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九九年三月份得法的,虽然得法比较晚,但在这七年多的正法進程中,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在风风雨雨的几年里,有很多的经历和感受,总想把它写出来向师父做个汇报,但是由于自己文化层次有限,总怕写不好。现在看特刊,报道了很多同修,都写出了自己的心得体会,自己很受鼓舞,今天我也拿起笔来把自己这几年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伟大的师父做一个汇报。

在得法前,我是一个浑身是病的药罐子,假如有一天不吃药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在得法之前,我曾炼过四种气功,但是丝毫没有改变我的身体状况,天天都是感冒的状态,一直延续了近一年的时间,光吃药和打针就用去了我和老伴每月工资的一大半,每天在这种痛苦中活着。这还不算,又来了糖尿病,真是雪上加霜。

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情况下,一熟人喜得大法来告诉我她得法后的身体和精神的变化(她原来也是一身的病)。我听后非常的高兴,马上请来了《转法轮》。我看了一遍感到这真是一本天书,这就是我苦苦等待的归路。是这部天书让我懂的了一个人生死轮回的前因后果;是这部天书给我带来了身心的美好和对生命的意义豁然觉悟,我能得此大法,这无疑是我天大的造化。我仅炼了一个星期,就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那些日子我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见到熟人就讲修炼后的身体变化和受益的情况,让他们也都来得法修炼。那时我天天和同修每天早上四点去一个大场地炼功,每天都有新学员加入進来,仅几个月的时间,那个炼功场都要装不下这些炼功的人了。正如师父讲的:“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精進要旨》〈悟〉)

可就在我得法才几个月的时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恶毒迫害开始了。江鬼集团用最恶毒的谎言对大法和师父進行中伤和诋毁,对大法弟子毫无人性的疯狂迫害。虽然我得法较晚,当时凭着对师父的坚信,不断的向邻居和熟人讲我炼功后身体受益的情况,讲所有人炼功后道德回升的情况,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让炼了?我们这个地方炼功的人也有上万了,为什么没看见一个杀人的,自杀的,电视上怎么出了那么多杀人的呢?真是奇怪,说的周围的人也是无言可对。有时也听到一些受恶党宣传中毒较深的人谤师谤法的,我就和他们理论一番。

记的迫害时间不长,我出现了严重的腰疼现象,当时没有悟到是消业,就被儿媳强行拉去做理疗,当时到医院理疗科做理疗的患者有十多位,在我边上有一位中年妇女做腿部理疗的说:“昨晚新闻报道的炼法轮功的又杀人了,真可怕呀。”当时有两位给患者做理疗的护士说:“是,我们晚上也看到了,简直太猖狂了,真让人反感。”

我当时一听,师父和大法怎么能让这些受恶党宣传毒害的人随便去诽谤呢?我马上打断她们的话说:“你们自己看过《转法轮》这本书吗?”她们当时一愣说:没看过。我说我看过了,“书里的师父说苍蝇蚊子都不能随便打死,怎么能让他们去随便的杀人呢?现在上边个别人不让炼了,并不等于这个功不好,不信你们打听一下你们周围炼过法轮功的人,他们不但身体好了,道德也提高了,咱们不用说别的,咱们每天都买菜,咱们就说这卖菜的炼法轮功的人,从来都不骗秤,从来不以次充好,还有做其它买卖的人,你就是把钱包忘在他那,他们都替你好好保管,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当时我就要感谢他,他说不用这样,我是炼法轮功的。有人说这功如何如何,可是台湾有好多人在炼,国外有几十多个国家在炼,如果这个功不好,他连一个国家都传不出去,怎么能传向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呢?为什么外国一个自杀、他杀的都没有,而就单单中国出了那么多事呢?现在中国的记者在全世界都有,如外国有一例炼法轮功的人出现杀人或自杀的,可能中国的新闻早就报导了,他们现在抓这样的题材都抓不到呢,所以咱们不能光听中国新闻的宣传。说难听点中国的造谣诬陷是最拿手的,文化大革命不就是这样吗?现在不也都平反了吗?”结果我这样一说,那个妇女、两个护士和全屋的患者都说有道理,所以不能光听电视上说的了。我做了一次理疗再也没去,儿媳交的一个星期的理疗费也白交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只要能真正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才能更好的讲清真相。

