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亲人同修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五年冬季的一天,我的亲人同修被邪恶绑架了。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头“轰”的一下,但是我马上又镇定下来。我知道在第一时间就是马上通知同修发正念营救。先给离我家近的同修打电话,几个电话都没打通,到同修家里也没找到,我意识到这是我的心太急了,邪恶在干扰。我马上告诫自己不能急、不能急,着急也是执著心。过了一会儿我再打电话就联系上了,同修们都很重视,马上来到抓人现场。同修认为家属应该去要人,我很快和家里人联系上了,并很快和家里人来到抓人单位要人。目地是告诉恶人,家里人已经知道了,另外对邪恶也是一个震慑,同时也可减轻邪恶对同修的迫害

第二天,八点多钟十多名家属来到抓人单位,要求见负责人把事情说清楚。可是没有人理睬我们,只有两个门卫和一个自称管门卫的人。家属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东一句西一句拖延时间,可是不知不觉中那人把抓人实情说了出来。就在这时,楼里出来一个人(一看就是头目)扒在门卫窗台上说:“我们没抓人。”(其实他们同伙已经说出来了,他们还不承认,还在撒谎)抓人单位看家属没有走的意思,家属包括七十多岁的老人已横下一条心,抓人单位必须说清楚,至少承认抓人了,否则就不走了。

下午三点多钟从外面开来两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三个警察,一个门卫说派出所的来了。我当时愣了一下,怕心出来了,派出所的人直奔门卫来了。这时屋里无声,一進来为首小头目说:“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我说:“要人。”我又指着两位老人说:“这是被抓的×××的父母,人家孩子被抓了,家里能不要人吗?”我马上意识到我不能顺着邪恶的话回答,我要变被动为主动,反制恶人。我马上反问到:“你们是哪儿的?”为首的说:“我们是××派出所的。”我说:“你们来这儿干什么?”他说:“这片归我们管。”我说:“你们也没有人家级别高,你们怎么管得了人家呢?”为首的那人自嘲的说:“现在级别又高了。”我和家人态度平和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们听着也有道理,无法发怒,并且伪善的说:“我去问问(其实是和抓人单位商量)。”不一会儿回来跟我们说:“他们没抓人。”我说:“刚才那人已经说出抓人了。”他说:“我再去问问。”

这时师父的法打给我:“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的心象充了电一样,心想:是呀,我做这么正的事谁能动了我呢?我的师父也不让啊!这时抓人单位的头目正式向家属承认人是他们抓的。

回家后大家在一起交流。无论被迫害的家人手里有什么,也无论他做了什么,都不是邪恶迫害的理由和借口,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定要把亲人营救出来,这是没有错的。通过营救还能让更多的人明白迫害真相。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营救,就借此机会向其他亲人讲真相,因为我知道这也是给每一位亲人摆放位置的机会,让更多的人参与反迫害,为他们自己的未来积累功德。

在营救中,我想起了师父的两段法:“然而这上亿的人哪个没有家属子女,亲朋好友,这是一亿人的问题吗?”(《精進要旨》〈我的一点感想〉)“知道你的家人在被关押中减轻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为大法弟子顶着邪恶与危险在反迫害中揭露与震慑了邪恶造成的吗?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也棒喝》)

是师父的法在指导我,让更多的人参与营救。无论什么原因参与反迫害,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好的,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和亲属讲真相比较容易,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修炼前一个个疾病缠身,修炼后一个个身轻体健、精神饱满、轻松愉快。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家庭,家里亲人都亲眼看到了我们平时的表现,在我们身上他们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当我们第一天要人时,姑姑主动提出要跟着一起去,她说:“我这么好的侄女他们凭什么抓?”因当时姑姑刚刚从医院出院,妈妈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而我不这么想,她能遇到这件事,她又能主动参与要人,这从表面上看她是在营救她的侄女,在另一面看她是在配合大法弟子证实法,对她来讲是最好的。晚上表妹也打来电话,我把要人的事跟她讲了一遍,我说:“我不能去上班了,小妹被绑架了,我们天天都去要人。”我去单位时也向单位的人讲要人的事;在街上买菜时也讲,卖菜的人听了真相后也主动要求去帮助要人,还说如果需要就告诉他一声。晚上姨来电话询问事情经过,然后问:“明天几点?我也去。”就这样家里亲属就有十一人参与要人,并且都很主动,有六人几乎每天坚持去要人。

开始的时候只有我们家要人,第三天另一个被绑架同修的家属也来要人。我们在法理上交流,让家属尽可能的都参与,一起反迫害,她也很赞同。开始的时候她带着一个女儿,去了几次之后她的女儿不去了,只有她自己了。有一次我们去省厅要人,很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于是我们找到她女儿家(她在女儿家住),告诉她应该去省厅要人,同时也希望她们家能有更多的人参与。

