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法理指导我冲破一关又一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当我拿起笔来写这篇心得文章时,心里非常难过,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因为在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下,在家里的干扰下,在人心驱使下,我走了一段很长时间的弯路,回想起来真是又痛心又难过,实在对不起慈悲的师父对我的苦度,更对不起大法。

说句心里话,失去了大法,象失去了灵魂一样。回想那段时间,随着我脱离了大法,觉的人生中的一切似乎都处在苦难中,一切都无法解脱一般。就在这万般焦急的时候,二零零三年八月,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终于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我觉的我又能得救了,心中无比的激动。谢谢师父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此我又走上了通向圆满的回归之路。

我是一位老年同修,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得法前后的对比让我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在精神上,而且生活上都变了,每天生活的非常愉快。读师父的大法真是不愿放下,一遍一遍的看,正象师父说:“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转法轮》)我一下子明白了应该怎样做人。得法后我一直在精進着,学法、背法,懂得了很多法理,知道了人生的生命意义所在,当人不是目地,返本归真才是真正的目地。

师父为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为我们付出了多少心血,如同师父在《排除干扰》中所说的:“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想到这些,作为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怎么能不精進呢?法难得,再不精進怎么能对得起师父对我们的苦度?

师父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下面仅就自己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过心性关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因文化程度有限,望同修们指正。

记得是在二零零四年,我的两个耳朵先发痒,后流水,里面爆皮,一层一层的往下掉,擦干后还出水,总是发痒,特别一入静的时候更厉害,非常闹心,入不了静,不炼功的时候还好点,一炼功的时候就这个式的。但是我想: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修炼就是在这苦中修炼,以法为师,不管怎样,谁也干扰不了我。我知道了法理,我不能一错再错,不能失去了大法,机缘只有一次,只要想修炼,就不能怕苦,只有在苦中修,才能提高自己,才能使自己在思想上有个升华。我就学法、背法、发正念。师父的法早已刻在我的脑海里,师父的法是我走向成熟的根本,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师父还告诉我们:“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芝加哥法会》)。正因为有了师父的法理,我才能过去这一关,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二零零六年九月的一天,忽然间我的左腿连带着坐骨神经不敢动,不能走路,从床上下地也得拄着棍慢慢的下,上厕所不能蹲。没办法,少吃少喝吧。我的一思一念中想到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放下所有的执著,不能因为我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多发正念,以法为师,排除一切干扰。这样我又过了这一关。

第三次过关是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天,我的身体出现了一种难以忍受的痔疮症状,当时我没有害怕,自己也悟到这不是消业,一定是黑手烂鬼钻了我的空子,但是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有漏,我就多看书,多学法,从法理中找答案,和同修在一起交流,发正念,从法中找自己的不足,从法中找到答案。师父告诉我们说:“人在痛苦的得病当中,真是在消你的业。消下去了就会好,往往得一场大病,过一段时间你康复之后,会发现自己满面红光,做什么什么顺利。因为你业消下去了,它就会转化成福份――德。 因为你痛苦了嘛,那么往往做什么事情就比较顺利,容易做成,人看不到这些,所以人要吃一点苦就觉的是坏事,其实,苦有什么可怕的?!人就是苦一点,横下心来顶住,过后你看做什么事都不一样了。我说人修炼不就是个苦嘛。你要能够放得下,保证你就圆满。说得更高一点,你要能够放下那个生死之念,你真就是神!”(《在纽约讲法》)

正因为有了师父的法理,我才能冲破一关又一关,几次过关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师父博大的法理点醒了我,使我从常人走向修炼人,在修炼中越来越成熟。师父说:“你只要去修,你什么都会得到。但是你们知道吗?你们所得到的那里容入了我多少东西在里边?”(《瑞士法会上讲法》)。

当然,至今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修去,特别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和同修们相比相差很远。我自己也很着急,我要尽快弥补这方面的缺欠,抓紧救度众生,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好自己。我不能一错再错,我不能失去大法,我不能再让师父为我操劳,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回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