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国际人权组织营救我的丈夫杨建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五日】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基本人权。在我国宪法36条对信仰自由也有明确规定,所以信仰根本不存在犯罪问题。一个人信仰什么完全是他自己有权决定之事,信神也好,信进化论也罢,应当是宪法保护的信仰自由范畴。众所周知,法律只能调整人的行为,而不能处罚人的思想。然而中共已把“法律”滥用到根本不属于法律所应该适用的范围,从这一点上说,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中共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的镇压从一开始就是非法的。

可是中国的公、检、法早已沦为中共的统治工具。近八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使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无处申诉,正义得不到伸张。今天借世界人权大会召开之际,我为在河北冀东监狱遭受迫害已绝食400多天,生命已危在旦夕(据说拔掉氧气,人可能就完了)的丈夫杨建坡紧急呼吁,望国际人权组织及善良的正义之士伸出你们的援手,营救我丈夫和所有正在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谴责中共严重侵犯人权的暴行。

我丈夫杨建坡,今年45岁,个体经营者,家住在河北廊坊市荣福街集宁里小区11栋3单元101。他是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此以前他曾是一名因打架斗殴三次进过看守所的人,得法后,他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从此判若两人,改掉了一切恶习,走向新的人生之路。

在1999年7月20日,没想到这么好的功法,一夜之间被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出于一己之私给非法取缔,这使我们无法理解,万分困惑。于是我们在1999年9月5日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个公道。

1999年10月28日我与丈夫被抓回,我丈夫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53天后,被非法劳教3年,送往廊坊万庄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又被转往高阳劳教所。

在这些地方,他受到了各种折磨与迫害。在看守所整整被铐了53天,大小便都得别人帮忙,因绝食又被上大板。在廊坊万庄劳教所每天20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用木棍子打屁股。在河北高阳劳教所,我丈夫因不“转化”被铐在露天的地环上,白天太阳晒,晚上蚊子咬,把电棍插到嘴里电,期满还不放,绝食抗议60天,生命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回来后,因向世人讲自己受迫害的经历,杨建坡又被不法人员抓捕迫害两次。

2003年3月30日晚,我丈夫在唐山被恶警绑架到丰润区公安分局一科,恶警搜走了他携带的一切物品和6000元人民币。恶警把他绑到铁椅子上,然后用直流110伏的手摇电话机电他,夜间还不让他合眼,就这样折磨了他三天。三天后,他被劫持到丰润区看守所,吴所长就指使恶警毒打他,打的他臀部血肉模糊。38天后他们看把他折磨的快不行了,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

2004年2月20日下午,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分局非法闯入家中,又把他绑架。当日再次被送进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杨建坡被抓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后,一直绝食抗议江集团及其帮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由原来180多斤的体重,锐减100斤,释放回家时仅剩80多斤。

当杨建坡老母亲听说儿子又被非法抓走,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几年多来我们一次次被绑架,双方老人就是在这种担忧和惊恐中熬过来的。我那74岁的老父亲常常半夜坐起来哭,导致脑血栓住院抢救,在医院住了一年多,临终时还是放心不下我们。作为儿女上我们无法孝敬老人,使老人整天为我们担惊受怕,下不能照顾儿女。几年来,两个孩子由双方父母各照顾一个。

谁没有妻子儿女,谁没有父母兄弟,谁不想过幸福的生活。大法弟子只是修心向善,做好人,不参与政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究竟有什么错!却遭到如此残酷的迫害。

几年来,我18次被非法绑架,每次都绝食抗议,多次都是生命垂危时被人用担架抬出来,或被人背出看守所的。身体被折磨的极度衰弱,无法工作,家中没有经济来源。全家四口人靠双方父母、兄弟姐妹每月省吃俭用给拿出生活费来维持生活,仅那次被抄走的现金就有两万多元钱,都是大家给孩子上学凑的学费,这不是明目张胆的侵占公民的私有财产吗?这不是执法犯法吗?这和土匪打家劫舍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不过,这比土匪可厉害多了,土匪抢完了得跑,这连跑都不跑,因为有邪党的政府给他们撑腰。

光从1999年到2006年,我家被各地公安抄走的现金、货物、车辆大概就有八万多元。另外,在2004年2月20号,我家开快餐店时,广阳区公安分局无故把我丈夫杨建坡从家中抓走,警察从我家抢走做生意的货物价值3万多元,并把我家保险柜撬开,拿走里面所有的东西(因几年不在家,里面有啥我们也不清楚了)。丈夫再次被非法劳教,我们的餐馆被迫停业,无任何法律手续,又造成上万元的损失。