师父说:“你们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啊,不 要忘了修自己。(鼓掌)三件事都要做。大家平时保持着正念,经常面对邪恶、面对一些情况的时候要发正念,要讲清真相、要救度众生,更要修好自己。如果大家 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甚至于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 不足,处理一些事情时就会流于一种常人的那种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了。”(《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那时由于邪恶的迫害,早上的炼功点和我们小组的炼功点都停了,我就坚持在家学法炼功,同时还帮儿媳带孩子洗衣、做饭。最遗憾的一件事是我没能到天安门去证实法,因那时孩子才几个月,儿子媳妇和老伴都上班,所以我没能去北京。但是我就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坚持在家学法背法,先背会了《论语》、《洪吟》,再背整本《转法轮》。那时我也是五十出头的人了,背起来很吃力,有时背一段得一两天才能记住。有一次晚上背法出现了奇迹,我们家住的是火炕楼,炕的墙面是蓝色的涂料,可那天晚上却变成了金黄色的,而且四面都是闪闪的发出金黄色的光,我当时激动的掉下了眼泪,知道是恩师在鼓励我,也是大法的神奇显现,也更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坚定的把师父交给我的三件事做好。那时真相材料很少,我就在自己家做,那时不知道有两面胶,就带着浆糊,利用晚上儿媳看孩子的时间贴出去。我尽量把真相贴到人们都能看到的宣传栏上或人们上下班都能看到的小区大门上,有时能贴一个月的时间,无人撕毁。我还到楼道里写上:“法轮大法好”,“全球法办江泽民”,“贪官治国失去民心,天惩共党退保平安”,“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震慑了邪恶,也唤醒了世人。

讲三退正念要强,先从我娘家开始,利用老人过大寿和子女结婚的机会,不管本市的或外市的,我都抓住一切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当时不想退的,说以后再说,我就一次不行,二次、三次的和他们讲恶党建政以来的所做所为,它所做的都是逆天而行,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老天都要灭它了,难道你们都要做它的陪葬品吗?他们听了有道理,所有的兄弟姐妹全家都做了三退。一次去外市给我老伴的哥哥过大寿,我和老伴晚上到的他们家,吃完饭后屋里有亲戚共二十多人,我抓住机会向他们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讲贪官治国,全国一片贪污腐败,历次运动都整死了不少好人,警匪一家,好人受气,坏人嚣张,现在又破坏大法,镇压好人,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進行高价出售,外国人都到中国来做器官移植,简直是到了灭绝人性的地步了,现在天要灭它了,接着又讲了我炼功后的受益情况。他们最后说:没想到你以前身体那么不好,现在还能带孩子、洗衣、做饭,这么好的功,为什么镇压!早晚得给这法轮功平反。接着他们也都做了三退。

在讲三退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就是我的儿子。他是某单位的一个小头头,总认为恶党不错,怎么和他说就是油盐不進,这还不说,一件让我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次我老伴过生日,我儿子把他一个最好的朋友领到家来吃饭时,我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这两条以后你们都会有福报的。没想到他的朋友一下子跪到我的面前,求我放弃修炼,要为我儿子的前途着想。当时我吃了一惊,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我马上意识到是恶党邪灵钻空子,马上发正念铲除,我说:“孩子你先起来听我说,我今天能给他带孩子、洗衣、做饭,就是我得了这大法,以前我连自己都顾不了,别说看孩子做饭了,你们现在不帮着我感谢我师父,怎么还能说出这种糊涂话了呢”,当时,他俩脸都红了,也不吱声了,过了些日子是我弟弟的一件事触动了我儿子。我弟弟在某单位兢兢业业干了三十多年,干到领导的职位,最后还没到退休年龄就被买断工龄被撵下岗了,当时把他气的直骂这恶党政策太恶了,简直没有人性,我干了这么多年竟这么对待我们,我们到上边去告他们,结果一点用也没有(他们单位效益不错)。我见到他时说怎么样,让你退出恶党退对了吧。我回来马上把这件事和儿子说了,他说,这党也确实是恶了点,给我也退了吧。当时我很高兴的给他办了三退,使他也得到了救度。

