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净莲新宇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应该说是沾了妈妈的光,让我有机会接触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由于当时得法时,年龄很小,只上小学一年级,只是知道法轮大法好,其他的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那时候,妈妈常带着我去当地的炼功点,一起学法炼功,洪扬大法,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希望他们都能在大法中受益。就这样我天天可以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天天可以听见妈妈给我读《转法轮》,那段日子真的很幸福。

下面我把得法之后一些修炼时所遇到的问题与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们一起切磋。

一、妈妈遭绑架迫害

得法没过多久,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污蔑师父,顿时,天昏昏、地暗暗,整个神州大地都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邪恶每天利用新闻媒体向世人灌输假相,诋毁师父。可惜,当时的我竟然听信了电视上的鬼话,不让妈妈修炼。现在想起,可真后悔,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可是,渐渐的,我又知道了真相,又回到了大法弟子的行列中。

我记得当时同修做的真相资料或者是师父的经文都是我把它们装在书包里,一趟一趟的在同修之间来回的送、取。因为我小,目标也小,没人会注意到我的。所以,我也做的越来越起劲。这段时间,一切都正常。直到有一天,我背着装满资料的书包高兴的往家走时,看见同修甲家门前停了一辆警车,同时也看见同修甲后面跟了几个警察,正在往楼里走。同修甲看见了我一眼,走了進去。当时,我心里紧张急了,一口气跑回家。妈妈正在电脑旁刻碟。我告诉了妈妈我刚才看到的事。当时妈妈没在意,只是说没事。然后,让我和她一起发正念,加持同修甲,让她尽早正念闯出。我们忽略了自身的安全,就这样,一切好象又没事了。可是过了一个星期,灾难降到我家。

一天早上,妈妈正在给我做早饭。我吃过饭后,正要背着书包去上学。刚想开门出去,就听见恶警恶狠狠的敲我家门。我知道他们是来抓妈妈的。我和妈妈、爸爸把大法的一切东西,尽可能都藏起来。当时我的感觉就是天塌下来了,仿佛世界末日到了。这时,我听见妈妈说:“该藏的都藏了,一会儿他们進来时,问谁炼功,你就说不知道,再怎么样,咱们得有一个出来照顾孩子。”我的泪水一下涌出来了,想止都止不住。就这样,妈妈开了门,邪恶闯進来了。看那气势真是好象要把一切吞灭。摄像的也跟来了,我知道,他们又想使坏了,肯定要在电视上捏造些什么东西,進一步的破坏大法,这些人真是可恶。

恶警正在非法抄我的家,妈妈这时要把我推出去,恶警不让,妈妈说:“怎么的?孩子上学都不行?让开。”就这样妈妈硬把我推出去了,随着那一声关门,就意味着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在上学的路上,我感到悲伤无助,周围那些熟悉的景物现在看来都是那么的黯淡无光。到了学校,我哪有心思听课,下第一节课我急忙跑回来,正到楼下,看见爸爸、妈妈被警车拉走了。我的泪水又涌出来了。

我急忙打开家门,看到屋里一片狼藉。恶警把我家翻得乱七八糟,把做真相资料的电脑也搬走了。我在我的房间里找到了一本大法书。我又惊又喜,那感觉像是落水时抓住了一根木桩一样。至少我知道,我还有法可以看,我还有法可以学,我还不能脱离法。当时我拿着书抱在怀里很久很久。(当时我总觉的抱着书就有安全感,我知道书里有师父的法身,而我就感觉像是抱着师父。)这样至少让我平静下来了。我忘记了我那天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到了晚上,我在楼下,看见爸爸领着奶奶来了。妈妈还在恶警那里,奶奶是来照顾我的。

后来,我又在家里发现了许多大法书,我高兴极了。爸爸说:“我想把这些书毁了,不能再放在家里了。”我抓住爸爸胳膊说:“不要,那是师父的书,毁了会造业,放到奶奶家吧。”就这样,这些书就一直放在奶奶家,包括我先前找到的那本大法书。谁知,这样我再也看不见师父的书了,也炼不了功,学不了法。就这样把我那最后一点学法的希望也给打破了。我就真的以后只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想一想以前学法的日子,想一想妈妈那时给我念《转法轮》时,是多么无比的幸福。而如今呢?想听一句师父的讲法都是奢望。