没办法,我们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贷款买了一辆箱式货车开始搞运输,就这样,我家又增加了11万元的贷款,为了还清贷款,我们夫妻在2005年4月决定把房子卖掉,可是身份证被廊坊市广阳区国保大队抄走,几次要都不给,只好去廊坊市北门外派出所补办,可谁料到,补办的证件还不等我们去取,又被广阳区国保大队拿走了,房子没有卖成,又造成几千块钱的损失。

2005年11月底,我丈夫去内蒙送蔬菜水果,因他和人们讲真相,被内蒙古正蓝旗哈叭嘎警察非法扣押3天,造成经济损失7千多元。

2006年2月5日,杨建坡等人依法向政府官员反映王少秋因无辜遭绑架给其家庭带来无法生活的困境时,再次被非法劫持。我丈夫杨建坡从被非法关押到现在一直在绝食抗议这种侵犯人权的非法行为。在四个月食水不进身体极度衰弱的情况下,廊坊的执法部门没有通过开庭审理等任何程序,就非法将我丈夫秘密判刑六年,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当时,我家正在做服装生意,家里还有1万多元的冬装急需出售,可是廊坊公安局把我丈夫非法判刑,又使家里遭受1万多元的损失。

2006年5月28日,我们收到唐山丰南区冀东监狱四支队中心医院对杨建坡的收监票。当时廊坊市市医院、中医院、广阳区医院等都因其身体衰弱,下过多次病危通知,说生命随时受到威胁。那时我丈夫已经无法正常生活,一切行动都需要别人照顾,按照有关条例即便是犯人也不能收监。可是廊坊那些恶人们根本不管我丈夫的死活,硬是把无辜的丈夫送进了监狱。

6月份我们去看望他时,是由监狱的犯人用手推车推出来的,双目无神,几乎无法说话,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手脚冰凉,没有一点血色,并且心脏难受,骨瘦如柴。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我们万分担心杨建坡的情况,他那年迈的父母更是焦虑万分,日夜难眠。焦虑中我和侄儿、妹夫于2006年11月30日又去冀东监狱要求探望,可是狱方以没有身份证和不是直系亲属为由不让见。当我们问人怎么样时,医院的政委李政云搪塞说:“还那样”,并一再强调:“我们尽力了,人要死了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其他人都躲躲闪闪,谁也不见。而且,他们还给本地公安打电话让把我们抓走。

后来我和孩子又十几次去冀东监狱要求放人,他们不但不放,而且连见都不让见了。我们一问杨建坡的情况,他们就说“好着呢,好着呢。”还说:“有情况会通知你们。”直到2007年新年前可能人快不行了,冀东监狱的警察急匆匆的来到我家,让我们签字,说给杨建坡办“保外就医”,过几天就把杨建坡送回家,结果到现在人也没送回来。年后,二月二十七日我和两个孩子再次来到冀东监狱要求探望,(还是不让见),并询问他们为何没有把人送回?四支队队长郝宝新说:年前杨建坡是生命垂危,我们给他请了专家会诊,并给他制定了一套完整的治疗方案,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回去吧。实际上他们是在欺骗我们。据说现在杨建坡只靠氧气维持,如果氧气一拔,马上就会出现危险,所以他们怕担责任,监狱也不送,地方也不去接。他们就这样草菅人命,想害死我丈夫杨建坡。

我丈夫杨建坡说真话无罪。我只好向全世界的好心人和国际人权组织控告廊坊不法警察的犯罪行径,释放我丈夫杨建坡以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老百姓一个公道。特别是当我们家人得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滔天罪恶时,在感到万分震惊和愤怒之际,更加担心杨建坡的生命安危,担心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危!

因此当我得知国际人权会议正在召开,我多么希望它能够真正起到维护人权,促进人权发展的作用,特别希望通过我丈夫杨建坡和法轮功学员因信仰真、善、忍所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的事实,让世界人们认清中共恶党反人类的邪恶本质,严厉谴责中共严重侵犯人权的暴行,伸张正义,营救和声援在中国正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营救已绝食400多天,随时都可能被中共夺去生命的杨建坡。

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联合起来,共同制止中共的恶行,早日结束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近八年的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