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幕后黑手——凉山州国安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3月18日左右,四川凉山州国安局在西昌市月城广场边上挂了若干张招贴画,宣传所谓的国家安全法。内容中有荒唐的诬蔑大法的内容……污蔑大法弟子从国外得到资金和设备,恶警贼喊捉贼的说大法弟子在用手机、电话监控他们,妄图挑起民众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从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为一己私利发动对大法的诬陷镇压以来,各地的610机构,公安,国保大队,国安大队一直充当江氏的私家打手跳在前台。其中的恶人恶警其恶行被一次又一次充份曝光,有些人在家乡父老面前颜面丢尽,想法调了单位或干脆辞了职;有些人通过接触和了解了真相,知道这场由江氏发起的迫害一定会以失败收场,所有参与者必定受到正义的清算和天理的严惩,为给自己留后路,明智的收敛了恶行……。

在这个时候长期以来在幕后算计老百姓,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恶首曾庆红把持的中国最大的秘密特务机构——国安局,很多时候不得不亲自上阵了。比如:凉山州西昌市“冬旅会”前夕,州国安局派出大量国安特务跟踪、盯梢、监视法轮功学员,国安特务欧××、丁××则出面,直接到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去部署“冬旅会”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的秘密监控,胁迫基层单位与社区参与,挑动老百姓整老百姓,实施群体迫害。

国家安全局,顾名思义是为了所谓的国家安全(实际是为了恶党的安全)而设立的机关,从事一些秘密活动。他们的工作性质有严格的保密规定,虽然身份是警察,却不穿警服出入,为人做事严密不声张。在这个部门工作的人员,大多数是经过专门特殊训练的,伪善,给人感觉与公安警察有很大不同。当然他们只是表面说好话,背后都在下毒手,指使别人做坏事。不明真相的人很容易被欺骗而误入他们的圈套。比如凉山州国安局人员经常找他们认为是重点的大法弟子家人、亲属“谈话”,打着“关心”的幌子套取所谓的“情报”或他们想得到的信息。

因为他们的特殊作用,共产恶党供给他们足够的活动经费,允许他们行使特殊的职权,干着各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偷看、私拆和销毁各国公民的信函。国安特务机构在全国很多地方邮区中心局的邮件处理中心(即邮件分捡、封发、装袋上车)不同楼层有数间房子,混迹其中,常年房门紧闭,特务们在房内干见不得人的勾当。邮区中心局机要部门或物业管理人员能识别特务们的房门。邮政系统行管执法人员一般也都知道恶党一直有偷看各国公民信函的丑事……至于凉山州有没有,州国安局自己最清楚。

还有,他们胁迫中国电信、联通、移动公司为他们监听老百姓的手机、座机,或他们自己直接购置设备监听,比如设立语音自动过滤,把出现敏感词的电话自动设为监听对象,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更是他们重点监控的对象,凉山州国安局公开对本地大法弟子的单位和家人说:大法弟子的电话,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控和监视之中,每逢敏感日、节假日,更是对被他们例为重点的大法弟子24小时监控,并且还胁迫单位保安门卫参与犯罪。试想:在中国谁控制着国家资源?谁才有这些特权?谁才有这些监控别人手机、电话的条件?法轮功学员都是些普通百姓,在各行各业兢兢业业的工作,都在明处,他们用什么来监控专门监控别人的专业的国安特务?国安局把他们自己天天干的丑事暴露出来,栽赃到法轮功学员身上,确实是不打自招、贼喊捉贼。

国安特务对大法弟子的电话监控早已有之,在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刚开始,西昌大法弟子在电话中让同修来取经文,通知多少人就被非法抓捕多少人,这才知道电话被监控,监听。甚至有一大法弟子家中电话被监控,到邮电局(邮政与电信没分家之前)拆机,被告知:不论什么理由,不交电话费白用,都不敢给你拆机。

国安特务自以为干的一些罪恶勾当偷偷摸摸,无人知道,但很多人在明白了这场迫害真相后,理解、同情受到冤屈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反感国安特务的罪行,国安特务的丑事都被一一记录着,其实包括他们内部的一些良知未泯的人也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收集行恶者的犯罪证据,在即将到来的正义清算时摆脱关系,揭露邪恶。所以国安特务的很多丑事都被逐渐公之于众,他们做贼心虚,以己度人,竟闹出了别人用手机监控他们的大笑话,

凉山州国安局位于西昌市三岔口东路的通海巷,这个秘密特务机构,打着冠冕堂皇的牌子,整日无所事事,每年,他们由其上一级组织直接拨给巨款(这些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作为活动经费,购置各种设备监视、监听老百姓的一举一动……这里也提醒父老乡亲,国安局的人到你们单位或家里来时可要警惕,他们“习惯”在别人哪儿安个窃听器什么的,因为这是他们的“专业”。以前国安特务就是利用抄家的机会在法轮功学员的家中,电话机内安装窃听器。

所谓的《国家安全法》招贴画中有一个不可思议的荒诞说法:国内的法轮功学员有海外提供活动经费和设备,更是是耸人听闻。

法轮功学员为了让国内受谎言蒙蔽的父老乡亲明白真相,省吃俭用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做成各式各样的真相资料,光盘等免费(招贴画中竟可笑的说:“出售”,有谁见了法轮功学员“出售”过真相?)发给大家,让大家了解真相,不图名不图利,都是凭着自己的一颗至诚至善的心,大法弟子遍布各行各业,大家都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看淡世间名利,为救世人不讲条件,无私付出,大家把节省下来的角角钱,块块钱汇集起来,制作真相资料,冒着危险奉送给父老乡亲……历史一定会还大法及大法弟子一个清白,而将来因看了真相明白后得救的世人会无限感激大法弟子今天为他们所做的一切,这一切感动天地……大法弟子是用心在做,而迫害者中共江氏集团是用钱在利诱国安做,参与迫害那是在犯罪啊,没钱撑着,那些坏事国安肯干吗?两种境界相差何止万里?!所以他们永远理解不了这种境界,所以中共靠威逼利诱维系的这场可耻的迫害一定会以失败告终!

