚的沟通我们不能拿钱的立场之后,她最后是高兴满足的离开了。

到了傍晚我发的很快,因此起了欢喜心,眼看着我先生怀抱中的资料还是很多,我干脆将它们全部接手过来自己发,就这样大量的资料放在我胸口,要供未来一星期乘坐用的地铁卡给压坏了。那天浑然不觉的我就这样到了车站,眼看每个同修都進站了,我的地铁卡却屡刷不过,弄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外边,進站的同修中有一位组长要我自己过去机器那边再买一张,她在里面用说的,我在外面想办法操作,也因为完全不明了那些英文标示,难免有点忐忑紧张……幸亏到了后来,还是顺利办好了。

这件事情唤醒了我,大家今天都经过地铁“过关”了,可是我并没有。大法弟子人人都有他自己的责任与使命,人人也都有他自己的学习与领悟;然而今天我却因为发资料而升起了欢喜心,这是什么心态啊。难怪我没有“过关”呀!

后来有个机会,与那位教授同修一起坐在地铁站里休息,因此得以交流。也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大家相处的比较熟了,所以我们彼此互吐心声;当我感慨的提到有一位台湾同修曾经到中国大陆参加师尊亲自授课的学习班,当时却遭到一位同修直指出来:“你怎么几年来也没有提高?岂不是白修了?”一时,这位教授同修好象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他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事情一般,之后,再见到我们这些“欧巴桑”型的同修时,真是前后判若两人,态度变的处处谦逊有礼,似乎一下子就提高上去了。

*捡到美金一万元*

在我返回台北的客机上,我竟捡到了一万元美金;说真的,今天如果不是因为有大法的法理指导我的修炼,那么这中间的过程跟结果,可能就截然不同了。

那趟航程我在洗手间的地板上看到一包用塑胶袋套住的东西,我一看这东西包的严实,恐怕不是寻常的重要物品……当时我并没有拆开,只在心里猜测着有可能是毒品之类的,于是我就伸手将那包东西捡起,并直接置入厕所的垃圾桶里。等回座后我也没多想,……不久时间后,我注意到我们前排有一位大约中年的白人妇女正在哭泣,只见她来来回回的走了四、五趟走道,都一脸焦急哭丧的样子,后来她走回自己的位子,哭着跟她同座的人说她掉了钱,我当然不知道她在哭些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机长开始广播这件事,而空服员也开始很认真的来帮她搜索起走道,这时我才从广播内容中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终于反应过来,原来在厕所里捡到的那一包“白粉”,……恐怕就是这位女士所遗失的美金了。……我看她哭成那样,心里想说我是大法弟子,捡到东西没有打开看就随意处置,而且又反应很慢,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所以我直接跟空服员说明了这件事,并请他们处理。后来这笔钱失而复得,那女士的眼泪却反而更多,尤其对方的先生一再的上来跟我握手、敬礼、道谢不已,……我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只好请空服员再度帮我转达歉意──我说:“真是很对不起,因为我的处置不当跟反应慢,而让你哭泣了这么久。”

*退党中心讲真相

由于我曾经是一位长年气喘、贫血、高血压、心绞痛、子宫肌瘤及严重乳癌病患,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危重病人,一个命在旦夕的人。今天我能够健康无病的自在修炼,我比谁都知道师尊帮我做了什么,不论有形或无形的,我看的到或我看不到的,我都知道师尊为了度我,帮我在各个空间善解了不知多少的冤业……

经过在大法中的实修,我真实体会到这是一个多么殊胜的正法大道,可是面对千万受中共谎言毒害的大陆同胞的毁谤、不理解,我是打从心里为他们着急。如果他们能够知道法轮大法的真相,说不定也能像我一样,从中重建身心,改变他们的人生。

为了这个愿望,得法一年多时,我开始去学电脑聊天方法。因为我基础不好,什么都不懂,眼看当时电脑班里其他一整个梯次的人都会了,却只有我不会,我就是记不住也不明白到底要按哪个键,实在让我苦恼。……但我有问题就问,绝不放弃学习,渐渐的渐渐的……我也会上网路讲真相了!前两年我只要一提到“法轮功好”就会被网民骂的很惨,而现在则是网友常常在了解真相之后,都自发的想退出共党组织。我在退党中心当义工时,甚至还遇到一位为了感谢我帮他连结上退党登记的网站,坚持要送我一百元人民币当谢礼的网友。(后来就解释给他了解,为何我们是纯义务的原因)

尤其是现在的正法情势一直在加速的往前推進,既然我们有这样殊胜的机会得到这样的宇宙大法,我真的觉的得到大法不容易,就要坚持修炼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