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劳教所要人的过程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师父发表《彻底解体邪恶》的经文,是给全世界大法弟子整体提高的一个机会。我想我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更应该走在前面,不但要加强力度发正念,彻底解体清除邪恶,积极到劳教所去要人,使邪恶尽快解体。它们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有被解体清除的份。建议同修快行动起来。

我个人体悟,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体现出一个信师信法的问题,我们做出的事成功的大小,也就体现出信师信法程度的不同,得到的结果也不同。

下面我将与同修到劳教所要人的一点体会与过程写出来,可能对今后同修去要人有一点帮助。

一天我与同修到昌乐劳教所去要她丈夫。下车后同修问我,你心里想什么?我说什么也没想,就是来要人。她说她带着气恨的心,我说你不应该,师父要我们对邪恶要清除,但对人要善,同时还要叫我们修好自己。

说话间我们到了劳教所,他们有四人,两男两女接待我们,我们一进屋,他们就说,他(指同修丈夫)在这里很好,你们不要再来了,来干扰我们工作。同修说现在有活体摘取器官,我不放心。他们一听马上群起而攻之,这个说不可能,那个说胡说八道 ,另一个接着说根本没有的事,简直造谣。

我一看他们气势汹汹的那个样,就笑着很和善的对他们说:“既然世界上都曝了光,我想它不会是假的吧,既然全世界曝了光,我说它一定是真的。”我这一说他们四人哑口无言,都在静静的听我们讲。

讲完后,我就对着一个态度最凶的年轻干警说:“因为人站的角度不同,说出的话也不同,反过来你站在她(指同修)的角度上,你又会怎样呢?现在她的儿子面临高考,她本人又没有工作,平时指望她丈夫修理自行车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可是她丈夫被关在这里一年多了,家庭生活没有来源,她能不着急吗?”那年轻干警点头称“是。”

接着我又说:“你们说他在这里很好,她来过两次都没有见到他,你们知道她回家后几天睡不着觉整天流泪吗?尤其是揭露出中共活体摘取器官,她能对自己的丈夫不担心吗?你们说他在这里很好没挨过打,谁又能证实呢?我的女儿当时被送去王村劳教所,说是叫她学习学习,不会对她怎么样,可是关了四十天叫我们家人去接她说是保外就医,可是我们接回家一看,精神恍惚,浑身打的紫黑。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学习学习?还有陈子秀曾经和我关在一起,结果被活活打死,这不也是事实吗?我们来到这里见不到他,你们是把他转移了呢?还是迫害了?还是把他怎么了?我们心里没底。”

说这些话时,虽然面带笑容,但是真的是语气很重。他们赶紧说:“不会不会,等回家了你们就知道了,不会骗你们的。”我又面向一位负责人说:你的孩子也面临高考,你让孩子安心学习,多给孩子增加一些营养,尽量想办法照顾好孩子。他说是啊,我又说父母对儿女的心都是一样的,可是她的孩子现在就得不到父亲的关爱。他说快了,我说但愿如此。他们的态度大有转变。

在回家的路上,我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一个是分别心,没有把他真正当成自己的事,觉的还是在帮同修;再一个就是对亲情的挂念,因为我的小孙女上幼儿园,都是我接我送,怕回家晚了。同修回到家也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怨恨心、对亲情的执著。过了五、六天劳教所打电话叫家人去把她丈夫接回家。

通过这件事使我认识到,不论做什么事的过程,都是自己修炼的一个过程,也是自己去掉执著心的过程。所以我们应该始终保持一个慈悲祥和的正念之场。这并不是表现我做的怎么好,而是为了以后要记住,不论在任何环境,做任何事情都要用法来衡量。在今后的正法進程中少受损失,平稳的走好最后的一步。

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