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掩盖不了事实 真相面前人人平等

评中共驻丹麦大使谢杭生给奥尔胡斯市长的信暨驻丹使馆的声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六日】近一、两个月来,在丹麦第二大城市奥尔胡斯,出现了由市民和政府官员广泛参与的、关于中止与哈尔滨的友好姐妹城市关系的讨论。

事情的起源是在奥尔胡斯派出了代表团访问友好城市哈尔滨以后,一个当地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网络”向市府投书,揭露发生在哈尔滨的严重违反人权、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该组织提供了大量详尽的资料,对哈尔滨市在近八年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中,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给予了全面介绍。例如,根据明慧网资料库的不完全统计,在全国三十多个省份中,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高达三百七十八人,占全国迫害致死人数的第二位。其中有三分之一案例发生在其省会哈尔滨市。在“法网恢恢”网上,有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量具体案例,包括日期、时间、地点、情节、罪犯姓名及证人等等。有关哈尔滨的证词,长达A4纸张五百页。这些目击证人的证词描述,包括电棒电击、强迫灌食排泄物,以及无数其它残忍的酷刑方式,有具体地点、时间、人名及迫害事实的案例。罪行累累,惨不忍睹。

在八年迫害中,因迫害致死人数最多、手段最残忍而恶名昭彰的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及哈尔滨女子监狱,都坐落在哈尔滨。近两年来,被全世界关注的,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也在这些地方发生着。哈尔滨市长石忠信曾经在一次公开演说中宣称:哈尔滨已经成功的“打击了法轮功”。也就是他对他个人及当地官员实施的这种,从纳粹用来对付犹太人的残酷手段后就不曾再见过的邪恶罪行,毫不羞耻的供认不讳。

“中国人权网络”向市府官员提出,作为热爱和平、自由,珍惜生命、尊重人权的丹麦人民,我们是否仍然应该沉默不语,与这样的刽子手握手言欢?

事实揭露后,善良、正义的奥尔胡斯人民沸腾了。一时间,当地各大媒体大篇幅介绍迫害真相,几乎所有的当地官员与市民站出来纷纷表态,所有的人,无论地位高低,一致说: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罪恶。

就在这样的形势下,沉默了多日的中共驻丹麦大使谢杭生,在三月一日寄给奥尔胡斯市长一封信,并附有中共驻丹麦大使馆的一纸声明,以及早已被加拿大独立调查员批驳得体无完肤的、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去年抵赖活体摘取器官罪恶的声明等等。

在信中,谢大使把发生在哈尔滨的酷刑迫害和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说成是“谣言”。谢大使以大国压小国的蛮横口气说,“这样的谣言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侮辱了十三亿中国人民。”且不说中共独裁政权没有资格代表中国十三亿人民。因为十三亿中国人民,真正相信这个独裁政权的,不骂中共暴政的,现在在中国可能找不出来;哪怕是那些为邪党歌功颂德、跟着它跑的人,也没有一个是发自内心相信它,把它冠冕堂皇唱高调的洗脑宣传当真话来听的。相反,他们只不过是因为和这个谎话连篇的邪党贪赃枉法、男盗女娼的私利捆绑在了一条贼船上,只好言不由衷的出卖良心。

实际上,包括谢大使本人都知道,中共在世界上声名狼藉,在各种人权指标上排名末位。与任何自由民主国家首脑举行会谈,都要面对要求改善人权状况的尴尬局面。中共头子到任何国家进行国事访问,都如过街老鼠般受到大批民众抗议。中共这种不得人心的坏名声,绝不是任何其他力量有意丑化可以达到的。就是中共这个反天、反地、反人类的恶党,在自暴其丑。

在谢大使的信和驻丹麦大使馆的一张纸的短短声明中,他们用充满恫吓的语言写道:他们有责任告诉奥尔胡斯市,中共严格遵守国际公约,从来不用没有签字自愿捐赠器官者的器官做移植手术。他们把这说成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所散布的“谣言”。

