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河北沽源县恶人对修炼人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修炼法轮功之前,病魔缠身,妇女病、胆结石、盆腔炎,难受谁来真想一死了之,每年挣的钱全吃药了。就在这生不如死的状态下,母亲介绍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一开始,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修炼半个月,身体有了很大转变,后来全身的病不翼而飞了,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象换了个人。就在我陶醉在常人感受不到的修炼之福中时,共产邪党、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开始迫害法轮功,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干部,无视法律和道德,积极配合邪恶,对我们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进行迫害,三天两头到家里骚扰,办洗脑班,非法拘押,判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村干部郝某把我和丈夫与另外几名同修送到乡派出所,分别关押,对我们单独进行非法审问,逼我们交大法书,让我们放弃修炼,我们就是不配合,整整关了我们一天才放回家。

同年十一月的一天半夜,乡干部恶人吴某和村邪党书记李某,领着几个恶人,闯到我家,把我绑架到乡派出所,和另外三名大法弟子一块洗脑迫害,非法关押了三天,不给供暖冻我们,不给饭吃饿我们,最后还强迫要了五十元饭钱。当时,白天黑夜组织恶人给我们洗脑,让我们骂师父、骂大法、写所谓的“三书”(不进京,不炼功,不洪法)。我们一点也不配合邪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喊了三次,邪恶害怕了,恶人吴某上前打我,当他打了我一拳后,自己就抖作一团站不住了,他也害怕了(当时我还没悟到这就是正念的作用),我就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二零零零年春天,县“六一零”恶人和乡派出所所长闫某等闯入我家,逼着我丈夫交出价值三百多元的VCD,至今未还。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晚上九点多,县“六一零”恶人和村大队恶人蹿到我家闯入院子,又敲门又砸窗户,想绑架我。我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一帮恶人没有得逞,灰溜溜的逃走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县“六一零”恶人和乡派出所恶警将正在地里干活的丈夫绑架,我丈夫不顺从他们,遭到恶人拳打脚踢,被打的鼻口出血,满脸红肿(在看守所被迫害了一年后,又被送高阳劳教被所非法二年。丈夫被绑架后,他们又将我弄到村委会办了二十多天的洗脑班,进行迫害。因不让我回家,地里种的菜也没人管,使我家在经济上也受到了严重损失。他们还把我家中价值一千五百元的彩电,VCD抢走,至今未给。

二零零四年十月,我与同修进京发正念除魔,被北京恶警绑架,县“六一零”和公安局接回后,在县看守所迫害了一个多月,其间我们绝食抗议八至九天,遭到灌食折磨。一个月后又被送往高阳劳教所迫害一年。高阳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阴森恐怖,环境恶劣,大法弟子一点自由也没有,除了洗脑就是高强度的劳动,没有休息日,大年初二就让劳动,还不定期的让脱光衣服搜身、搜室,没有半点自由,根本谈不上人权,如不服管制就遭毒打,蹲小号。

今天我将修炼大法以来所遭受的迫害揭露出来,告诉人们共产邪党、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认清邪恶本质,早日脱离邪恶,在天灭恶党之前退出其一切组织,迎接自己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