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法小弟子讲真相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我叫钰儿(化名),今年15岁,我于97年得法,从小就跟爸爸、妈妈学法炼功,有时跟大人出去洪法炼功。修炼大法的人越来越多,到处充满祥和慈悲的风貌。

可中共恶党却妒嫉的不行,在99年7.20对法轮功实行了全面高压迫害,对我们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实行肉体上、精神上、名誉上、毁灭性的打击。在这个时候,爸爸和妈妈也走了出去,证实大法。只有我和姐姐在家,姐姐13岁、我7岁。由于邪恶的干扰和破坏,我们对炼功已经放下了一段时间,我们只心里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邪恶经常到我家骚扰,问我们还炼不炼功,我说:“炼”,恶警还让我炼一套功法给他看,我给他炼了一套,恶警瞅瞅走了。等爸爸妈妈回来时,我们又开始走上修炼的路,我们这地区也有许多修炼的人,我和几个小同修经常出去讲真相,给世人发放资料,贴真相标语。随着正法洪势推進,我们看了师父《向世间转轮》经文,我们又开始讲清真相,退出中共邪教组织。

我上小学,学校有三个班级,我们几个小同修一起向这些学生讲真相。这几个班级都退出了邪教组织“少先队”。我们班主任一听说法轮功的事,就非常气恨。后来我向老师讲了真相,老师态度也变好了。我们大队的书记也很邪恶,我便用书信方式给他写信,信上写:如果你做一件好事,人们都能看到。如果你做一件破坏大法的事,人们也都知道。今天你把大法弟子送上法院,将来你得承担法律责任和犯罪后果。你应该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关系。从那以后这个书记就不那样邪恶了。

我上中学时,又开始向同学们讲真相,退出邪党一切组织。我和同学们说起这个“党”字我说这个“党”是邪灵怪兽,有的说这是一个名词,我给他们举个例子“是先有人,还是先有名”,他们说先有人,我说那就对了,共产党不就是先有这个物质而后起的名吗?我说你查一查字典,看看是怎么解释的“党魁”“党同伐异”“黑帮乱党”同学们听了有的当时退了,有的说想一想。在一堂所谓政治课上,政治老师在同学面前说了污蔑大法的话,还说“天安门自焚事件”。由于我给同学讲过真相,这时同学们都用眼光看我,我觉的这好象是师父借他们的眼睛来点化我。我平静而祥和的站起来说,老师,您说错了,“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那里有老人、中年人、少女、学生,江泽民制造这样一种惨剧,为了激起中国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象文革时期批判刘少奇一夜之间说他叛徒、内奸、工贼。我想50岁往上的人都喊过,说遗臭万年,结果十年不到就平反了?!老师,“哪朝江山都不是铁打的”。老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了他。

我想和我同龄或者比我大的同修说,无论在哪个阶层、或担任什么职务、做什么生意、在公司、机关、大学、小学,是法赋予我们的使命。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师父讲过这样一句话“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转法轮》)我想我们到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不也是一样吗?遇到各种人,讥笑和辱骂、说三道四的,在这从中考验我们的心性,从中找自己,向内找到自己有漏的心,去掉自己怕心和党文化的观念,才能解体恶党因素,才能救度世人。无论在哪个环境中,在什么形势下,我们要走正自己的路。

师父的大法造就未来,开创未来,那么我们修炼的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点一滴都在给世人奠定未来基础,要理智清醒做好证实法三件事。比如说学法思想要在法上,头脑要清醒,法的真正内含才能同化自己,才能提高自己的心性。发正念时注意思想要强,发出的“正念”才能解体邪恶因素或黑手烂鬼,发正念手印和炼功动作歪曲,及时归正和纠正。讲真相时不能就说“保平安和保发财”,求名发财是常人的事;我们是救人和归正人心,当然可以采用“平安”为话题,要讲出邪党强权以来,几十次的恐怖运动,要让世人知道八千万人是被邪党几十次运动整死的,要让世人知道,在这几十年中,是受邪党的谎言、欺骗和蒙蔽,要让世人看九评认识邪党的所作所为,从内心深处退出邪党抹去兽印。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要理智清醒救度世人,找到自己有漏的心,不被邪恶钻空子。现在邪党的残余因素还在毒害着世人。什么“小康社会”,“保先”,全是欺骗和蒙蔽世人的谎言,那么我们就要彻底清除恶党因素,救度世人,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