她女儿和姑爷听完后说是应该去,可她却说:“你们谁也不用去,就我自己去。”开始我不太理解,我的心里渐渐有些不平衡了。几天后听到一个消息,听说他们一起被抓的另一个同修迫害的很厉害,建议同修家属去省厅要人。同修们找到被迫害同修家属交流,希望她们家能有更多的人参与要人反迫害,同时也能减轻里边的迫害。同修的母亲说:“我们家就我一个人能去,他们都是常人,一个女儿上班,一个女儿得早晚接送孩子,我也不能让人家请假呀。”我说:“你的亲人在那边已经生命垂危了,这边连一天假都不能请,相比之下哪个更重要?”说完之后同修的母亲还是坚持自己去,我的心里更加的不平了,再加上每次她去还得有专人照顾她,回去的时候还得把她送到汽车上(年岁大);每次去要人,我家能去五、六个人,而他们家只去她一人。我心里想:她也太自私了,结果越想越不平衡。这时我的妹妹对我说:“你心里不平衡啊?”我知道是师父借她的嘴点我,其实我已意识到没向内找。我开始找自己为什么不平衡,让更多人参与能分担一些压力,不平衡那不就是妒嫉心吗?我反问自己如果她们都不去要人你还去不去?回答当然是肯定得去。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后,决定去掉它。再看同修的母亲时,我觉的她真的很了不起,七十多岁的人顶着刺骨的寒风,冰天雪地的去要人。我在心里跟师父说:我不要那个依赖心和妒嫉心,不属于大法弟子应该有的我都不要。心性提高了,看谁都好了。

在营救亲人的过程中各种人心不断的往出翻,比如有一天我们去抓人单位要人,不一会儿参与抓人的恶人来了,两位老人抓住恶人的衣服要求他给手续(始终没给抓人手续),他指着我家老人威胁说:“你事儿多了!”(他是指有人给他上网曝光)我上前一步到他跟前说:“我看是你事儿多了,你抓完人了,还说她事多了,我看是你事多了。”他一下子愣住了,没话了。然后我非常严肃的告诉他:“如果我家人有个好歹,跟你没完!”我又说了很多话,家里亲人很为我担心,说这样很容易吃亏。我也意识到这是有点争斗心,不够善,我下决心去掉这个争斗心,我求师父给弟子加持。

第二天去要人,我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善,说话一定要祥和,并在心里纯净自己的心态。从去到回来,我没带争斗,也没有怨恨。家里的姨说:你今天挺好的,说话和气,而且该说的也说了。

回来在公共汽车上,同修给车上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讲真相。我一边给他发着正念一边不时的向老人点头表示赞同,老人象发现新大陆似的对旁边的人说:(指我)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善良啊!你看她的眼睛太善良了。下车后他还跟我妈说这孩子可真善良。其实我没跟他说几句话,我就是给他发正念,但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同时我感受到是师父看到了我的提高在鼓励我呢。

在营救的过程中我及家人以及同修的压力都非常大,这个抓人单位很邪恶,经常威胁恐吓“谁上的网?谁发的信?”“告诉你们姐妹别往这邮信了,要抓他们了,都给他们录像了”等等。也有同修建议我别去要人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什么结果。但在这个问题上,我的态度是坚定的。神认准的事会一做到底的,所以我认为对,我也会一做到底。我能体会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修炼。

记得有一次我真的觉的压力太大了,身心疲惫,真想停下来缓解一下压力。这时有两位同修通过另一个同修找到我,刚一见面就鼓励我:“你们做的太好了,我们都看到了,一定要坚持下去。”我说:“你们不知道,我的压力太大了。”同修说:“我们知道,不然你可以换个地方住,减轻一点压力。”早晨和他们一起去要人,同修又说:“我们能帮你做点什么?”我说:“你们帮着发正念吧。”同修说:“那还用说,我们知道消息就开始发正念了,我是说需要配合你就尽管吱声,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临分手时他拍拍自己的胸对我说:“我们的心和你是在一起的。”那一刻我的心暖暖的,我知道我的身后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在无声的配合营救,我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许多。慈悲伟大的师尊太了解我了,在我需要鼓励时总是能及时安排同修来鼓励我,使我能够前行。

在要人的二十多天后,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家里人着急了,人心也出来了,很担心亲人的生命安全。因为我们早已看清了邪恶的本质,知道邪恶狠毒,要么把你彻底毁掉(走向反面),要么置你于死地,这是我对邪恶的认识。作为家里人,我们更了解自己的亲人,他知道自己没错,他会坚决抵制决不会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两位老人急得直掉眼泪,我们也很着急,但就是没办法。我和我们的家人认识到这是亲情在勾着我们的心,我们应该放下这个情,提高上来。当我们想到国外的大法弟子,每天二十四小时在大使馆前静坐、讲真相、发正念、和平请愿为的不是亲情,为的是声援大陆大法弟子,减轻迫害的同时救度众生,并且几年如一日坚持不懈,不带任何执著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想到这我们的心平静了,我们全家人交流后认定:就象国外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在中领馆发正念一样:人一天不出来,要人就一天不停止。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亲人同修终于被营救回来了,见证了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从中我体悟到:坚信师父坚信法,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