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悟营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在参与营救过程中,有一种感受越来越明显,就是许多公检法人员已经知道了真相,但仍然跟着邪党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工作,而且越来越不讲法律,甚至是耍起了无赖,有的公然宣称我就违法了,你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有的捏造证据,肆意践踏法律程序,也不做任何解释。

在初期的时候还不是这样,有些法律程序还装模作样的走一遍,上诉,复议,请律师,公开审理等,而现在连开庭都不通知家属,秘密开庭,草草宣判,有的连判决结果都不给家属。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感觉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过于依赖常人的法律程序了,过于寄希望于它了,许多参与的同修也有同感,好象是按照一个固定的模式在走,要人,请律师,上诉,复议,花费了很多钱财和精力,但往往得不到希望的结果,当然在做的过程中也是一个讲真相的过程,有些同修认为应该做而不求,但我们可决不是不在乎结果,讲真相的同时,结束对大法弟子的关押迫害也是非常重要的目地。

我们知道邪恶对我们并不讲法律。判决结果已经被六一零事先定好了,公检法都是在这个事先划定的圈子里转,我们要做的是利用法律原则及家属身份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而不是依赖法律程序,我们应该依靠的是大法而不是法律。我们越重视乃至依赖法律程序,邪恶就越让它蛮不讲理,无法无天,借口让我们去掉对此的执著。有的同修出庭为当事同修做无罪辩护,但回来后,也感到在邪恶的法庭中,邪恶为迫害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设置了周密的程序,而我们对这些法律上的手段基本没有任何经验,你進入它的套路中和它抗争确实很难。

这里不是说我们不走这个法律程序,而是在思想上不应该把重点放在这里,应该避开对方的职业特长而去给他们讲真相,可以找到他家里讲,可以打电话讲,可以写信讲,可以等他下班出门后讲,总之,创造良好的环境让他能接受真相。告诉他大法弟子多么好,大法给人带来的变化,迫害大法对他意味着什么,因为他的生命根本就是为这个法而来的,我们只有跟他讲大法而不是讲法律才能打动他。

那么是不是这些人都讲到了,同修就出来了?也不一定,因为这些办案人员或监管人员都是听命于六一零的,都是邪恶指使的外围人员,而这个幕后的黑手我们很难接触和发现,但却是起着关键作用的。有同修去看守所要人,看守所的警察让去找政法委,说只要政法委说放马上就放。我想这就是在点化我们,提醒我们应该在这个幕后黑手上下功夫了,但同修却没去找,我想这时应该审视一下我们自己的心,是不是我们自己有障碍,我们去要人的目地都有哪些,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被害人家属的身份?

师父讲过人类的空间和另外的空间是对应的,正法在另外空间已经是在解决那些最后最根本的因素了,对应到人的空间,我想应该包括那些幕后操纵的黑手,现在许多地区六一零和政法委的幕后操纵者也不断被曝光,许多明白真相的执法、司法人员就是在它们的命令下被迫行恶,所以我们直接找这些操纵者讲真相,揭露它们,不仅可以为营救起到关键作用,而且可以从源头上抑制邪恶的迫害政策,避免更多的同修被绑架,这样就把营救工作做在了前面。

如果以一个无关的身份去找,可能许多同修还做不到,现在已经有了这个受害人家属的身份,甚至办案人员都告诉我们去找政法委,那我们再不去的话,可能就是自己的各种执著在挡着了,我看到许多同修是怕心挡在那,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其实那些长期隐藏的恶人更害怕,就象江魔头在大法弟子面前,它的胆量还不如一个警察。我们见它一次,它背后的邪恶就在销毁一次,甚至我们打去的电话都能销毁它,只要我们不断的曝光,不断的找,营救一定会有实质的進展。

我还发现对于营救,我们有时会陷入一种片面的理解,似乎只有相关的家属和认识的同修才能做,似乎只有配合家属要人,或找律师,上诉等走法律程序才是营救,其实这只是营救的一种直接参与的形式,而更多的同修是间接的在参与营救,比如曝光恶人,大量散发真相,集中发正念,国外同修的电话等,而这种间接的力量往往更大,截至目前为止,通过讲真相和曝光邪恶而营救出同修的例子比比皆是,当然前提是需要直接参与的同修收集详实的信息,整体配合起来,才能发挥威力。

对于我地出现的迫害,我们不再仅曝光直接行恶的前台恶人,而是把每一个迫害案例都和幕后的六一零挂钩,让邪恶的每一桩迫害都是对它的操纵者的進一步曝光,然后就是全市同修整体配合大量的真相传单,信件,不干胶跟上,国外同修的电话及时打了过来,有的同修组织起来近距离发正念,有的同修组成了发信小组,坚持不断的大量发信,不是只发给他本人,而是大量发给他的同事,朋友及市委市政府各个部门,这些真相对恶人造成极大压力,其实是其背后的邪恶被大量销毁的结果。不久市政法系统的多个隐藏的幕后操纵者陆续曝光,这是正法進程推進到这一步的表现,也是我们同修整体配合,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结果,如果我们同修也把这件事当作营救工作的一部份来做,不管是谁被迫害了,不论认识不认识,我们都抓住这条不变的主线来做,我们就是在整体上扭转正法的环境,在整体上营救着每一个被迫害的同修。

但是在营救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不和谐音,有的同修也在参与营救,但是却是用钱铺路,不是几千,而是几万,十几万的送钱。如果是常人做,我们不能说不行,但如果是大法弟子在其中起主导作用,那就是不在法上。这些同修认为只要把人救出来,花点钱也不算错,所以他们主动去找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出此下策,有的家属没钱,但救人心切,四处借债,有的家属是大法弟子,本来还有正念,但经此同修一说,也动摇了。在此问问这些从中活动的学员,你们是在证实大法的威力还是在证实金钱的威力?当然一些家属在被榨干最后一点财力的情况下,人被放出来了,这也是它最迷惑人的地方。如果人出不来,那可能没人再相信此办法,邪恶就再无利可图了,而一旦人放出来了,许多人都会动心,包括同修家属甚至参与的同修。而有的同修想坚持原则,但承担不起家属的压力,做的很艰难。这种方法一方面养肥了邪恶,上面拿奖金,下面要红包,一方面却在抵消着正念坚定的同修的营救效果,动摇着家属对大法弟子的信心。那些同修自认为找到营救的秘诀,主动推广此方法,无形中助长着邪恶的贪婪,鼓励着邪恶继续犯罪。

有的同修把营救工作误解成一个单一的大法项目,认为只要专人去做就行了,其实它是和各方面的正法形势紧密相关的,它也不是所参与同修那几个人的事情,而是和当地大法弟子整体的心性相呼应的,所以有的地区用某种形式营救成功了,但我们用同样的方法就成功不了,这不仅仅是没有榜样的问题,更主要的是两地同修的修炼状态不同,证实法中开创的环境不同,当地做三件事所打下的基础不同,他们的成功是在当地大量做真相,揭露邪恶的基础上成功的,所以同样的方法,结果却不同。

也有少部份同修没有走出来,有的是怕心,有的被各种家庭琐事纠缠,有的认为都不认识,意识不到营救同修,人人有责,那么大家想一想,作为一个未来的大觉者,当你旁边的正神被邪恶迫害的时候,你该怎么做,能没有这一项考验吗?如果里面的同修都被营救出来了,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反过来说,如果大家都在营救同修这方面的心性提高上来了,营救的事情可能就结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