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亲人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前几天跟一位同修交流,同修说:“为什么甲同修的亲属(未修炼)就能把他要回来,乙同修的亲属(未修炼)就没把他要回来,还是亲属在其中起了关键的作用。”而且说她身边的一些同修都是这么认识的。我自己不认同这样的说法,我把自己营救亲人的体会写出来,旨在和大家共同提高;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家属在被绑架前,我们处于懈怠的状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懈怠,麻烦也不断的出现,工作上的,家庭中的,让我们应接不暇。当时没有及时从心性上找原因,为解决麻烦而解决麻烦,牵扯很大精力,修炼上就更加懈怠。同修为我们着急,多次提醒我们,我们自己也着急,可就是精進不起来。

就在这种状态下,家属被绑架了。在同修整体配合下,家属很快就堂堂正正的回来了。为什么家属这么快就能回来?我体会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整体配合

师父讲过,“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在讲法》)

家属被绑架后,有的同修及时在明慧网上曝光,并跟踪报道,直到家属回来;有的同修发正念,贴不干胶,寄真相信件,打电话;有的同修和我交流,帮助我在法理上提高,并配合我和哥哥(未修炼)去要人。这一切有力的震慑了恶人。我去派出所,后来哥哥去国保大队,我们都感觉到警察很害怕,其实就是他们背后的邪恶生命及因素被大量清理了,邪恶在胆寒。

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本地区大法弟子也修炼的越来越成熟了。有同修告诉我,她以前给别的被绑架的同修发正念时,带着很强的急于让同修回来的心,而这次给我的家属发正念时,已经把这颗心放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心里稳稳当当的。另一位同修告诉我,她以前总觉的发正念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这次也有了正念,相信一定能把我的家属营救回来。

同修说,就连常人都问她,“某某某回来了吗?”同修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到处贴的都是呀!”

二、当事人的提高

家属回来后,跟我交流了他的心得。他说,在看守所,他想起师父说的《别哀》,先向内找,看看自己问题出在哪,导致被邪恶抓住借口迫害。他发现主要还有求安逸心、干事业的心,常常不能静心学法,学法、发正念也常常犯困,讲真相做的也不如以前那么用心。找到这些后,他基本上是天天长时间持续发正念、背法,从心里真正的认识到,只有在法理上清晰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同时,他也认识到无论自己身在哪里都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所以在空闲时间他就跟犯人讲真相,劝三退,而全屋里的犯人除了一人,其余的人都声明三退了,也有人跟着学炼功动作,背《洪吟》等。

这个过程也暴露出我很多问题和人心,最大的问题就是法没学好,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最大的人心就是急于让家属回来的心。由于法理不清,不能事事都把基点放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经常为了营救家属而营救家属,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虽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但那是整体的配合弥补了我在这方面的不足。如果没有这个整体,我还不知道会摔多大的跟头,这方面我已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这里就不详述了,我主要想写一下对慈悲救度警察的体会。

家属被绑架后,我请同修在明慧网上曝光,当时只是想到曝光邪恶是师父讲的法,却没发现自己抱着仇恨警察、跟警察对着干的心。由于自己心态不纯正,加上家属的情况被持续报道,当同修告诉我已经引起邪恶的注意时,我的心开始不稳了。

这时,我知道了绑架家属的直接负责人,要不要曝光呢?我在犹豫着。同修给我送来了一个和我有相似处境的同修写的营救亲人的体会,同修的慈悲让我落泪。她说,警察是最可怜的,他们生活在夹缝中,旧势力本身就定下了要淘汰他们,所以才让他们对大法犯下那么大的罪;而我们常常会因为警察对大法弟子行恶而对他们抱着仇恨的心,其实是在往绝路上推他们。同修还讲了他们去教养院要人的经历,当他们跟警察针锋相对时,警察也很蛮横;当他们站在警察的角度考虑问题时,警察也开始替他们想办法;当他们不带任何观念的对警察讲真相时,警察哭了……看完同修的体会,我的心被一种慈悲的力量包围着,没有了恨和怕。我把那个责任人的情况告诉了同修,我知道我给他曝光是为了让同修给他讲真相,是为了救他。包括后来给警察写劝善信,我们的基点都是放在救度警察上,家属能不能回来已经是第二位的了。

三、亲人的救度

家属被绑架后,同修让我告诉家属的父母和哥哥,我以怕老人上火为理由不同意,其实是在掩盖怕他们说我的心。哥哥后来还是知道了,从外地赶过来。由于这几年持续的跟哥哥讲真相,哥哥对大法有一定的正确认识。我给哥哥讲了警察如何栽赃陷害别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亲人如何正念去要人,告诉他在警察面前一定要站在我们这边,为我们说话。同时,同修无私无我的言行给哥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哥哥在这个过程中很好的摆放了自己的位置。

家属回来后,我跟他谈到哥哥的情况,家属指出了我的不足。原来家属还有一个哥哥,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我因为他以前怕我们的事情牵扯他对他不满,一直用人心排斥他,使得他们一家对大法有误解。家属本来是想让他过来,在处理事情的过程中改变对大法的误解,增强正念,从而得到救度。因为我的人心,使这个生命失去了这一次机会。当我意识到亲人的参与是对他们的救度时,我给过来的哥哥挂了个电话,告诉他在亲朋好友面前也要站在我们这一边为我们说话,不是维护我们,是因为如果他们对这件事情有不好的认识,对他们是有害的。哥哥听明白了,他说,“我说了,我说你们都是好人。”

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说,“人明白了真相之后,知道了这场迫害如此邪恶后,人当然知道怎么去做,在这之后你要求他给予的支持,对这件事情怎么做,就是他在选择未来。”

哥哥只是起到了把坏牙拨拉下来的火柴棍的作用。而家属这么快就被营救回来是因为我们走正了路,圆容了师父所要的,大法法力的自然展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