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九评》 摆脱恶党邪灵的挟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事情发生在2005年的复活节前后,刚看了《九评共产党》,我心潮澎湃,难以平静,几乎无眠。虽然从邪党开枪杀害学生的那一刻起,就怀疑它的“伟光正”,至今与它分道扬镳也是有些年头了,可是从来就没有如此震惊地认识――它的起源、它的基因、它的历史、它的纲领、它的本质以及它的手段从来都是“黑伪邪”,而并不是什么变坏变质的问题。

面对着这篇铿锵有力的檄文《九评》,我的内心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方面我知道了邪党的罪恶和毒害,为自己及我们全家老少几代多年来的“效忠”、工作和利益感到羞愧、自责和遗憾。可是另一方面却觉的自己能够有今天,还是与它的栽培有关;家里老人和兄妹们能有今天也是它的恩惠。所以,不跟它为伍――退出来就行了,让我去反对它,心里难以坦然,难以决断。

当这个想法占上风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头戴着黑礼帽、身着黑礼服的“人”(看不清脸),它紧紧地抓着我的左臂死死不放,我挣扎着甩了几次臂,却摆脱不开……这时看到表姐和同学站在那里,我急忙地大声向她们喊道:××姐姐,救救我!喊声惊醒自己,莫名其妙的恐惧和孤独笼罩着我;同时也懊悔莫及,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恩师在挽救着芸芸众生,除此之外,再没有谁能救我。

接着第二天的上午,开始尿血。执迷不悟的我以为这是消业,没有反思自己的私念。接连着血尿一个星期也不见好,本来心性就不高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健康有问题,能不能真的有什么毛病了?此念一出,左肾区开始时不时地隐隐作痛,闹得心烦意乱,难以专心致志的看书。一天夜里,尿血症状只增不减,丈夫执意要陪我去检查,我不再拒绝,随即来到医院,折腾了大半夜,除了血尿,也没别的结果。

“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恩师在《转法轮》说的这些,正是我此时此刻的真实感受。

既然九评让我认清了恶党的邪灵本质,为什么不能在法上摆正自己呢?我意识到:尿血是由于自己在对待邪党的问题上自私自利、患得患失,懦弱的向邪灵妥协,给了它要继续掌控我的口实。作为大法弟子,跳出这不实的感恩和恐惧枷锁,放弃对邪党的留恋和幻想,才能从根本上肃清邪党的流毒,摆脱掉邪党的挟制。

当我认清那黑衣人是邪党的一种表现形式时,血尿马上停了,所有症状也随之消失。为此尚未修炼的丈夫也受到很大的震动。我也明白了,我们修炼人传《九评》不是为了反对中共,也不是为了打倒它,我们不是为了这个,它也不配。我们传《九评》是为了救更多的百姓,让他们明白认清中共之邪恶,发表声明退出邪党的一切相关组织。天灭中共,我们不能眼看着被它欺骗的广大民众跟着它走向毁灭。我们就是要让老百姓看清中共之邪恶,脱离它;我们就是要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