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用征签方式劝三退的修炼体会及建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海外修炼有许多优势,比如有那么多讲真相的项目组可以参加。但是我体会到正因为此,可能我们有些同修对于在街头给过往陌生人直接开口讲真相这种方式不太珍惜。觉的反正在做着很多证实法的事了,不一定再做这个。

我自己过去曾经在外给所有遇到的华人发资料及尽量找机会讲真相。但是却没有坚持,一是因为曾经观望过几个很精進的学员,看他们也没有这样做,觉的也许不需要这样,还找借口说海外华人有大纪元报可看;二是想为自己执著于面子的心及怕心找保护伞,怕别人的态度刺伤自己。结果时间长了,就习以为常,再开口就更困难了。后来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我感觉比讲大法真相更难。

半年前,与从前国内一位很熟悉的同修交流,才发现自己早已远远落在正法進程后面了。这位学员经常利用上街的机会随时开口劝三退,常常是一趟能退好几个。这在我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因为在我的观念中,劝退挺难的,要说很多话对方都不一定退,对陌生人三言两语怎样讲退呢?后来就搜索明慧网上的同修劝退交流,看到很多国内学员都做到了三言两语开门见山的劝退陌生人。

我想其实正法進程及天象已经到了这一步,既然同修能做到,说明不难,但我自己的观念却阻碍我,使我被困难的假相所障碍,而产生严重的畏难心态。我尤其担心别人不理解“天灭中共”及“抹掉兽记”等说法,觉的说的太高了,而大多数华人都是无神论啊,越这样想越感到难以开口。即使开口了,内心不是感到自己是在救度对方,是在做最严肃而伟大的事情,而是带着各种心:怕被对方拒绝、疑心、怕丢面子,甚至在还没开口之前,就先感觉别人接受不了。总觉的这是个复杂而敏感的话题,必须细谈才讲的清。再深挖下去,发现居然是对法的信念不坚定,首先问问自己,我真的坚信有大劫难淘汰被打上兽记的人吗?如果相信的话,是真的感到救人的紧迫吗?如果真是这样想,那么自己的区区面子和对方的性命比起来算什么?并且其实正法進程已经在微观推進到了这一步,众生明白的一面完全能接受,反而是自己执著不放的人心及人的观念接受不了。

后来又听说几位多伦多当地的学员也是随时开门见山劝退,效果也不错。一位老年同修常常直接说到“天要灭中共、大难来临、三退能保命”等话题;一位年轻同修则先谈到中共的贪污腐败,進而请人们支持一下三退大潮,许多反感中共的人都同意退,整个过程很自然。听他们交流一些经验后,我也决心要突破自己这种状态,利用等车及乘车的机会救度有缘人。那么光是给对方材料显然是不够的,一定要开口说话,对方才有退的机会。

记的刚开始下决心这样做,怕心和观念马上猛烈反扑。令我上到地铁里,真希望旁边没有华人,能让我不用开口。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去上前和两位华人搭话,当时感觉自己表情僵硬、内心紧张,拿出印有劝三退的真相资料告诉他们“请看看退出党、团、队保平安的介绍!”他们没多说,笑笑收下了。一路上遇到七八个人,都是这样边讲边给资料,他们基本都没有回应,但是态度都好,也认真看资料,这给了我很多鼓舞。

第二天出门时,怕心又返出来,一路都找各种借口没讲。最后到达地铁终点站,我快速的递给旁边一位女士资料,告诉她这是三退保平安的介绍,然后飞快“逃走”。没想到她在我后边追着问我是否炼法轮功,态度非常好,聊起来原来她母亲也是大法弟子。我想起之前我还一直觉的她的面相凶、会拒绝我,真是自己观念生出的假相。但是师父却用这种安排帮我一步步突破怕心,让我看到众生等待救度的心。

