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徐水县袁贺成、宫秀玲夫妇遭迫害记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河北省徐水县农村大法弟子袁贺成、宫秀玲夫妇因坚持信仰,一直遭恶党迫害。宫秀玲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含冤去世,袁贺成被迫流亡。

袁贺成的家原来是个炼功点。自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他们一家在这几年中连续遭到八四镇政法委一起起的非法迫害。最早的一次是“四.二五”刚过,八四派出所赵副所长带一帮人把袁贺成的妻子关进了拘留所,随即非法抄走大法书籍、炼功带等大法资料。宫秀玲被非法关押半月后放回,恶警马上又把袁贺成也关了半个月。都是以每天二十元的高额伙食费给结的账,其实每天吃的饭不值两元钱。

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袁贺成去北京证实法被抓,由保定驻京办事处通知徐水县政法委后,被绑架到安肃镇。当晚镇党委书记郭海山、镇长钮俊中,率暴徒崔洪学、白承志、八四镇赵副所长等人对袁贺成实施了非人的毒打,强行逼供。铁锹杆粗的棍子都打折了,并强行按跪在棍子上,从晚上九点多一直打到凌晨四点,并扬言:打死白打。还说是北京统战部的命令。打的整个人趴着、浑身青紫。第二天关进了县拘留所,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袁贺成被关进拘留所的第二天,其妻宫秀玲就被抓到镇上关押,直到腊月二十六才放回。由于夫妻二人均被非法关押,家中养的几头奶牛无人喂养,草草低价就处理掉了,直接经济损失达二万多元。

在二零零二年,袁贺成讲大法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六一零关进了八四镇洗脑班,因不甘被迫害,在一天夜里,袁贺成走脱,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镇上各部门恶人们象疯狗似的到处乱咬起来。综治办把其妻子宫秀玲关在镇上,恶警抓住袁的儿子逼着找人,逼着袁的女儿去亲戚家找人,并把袁的儿子打的浑身青紫,扬言:找不到袁贺成就不放人。一次女儿去看望母亲时,见到恶人正打母亲,后来才知道母亲是因为给一个被关的人讲真相才遭毒打的。女儿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为使母亲少受罪,忍痛请恶人吃饭、给钱等,共花了三千多元才算了事。

袁贺成走脱后投奔了深州市的丈舅家,半月后被人举报,保定市公安局、徐水市公安局刘国凯,伙同深州市公安局恶警尚运航带两条狼狗去抓人,当时人没被抓着,抄走了衣服和提包,还有衣服里装的六千多元钱。

从恶党迫害大法这七年多来,袁贺成一家遭受了很大的人身迫害和经济损失。其中有时风牌三马车一辆,价值八千五百元,勒索丈舅家两千元。从九九年四二五后家中被非法骚扰五十次之多,其中一次恶警崔洪学带五人晚上到袁贺成家,非得管其儿子要两条好烟,不给就抓人走。还有一次进门后看到宫秀玲正在学法,恶人抢过书就打宫秀玲,而且还当着儿子的面打。由于一次次的非法关押、骚扰,宫秀玲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和摧残,原本一个身强力壮的、按真善忍做的好人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迫害单位与个人:
徐水县政法委、六一零,李金龙、崔新永、刘国凯、崔洪学。
深州市原政法委书记尹玉珍,公安局原政保科长尚运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