那些诬蔑性的语言、词汇,人们早已在去年中共驻加拿大使馆的声明中似曾相识。当在丹麦的中共使馆官员抄写加拿大使馆的公文时,不幸忘记防备的是,早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有一个全世界聚焦的新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健夫,一反以前这么长时间“一概否认”的表演,公开承认中国的移植器官主要来源是死刑犯。根据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愿意自愿捐赠器官的人是极其少的。让所有的死刑犯都成为了自愿捐赠器官者,那只是自欺欺人的低能把戏。可是不巧的是,这个中共高层出尔反尔的表演,正好直接反驳了谢大使的以上声明。中共所谓的“遵守国际公约”的谎话,被自己戳穿了。这几乎就是当场打了大使先生一个嘴巴子。在智慧的丹麦人那里,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大使先生的信就在第一时间里,失去了欺骗的作用。

当然明眼人早已看出,黄健夫的主动承认,是为了转移视线,掩盖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欺天大罪。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国内器官移植案例直线增加,各大医院为招揽国外病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以牟取暴利,各器官移植中心与医院的广告、网页竞相攀比,比比皆是“手术成功、器官丰富、等待时间极短”等诱人许诺。

二零零六年七月,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及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公布了一份关于中共活体摘取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今年一月三十一日他们又发布了一份增补报告。据他们的调查,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期间,除去中共现在不得不承认的死刑犯作为器官来源以外,大量用于移植的器官来自何处,中共至今无法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根据两位调查员的估计,事实上,中共这些年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活体摘取的器官达四万一千五百个,甚至更多。

如果说谢大使真的愿意认真驳斥“谣言”,就必然能够对以上指责做出“义正辞严”、有理有据的反驳。这么严重的指证,岂是靠几句吓唬人的大话就能解决了的?

当然,我们可以理解谢大使及声明起草人的心态。当手握真相时,人们可以滔滔不绝,详尽再详尽地与他人分享真相所代表的真理。而一个撒谎者,即使是能言善辩者,也会在众目睽睽下,胆怯心虚,顾左右而言他,空洞无物,只能给自己壮胆而虚张声势。

如果谢大使真的忠于职守,愿意在丹麦人民面前,证明他所言不虚的话,一个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目前全世界各大洲都成立了赴大陆迫害法轮功真相调查团。欧洲调查团也于二月三日在伦敦成立,也有正直的丹麦人参与其中。只要谢大使行方便,开大门,帮助调查团里的丹麦成员顺利得到签证,到中国进行不受任何限制的独立、客观调查,所有法轮功的“诬蔑”岂不能在一夜之间澄清?可悲的是,中共害怕的就是真相大白于天下,世界各国的调查团成员去中共使馆申请签证,至今没有一人得到,原因不言自明。当然谢大使也没有胆量提供这个方便。事实上,谢大使心知肚明,他的声明经不起调查,本来也做不得真。在中共的暴政下,人人都得被迫出卖良心换得一杯羹。为了头上的乌纱帽,心灵不得不扭曲,说谎话的本领成了必需的为官之道。对此,谢大使自己内心必然更有体会。

其实,在真相面前,人人平等。因为每一个人的良心都必然在真相面前受到公平、无情的拷问,善恶有报是天理。作为中国人,我们从自己悠久的文化传统里,得到过神给我们的这样的启示。对于已经走出了中共红墙,生活在西方自由世界的中共官员来讲,了解真相易如反掌。如果了解真相,却去助纣为虐,做一个中共邪党迫害、欺骗、毒害人的工具,其实就是把自己送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每一个人需要三思、再三思!

自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九评共产党》巨著问世以来,共产邪党如被点中哑穴,对“九评”所揭露的一切不光彩历史事实,无法辩驳,毫无招架之力。这已经清楚的告诉人们,共产邪灵气数已尽,天灭中共是历史的洪流。

如今两千万国人已经冲破重重封锁,勇敢宣布与中共决裂。如果说,谢大使与中使馆官员,为了乌纱帽的现实利益,曾经不得已跟着邪党撒谎、欺骗与迫害无辜。但是神的慈悲是博大的。如果谢大使等人从今开始,洗心革面,将功赎罪,与邪灵决裂,保命的机会仍然还在。是跟着邪党作垫背,一起走向毁灭的地狱;还是及早抽身,退出中共以保命,何去何从,时间与机会瞬息即过。这是比保乌纱帽更现实、紧急的切身利益。时不我待,如今共产邪灵的根已经拔起,你们还在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