这种天天学不到法的日子我又过了三年。可以说在这三年中,不说把法忘得一干二净,也差不多了。终于,妈妈“刑期”满了,回来了。我好高兴,妈妈一回来,就表示我的“希望”也回来了。

我跟妈妈说我还要学大法,我还要修炼时,妈妈去了以前同修的家。他们也都被邪恶抓走了,后来去找奶奶要书,奶奶说把书给毁了,并且警告我和妈妈以后不许再炼。无奈,我和妈妈只好想着师父给安排,就这样,又过了将近一年。

有一天,妈妈找到了一份工作,班上有位修炼法轮功的阿姨,给了我妈大法书,炼功带,讲法带。回来了,一切都回来了。

我真心的感谢师父给我和妈妈的学法机会。听着讲法带,还是那熟悉的声音,倍感亲切。好棒噢。就这样,我天天学法、炼功,有时来了新经文我也能看到,渐渐的我悟到了我应该走出来讲真相,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了。

二、在学校讲真相证实大法

终于,我升初中了,开始我真正要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可是话虽如此,潜在的怕心,我有几个要好的同学知道我炼法轮功,告诉我,思想品德书上有污蔑法轮功的话。我当时心震了一下,缓了好长时间才稳定下来。我慌了,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把真相告诉同学们,有些不知所措。我心想:以前我一直也没有证实法的机会,如今机会来了,怎么又有些退缩?反正总之,不管怎样,后果如何,到时候我是一定会证实法的。

当时,我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来想的。其实中间掺杂着许多执著心。我又想:既然我要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走出来做证实法的事,我这个当弟子的也不合格呀。说不定,师父看我这么不争气还不要我了呢!最后,我的结论就是,见机行事,只要老师一开口讲那一课,说侮辱师父的话,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就站起来讲真相。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说,就算师父原谅我,体谅我新学法时间不长,法理还悟不太透不怪我,那我也不会原谅自己。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的。用常人角度来想,毕竟我还知道,师父救了我妈,就等于对我全家有恩,师父还让我明白了宇宙真理,知道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常人还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更何况,我还是炼功人,有更高标准来要求着我。用修炼人角度看,看见众生都受谎言欺骗,这些原本天性善良的生命充当了邪恶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工具。他们同样是宇宙中的一份子,都有权利知道真相。可是他们却被邪恶蒙骗,对大法做出不敬的事,如果这样一直下去,终有一天会被历史淘汰,做了邪恶的殉葬品,他们应该知道真相,重选自己的未来。

所以,不管我从哪方面看,我都没有理由不为大法说公道话。终于,这一天来了。我从知道要讲这一节污蔑法轮功的课开始,就不断的发正念,不断的清除另外空间邪灵对同学们的操控因素。本来,我想老师一开口我就说,谁知,老师让同学们自己看。我又无从开口,好懊悔!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书后边还有一课也是污蔑法轮功的。我心里忍不住的呐喊:天啊!邪恶真是无孔不入,见缝插针,连这小生命都不放过,还要强化的一遍又一遍的洗脑,真是恶到极点了。

我认真的总结了一下,认为炼功人不应有怕心,我还是有,还有学法不深,不知道怎么去证实法。这回没做好,我真的很后悔,准备下次无论如何都不能怕心所干扰,带动;如果我念很正,我百分百会没事,根本用不着顾及自身安全,因为师父说过:“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那我还怕什么呢?我通过这次教训,多学法,比原来理智多了。

一次,政治老师污蔑法轮功,我知道她是给自己造业。旁边几个知道我炼法轮功的朋友说:“你敢站起来说吗?”我坚定的说:“为什么不敢?”说着,我就站起来,讲述了我妈当初有病吃很多药都不好,自从学了法轮功后,她身体上发生了一连串的奇迹。当时说时,心脏跳的很快,浑身有些哆嗦,但至少我敢站起来说真话。之后,我又说了我妈妈被抓走后恶警是怎么对待她及其他大法弟子的,并且告诉同学们恶警们恶毒、卑鄙、下流、无耻的罪恶行径。老师不再言语,让我坐下。教室里议论纷纷,我感觉松了一口气,只听见同学们说:共产党也太不是东西了……,还有的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之,邪恶没有毒害到同学,也算是万幸,我感到自己的能力真的是很有限,对于我一个人要想救度四十八个同学感觉很吃力,但又不能不那么去做。