现在我把讲三退推向了我的朋友、同学、同乡、熟人和社会。有天我去同乡家,同乡身体不好,生活不能自理,我送她护身符,让她天天默念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现在已能慢慢下楼了,又和她的保姆讲了当前的形式,让她们出外能保平安,赶快三退。她说把爱人和全家都退了,我说你们全家都有福报了。

还有一件事让我感触很深,有一天我到一居民楼去做真相,我已养成了习惯,一出门就正念不止:让我所到之处的一切黑手烂鬼都解体;让共产恶党破坏大法的一切邪灵解体;让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解体;让一切蹲坑的恶人恶警都看不到、听不到;让一切邪恶都退避三舍,请师父加持弟子安全去、安全回。我到的这个小区有二十多栋楼,我到了一栋把边的楼,進了中间的单元,当上到二楼时发现一人正从二楼的窗户向外看,从这个窗口能看到半个小区的人来人往,我一看这是个穿着便衣蹲坑的恶警,他当时没有回头看我,可我却看清了他的长相,我装成找人到三楼、四楼转了一会儿,并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这恶警背后支撑他的一切黑手乱鬼,让他出现病态赶快离开这里,呆了一会我下来一看这恶警走了。过了两天我又去那小区,先到小区的健身房那看看,结果一看那个恶警穿了件线衣又在那玩健身器呢,眼睛不停的四下看。我一眼就认出了他,马上对着他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操纵他背后的一切邪恶,让他永远离开这里,一会他马上走了,我于是到一栋楼去发真相,结果当我走到两栋楼的边上一看那个恶警又在那站着呢,可是他一看到我撒腿就跑,就象动物看到猎人一样,边跑边回头看我,我当时确实感到好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看到那个恶警。正如师父说:“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分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什么是功能》)。

现在我们几个同修也成立了学法小组,而且还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每周都能看到明慧周刊以及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各种各样的真相我和同修分别发出去。一次在梦中,说我们很多同修都在整理一大片地,当时是冬天,在我的前方不远有三个人,两边人手里拿着铁锹也在整理,中间一个高大的穿黑棉衣手里没拿铁锹的是师父,正在望着我,当时我高兴的说:师父在那呢,我要去见师父。就忙着跑了过去,双手合十向师父问好,师父笑着和我握手说:你做的很好。我当时激动的掉下了眼泪,说:我差的很远。惊醒后心情无法言表,我知道是恩师在梦中鼓励我。

现在孩子已上学了,我就利用买菜、购物、剪发、洗澡、坐车、等车等一切机会向世人讲真相,向他们讲大法洪传八十多个国家,两千万人退出了恶党和恶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進行销售,简直是灭绝了人性,就等着天灭它了。他们听后都感到很吃惊,他们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有的人很快做了三退,也有的人不太痛快,说以后再说吧。我想虽然现在不退,但他们都了解了真相,以后有人和他们讲就方便多了,毕竟他们对恶党有了印象。

回想起我七年多所走的路程,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有时也和同修因一点小事发生矛盾,回想起来很是惭愧。正法到了最后阶段,要多学法,学好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名师父的合格弟子。

文章的发表与否并不重要,主要向师父汇报一下我的修炼过程,和同修交流一下。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