另外我们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2002年咱们凉山州会理县的真实故事,看了会理一家人的奇冤,这样有助于父老乡亲进一步看穿国安的“海外提供经费的”谎言:

四川省会理县崔德莉一家被恶警绑架、抢劫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9月27日】崔德莉,女,62岁,四川省会理县老街乡沙坝村五组村民。

由于修炼法轮大法,多年疾病不治而愈,性格变得温和,与家人、邻居相处和睦。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坚修大法被当地公安局非法罚款、抄家、限制人身自由。但她还是无怨无恨,坚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她的女儿、女婿在云南省昆明市办有一托运部,从昆明到会理之间来往货物很多,货物中有一些白纸被会理公安查到,他们认为这些白纸是用来做法轮功的真相资料的,于是对他们在昆明的托运部进行非法搜查。在保险柜中发现了十四万多元现金,即将她女婿非法关押了一周。又把帮她家的小工丁文艺非法关押拷打长达七月之久,后来竟连运货的司机也被抓去打骂逼供……。会理公安局恶警为贪占这笔巨款、他们进行种种诬陷、栽赃,硬说这笔款是从美国汇来的活动经费(但他们没有给这种说法找到任何证据,而最后查帐、那十四万多元现金笔笔都有货主。)

由于小工丁文艺被抓,崔德莉的女儿不得不顶替小工丁文艺去办理业务。因为人生地不熟,结果她在昆明街上大白天被歹徒抢去十三万元货款,而且人被歹徒砍了两刀住院。(案发后当地公安对报案置之不理,直到受害人找到报社记者准备将此事公之于众时,他们才勉强立案追查)但至今歹徒尚未捉拿归案,仍逍遥法外……。

此时他们家负债达三十多万,债主天天上门催逼,一家老小突遭横祸、天天以泪洗面,生不如死……。

他们万般无奈,到会理公安局哭诉要求退还货款,但公安局坐视不理,一拖半年……直到他们又借钱找律师准备打官司时,公安局才不得不退还了十万元货款。还有四万多元仍被公安局作为罚款没收,但连白条都未打一张。

现在他们一家因债台高筑,家庭内部矛盾重重,然而这天大的冤屈又能向何处申诉呢?

此事在会理到处流传,人人皆知,所有知道真相的善良人都为他们一家抱不平,而崔德莉一家所遭受的巨大冤屈、经济损失的根源都是因为江××等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所致。愿所有善良的人都来申张正义,共同制止这场造成无数人间悲剧的邪恶迫害。……

大家看了这个故事,对“海外活动经费”的谎言就更容易分辨清楚了。

为给上头交差,国安局无事生非的把善良百姓视为“敌人”,制造各种事端,为了蝇头小利他们昧着良心为极度腐败的邪党各级贪官污吏当枪使,成为镇压人民的私密工具。

自江氏流氓集团破坏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国家安全部全力积极配合。各市安全局也都建立了迫害大法学员的专门机构,由局长、处长直接主管,抽调一些人员专门参与秘密跟踪、绑架大法弟子,为各地“六一零”、政法委及公安局等迫害大法弟子的机关提供情报,直至背后与其联手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他们是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幕后黑手,其邪恶程度绝不亚于“六一零”与公安们。

很多事实证明,国家安全局是隐藏在公安局背后迫害大法弟子的幕后黑手,他们不但给公安及“六一零”、政法委提供情报,指使公安人员抓捕大法弟子,同时还亲自秘密跟踪、绑架大法弟子。不被其利用与不顺从他们的大法弟子就会被送去非法教养或判刑加重迫害。

这次国安局在月城广场边上宣传的所谓的“国家安全法”把江氏的“稳定”的提法放在最前面,中共江氏集团一直在喊“稳定”,但事实上,他们的所做所为却是中国的最不稳定因素:他们巨额贪污国有资产,官商勾结,权匪勾结,对普通老百姓强抢豪夺,把老百姓的血汗钱上亿上亿的作为私有财产转移到国外,购房、买地、置车…中共部级以上高官的子女全部入了外国籍,他们中现在最流行的一个词:“退路工程”,他们吃喝嫖赌肆无忌惮的挥霍老自姓的血汗钱,他们把宪法和法律当成手纸,无时无刻不在知法犯法、执法犯法,他们利欲熏心,害怕失去眼前这可以为所欲为的特权,害怕他们迫害大法的罪恶和丑事被曝光,所以他们一再喊“稳定”,说白了: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维持他们贪污腐败,贪赃枉法的“稳定”。说白了:以前不为人知的幕后黑手--凉山州国安局不过就是这贪腐集团维持“稳定犯罪”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