有了开端,我觉的挺好。可是我发现和人们碰面的时间太短,来不及说太多。可是该说的主要信息如果不到位,也很难将对方劝退。我试着模仿同修的方式,先聊家常,再聊到三退,还是觉的时间不够,并且我也非常不擅长和陌生人拉话,做起来生硬不自然。后来我试着做一个三退签名表,将主要内容(包括退出人数、天灭中共、三退保命、藏字石等简介)写上,请对方签个小名支持三退大潮。做好后头两天,分别在路上请两个华人签名,他们都签了。我开头先问对方是否从大陆来,然后就递上表格请对方签名,他们都很仔细的看内容介绍(因为希望对方完整看完,所以写的很简短),他们看时,我就安静的发正念。第一个人问我:“真有这事吗?”我就拿出印有藏字石图片的资料指给他看图,说:“古人不是说,宁可信其有吗?再说退出又不花你的钱,用小名也不影响你安全,保平安不好吗?”对方就马上签了。另一人看完后立刻说“我要签名”,更加痛快。两个人都是从我搭话到看介绍到签名退出不到三分钟。征签过程让我感悟到了一段法理:“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更加鼓舞了我。并且我认为,海外的很多华人已经看过大纪元,了解三退的事,看过我们的晚会。但是有很多人是属于既不反对退出,也不主动去网站退出的那一类。这样的人大有人在,他们就象我们已经播种好了的庄稼等着我们去收割一样,我们在一走一过中的劝退就是在收救这部份有缘人呀。还有,虽然我们的媒体已经刊登了足够多的三退介绍,我们的声援三退的游行也震撼着人们的心,但是这些却都代替不了我们直接向人们开口劝退。记得新年晚会推票时,同修曾经交流过,虽然我们在很多媒体上登了介绍和广告,声势做的很大,但我们不能依靠和指望这些,还必须去人群中亲自推票,因为那溶入了我们的修炼,也是最好的救度有缘人的机会。

想到现在大纪元上日退三四万,离要求还差的很远。虽然我们现在在当地也有固定地点的街头退党服务中心,但是毕竟数量有限。我想如果我们每个同修都不错过和华人相遇的机会,这就好象是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个流动的退党服务中心,让这样的流动中心遍地开花,让华人凡是遇到我们都有机会听到看到三退的事情,也有机会当下为自己做出选择。这样即便不退的人也会渐渐感到三退离自己不遥远,很平常而且很普及。这样做不仅是这个空间多了一些退出的人,大家动心所带动另外空间的变化会起到更大作用。我感到这件事不是某个项目组的事,而是所有同修的事。而且做任何项目的同修只要有心都能做,还不占用任何时间,因为只是在路途中随缘而做,而且只要有心,师父就会安排机会将你的有缘人带到眼前。我们需要的只是放下观念和怕心。我现在对于从前最害怕的被人恶语相加的执著是这样看的,首先要相信我们遇到的大部份人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有缘人、能够被救度的人,只是看似偶然。其次,即使遇到少数不理解的人刺激到心里难过时,就当作是修炼提高心性的机会。

个人觉的用签名表的形式有几点独特的优势:1、有契机开门见山切入劝退话题,即使对方不退,也可以继续聊下去 2、对方读完简介不到一分钟,给有缘人快速退出的机会 3、在公交车、地铁噪音大的地方,读比讲话更有效率 4、还适用于口音重(有时对方听不懂),或者不会讲国语(或广东话)的同修抓紧劝退。5、对方看材料时,是我们绝好的发正念的机会,千万别消极等待。6、将劝退过程简单化,方便更多同修参与(因为大多数同修对于征签的形式都不陌生) 7、即使西人同修也可参与,最后只需用英语问清楚对方是党员还是团员或队员即可。

我做的征签表格上面有两段话如下,供大家参考:

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时报》发表了社论《九评共产党》,引发两千万人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目前每天声明人数还在以三至四万的速度递增。远离中共的残暴和腐败已成为民心所向!请签上您的名字(可以用小名或笔名)支持我们的三退大潮!我们将上大纪元网替您发表声明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中国古话说“善恶有报”,中共在掌权后的历次运动中(如: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等)杀害八千万无辜百姓,必遭天惩。很多中外预言中都提到了加入它相关组织的人都被打上“兽记”,将来天灭中共时,抹掉兽记的人才能保命。声明三退是抹掉兽记的办法。对应上述预言的一件真实事情: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平塘县发现了二点七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中共多家媒体都报道了此新闻,但不敢提到“亡”字。请您签名,支持远离中共的民心所向,也为了您未来的平安!

以上是我的一点劝退体会及建议,供大家参考并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