正法進程的脚步越来越快,还有这么多人没得救,我开始着急了,这时我想到师父的诗:“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这回我明白了学好法,正念要强,这是目前我应当做到的。随后,下第四节课,班主任老师把我叫过去对我说:“你怎么这样,不管那个东西好不好,你也不能乱……”我想借这个机会跟老师讲,我说了法轮功是什么功,看起来老师还有疑惑,最后告诉我:“你以后别乱说了,注意点。”说实话,我的怕心一直都有,我想清除它,可是还是有,可能是由于我正念不强,学法少造成的。

有一次升旗,我知道,这是给全校师生洗脑的另一种方式,只是形式变了,其本质根本没变,让大家认为爱国就是“爱党”。我发正念清除。本来都放音乐了,准备下楼升旗了。可是广播里传来:“今天升旗停。”同学们觉的很奇怪,以前从没有这种事发生。我觉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维持不了这次邪恶安排,同时也是师父在帮我。

有好一阵子,我说什么也不想学法炼功,心性极其的不好,真象是变了一个人。我知道又是人的那一面魔性上来了,天天看电视,学法炼功都忘到脑后了。我还没有注意,终于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师父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师父闭着双眼不看我,非常严肃。醒来后,回想那个梦,非常清晰。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后来,我到王阿姨家(同修),当时心情比较失落,潜意识里面有一种“师父不管我了吧?”的不应该有的想法。王阿姨跟我说了很多,开导我,当时心里虽说好过了些,但也没有把这个想法消灭。我从王阿姨家走出来,感觉满天都是乌云,像被人抛弃的小孩找不到妈妈了。我哭了,我误以为先前做的那个梦是点化我,师父不再理我了。越想越伤心,忽然间感觉有什么东西碰我一下,很亲切。原来一只小狗在我身边来回转,一会儿碰我一下,一会儿把两腿支起来看我。我忽然明白了,嘴里说了句“啊,我明白了。”然后,那个小狗跑开了。原来师父没有放弃我,一直在看护我,看我做的不好时,用梦来点化我,我怎么会把师父对我的关心看成是不管我了呢,真是太不应该了。这时,我又感到眼前的乌云一下子散开了,心情好多了,我又回到大法中来了。

那一天当天晚上,王阿姨又领来一个同修,王阿姨说:“她想看你修炼怎么样,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她开始讲自己证实法的过程,说着说着,我心中的迷团都解开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怎么讲清真相了。她说:“那你就到炼功点上来学法吧!”我答应了。她说的话给我感触很深,知道自己身边常接触的人都是要救度的对象,我感觉不能因为我年龄小就不去做叔叔阿姨讲真相的事情。所以我也要象大人(同修)一样,去讲真相,救度众生。

我去理发店熨头时,阿姨很爱和我说话,我想救度她,就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所以很轻松,她就答应了“三退”,还告诉我以前她家里也有炼法轮功的,就是一直没机会了解。我去补课班学习时,把MP3带去,那里面都是大法的内容。下课了,耳朵插上耳机,那几个男生以为是流行歌曲,就争着听,都惊呆了。甲说:“你在哪下载的,你怎么还信这个?不怕警察抓你?你没看过天安门自焚吗?”我顺着他们的话说你们都被骗了,自焚是假的。他们都面面相觑,惊讶了一阵子问:“为什么?”我把真相都告诉他们,他们还难以置信,最后,我说一句:“纸包不住火,导演的再好的戏与谎言都是漏洞百出。这又有什么疑问?自然,用常理推,邪恶是怕正义的,所以邪恶千方百计的想陷害正义。而正义往往是压不倒的,总会有明白真相的人在说真话……”最后,他们没有疑问,都声明了“三退”。乙说:“你不怕警察抓你?”我说:“那个地方不属于我,他们配抓我吗?”最后,我们都笑了。这笑是那么的自然。我感觉到生命得救是这么的快乐。

