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二零零七年洛杉矶法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修炼人,自从二零零四年得法以后,越修炼就越感到大法的神奇,虽然一路颠簸,总算也持续坚持了下来。已步入中年的我,移居美国加州虽然已达七年余,家庭经济与环境适应上都还在奋斗阶段,若不是师父及大法的强大支持,原本个性脆弱,三年前体力已感衰竭的我,恐怕早就拖得全家受累,更别说成为家庭的精神支持,维持和谐向上的家庭气氛,坚持在这个新环境争取一席之地了。受到大法恩泽深厚,本应多与同修联系,多做大法的工作,但是没有,我非常惭愧。三月四日有幸参加洛杉矶法会,更深刻的体会到同修的力量,与大法的美善超卓,觉的需要表达我的敬意。

同修个个向内找

法会开始,同修们依次上台分享他们的经验,我的眼泪就不自觉的往下流。不是他们发言的内容,而是一颗赤诚的心感动了我。他们毫不保留的把自我最私密的思路过程说出来,没有夸耀,没有内疚,就是事实的呈现,以及说出来帮助同修提升的善意。我不相信社会上还有什么地方能听到这么纯正的声音。在感动的同时也体会到同修高深的修炼成度,清晰缜密的逻辑建立在无私的修养成就之上。同修们真是中国人的模范。

世界各地都有同修

加拿大,美国,台湾的中国人不稀奇,越南一位为寻修道之路曾经当过和尚的同修的经验分享,深深的提醒了我得法是多么难与珍贵的机缘。也体会到自己更应多多发挥力量帮助有缘人找回在法中修炼的幸福。一位白人同修报告他们在加州起先只有两人的炼功点,渐渐发展到二十几位同修每星期学法与分享心得,让我不禁检讨为什么我的炼功点做不到,人数总是不增加呢?尤其当他提到各族裔的人们都感到大法好,我更觉的是不是自己没有好好的亲近其它族裔的朋友,以他们能接受的方式介绍大法。

谁都可以做证实大法的事

我以为在国外除非靠近华人聚居的地方,否则实在没有说真相的机会。但是,一位加拿大的主妇同修改变了我的想法。她认为不学法的先生不在家恰好是做大法事的机会,可以带着新生婴儿在妈妈班,或是在购物商场说真相。我原以为美国年轻人追求自己的梦想还来不及,哪有兴趣听发生在中国的迫害事件?几位在大学念书的同修,却在陌生的环境辛苦学习之余,愿意勇敢的举办校园活动,报导共产恶党迫害百姓的真相,引起广大反响。甚至有几位同修,在美国一个市,一个市的去争取在市议会里发言。这些同修做的事真伟大。我明白了:真相不只是中国人需要知道。

法会不是成就表扬会

一位同修报告诉讼案進行的过程。最后说案件还在進行中,没有喜讯可告知。咋听此消息,觉的很意外。失望之余,想到没有结果,报告什么呢?進而一想,其实自己被社会污染太严重,凡俗开会,少有人自愿报告没有结果,没有功劳可表的事件。我除了佩服他在自己日常生活之余,愿意挺身而出搞个麻烦的法律诉讼外。也见证了大法的庄严伟大。

见证了修炼的境界

从爷爷奶奶级的同修们,不畏寒暑经年累月“天天”搭乘公共汽车到中国领馆前说真相,到乐团的同修一个半月学会短笛,炼到手抽筋,嘴唇流血还持续不停,我知道了什么叫精進。听到大陆来美国,经历了风风雨雨,甚至早年妈妈被中共恶党迫害死亡,却轻松自称没有不凡体验年轻女同修的报告,我知道了什么是融入生活的修炼。另外有位同修,在分发新年晚会海报时,被大卡车撞得濒临死亡,却毫不动心,坚持发正念,坚持完成新年晚会准备工作。我相信她那穿透生死的能力来自纯然无私,天神般的修炼境界。

今年的洛杉矶法会,很出乎许多同修的意外,没能见到师尊,甚至颇为失望。我也不例外,法会進行到下午稍晚时,心中开始想着师尊会出现吗?但是,想想去年法会师尊的谆谆教诲,教导我们要能认错,要好好发正念,我都还没做好,希望师尊到场跟我们说什么呢?精進同修们的精神我又学到多少?而且,师尊一直都在场的,我没开天目,看不到什么,但是我相信师父一直都在的。回到家好多天后,我还想回法会现场,那是一种沐浴在佛光下的感觉。

第一次投稿,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