几天后,紧接着学校老师拿了一张纸,我以为是健康室传单。早自习时教室里静悄悄的,老师手里拿着那张纸踱来踱去,最后老师说:“同学们停一下,先别写了,我们来背几条上面发下来的单子。”我们静静的听着。“什么是邪教?就是以信仰……”我一听,肯定有污蔑法轮功的话,这怎么行?这时的我已经比初一时理智多了,我先清除邪恶,请师父加持自己正念,我刚刚发完正念,老师就说:“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功是……。”(接着的话实在是太难听,太离谱了。)我自己说了一声:“不是。”老师停下来看我一眼,接着念,我比上一次的声音更大了,又说:“不是。”老师又停下来看我一眼,同学们也有几个听到的看我一下。老师又接着念,这回,我几乎是喊出来的,更坚定的说:“不是。”老师吓了一跳,同学们也跟着惊讶。老师问我:“干什么?”我自己马上站起来,声音洪亮的回答着老师的问题:“老师,你说错了。法轮功是正教,不是你说的所谓‘邪教’。”

教室里非常安静,几乎让人窒息。我接着说我妈的病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还告诉他们法轮功是真善忍。老师的脸已经僵了下来,说:“那其实谁也不知道好不好,只是上面说的,咱们只好做了……”我打断了老师的话说:“那您也不应该在自己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对同学们做出这么不负责任的事情来。”老师无言以对。本来老师原计划让同学们背的,这下,连提都不提了。邪恶再一次被清除了。同学们也笑了,也是很自然。老师看样子没什么反应,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在我讲真相时,感觉身边的能量场很大,心里想着的只是不要让同学们听信谎言,而且,没有了怕心。师父一直都在加持着我的正念,我的正念才这么强。

晚上,我又去补课,那几个同学对我说:“喂,你班老师在早自习时让你们背没背那东西?”我说:“没有。”原来那几个班的老师都让学生背了。我问他们背没背,他们还笑的说:“谁背那东西?垃圾!”我们大笑,感觉真开心。

补课班里面有一个老师家的孩子,我们上课,她有时在门口看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等到下课就缠着我让我和她玩。我一和同学讲真相时,她缠着我更紧了,一个劲儿的问我共产党是什么,法轮功是什么?我看她小,有些都不懂,挑了能接受的告诉她,她马上退了队,表示以后跟那个邪党无任何关系;她又问我法轮功是什么,我很惊讶,一般了解了就行了,她已经前后问过我好几遍了,好象对这方面非常有兴趣。这回刚一下课,又把我拽到她屋里,说了一句:“姐,我想炼法轮功。”

这更让我惊讶了。这时我明白,原来她也是要得法的。这回遇到了我,她明白的一面能不抓住机会来得法吗?怪不得总是围着我转,我告诉她,你现在才学,我把书借给你,还有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听得很认真。我以为她想学是因为好奇,过了这劲儿也就没了,不会维持几天。第二次我又去补课,又把我拽到她屋里,她拉出一大张名单来,吓了我一跳,她竟然劝退了她们班三十多名小同学,实在是太了不起了。她天真的跟我说:“姐,你看,这么多人得救了,好不好?”

我高兴极了,同时也异常的惊讶,大法书未曾读过,只是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怎么做到的?我问她,她说:“我也不知道。我告诉他们大法好,就一个个的都退了。很轻松呀!”我马上把装在书包里的书给她,告诉她天天看,她宝贝似的捧在手里……。

第二天,我去她家,她告诉我:“姐,大法可救我一命!”我问为什么,她告诉我,她和同学去学琴时,有一辆车,直冲她们来,可能是车开急了,就差一点儿就撞上了,她俩一起念法轮大法好,车就马上绕过去了。与其说绕过去,还不如说是被什么东西拉过去了!原来她那小朋友也是她告诉大法好才念的。我真为她们感到庆幸。

接着,她到我家,我放师父的教功碟,她就跟着学。刚刚炼就说浑身发热,手指肚里好象有东西在转。看来这小孩根基真的很不错。由于期末考试学习紧,我一直没去看她做的如何。这回放假了,我去她家问她做的怎么样,她又被邪党的谎言蒙蔽了,这突然的转变吓了我一跳,怎么会,转变得这么快?我猜是她父母亲把她领到邪路上的。我很惋惜,我相信,她还是能回到大法中来,我不放弃她。修炼是有魔干扰的,所以才会艰难。

如今正法進程越来越快,希望我们都能跟上正法進程。我只能回忆到这里了。因为我今年上初二了,学习很紧,所以文章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赋小诗一首与同修共勉:

小小净莲新宇生,
不染凡尘显真容。
坚定实修齐精進,
心无旁骛散香风。

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正月十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