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破迷,引我踏上回家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我看了同修所写的“忆师恩”文章后,感慨万千,也想写写自己在七年来的修炼过程和个人体会,以表示感谢慈悲与浩荡的师恩。

我是一九四五年出生的,生长在中国大陆,是一个老农妇,只有小学文化,饱受恶党的折磨。亲眼目睹恶党一手制造的所谓土改,三反,五反,大跃進,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大镇压,九九年发动迫害法轮功等。恶党每次都是以假,恶,狠毒,诈,凶,暴,邪恶至极,严重搞乱了国人的思想,破坏了人类的正信,毁坏了人民的道德水准,甚至使年轻的一代无法教育。对此我常常感到人世的辛酸和绝望,内心处在极度痛苦和彷徨之中,由此使我产生多种病症,经常通宵失眠,但我一直未能寻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电视台播出镇压法轮功的消息。当时我想了解事情的真相,究竟谁是谁非,因此我向本地学员借了一本《转法轮》,打开一看,才有幸知道这是一本宝书,师父度人来了。因为小时候父亲给我讲过老子度人的故事,知道仙、佛度人是怎么回事,一直在沉思着等待着,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得度。现在机会来了,多么兴奋和激动啊!当时我就请回了《转法轮》及其他大法书籍,从此走入大法修炼道路上来了。我知道自己入门迟了一些,但我抓紧时间学法修炼,不到一个多月我身上的疾病全好了,我的身心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

可修炼不是一帆风顺的,二零零零年元宵节,派出所和区委邪恶之徒来抄我家,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及一盒讲法带,还将我绑架到戒毒所。在这几个年头里,邪恶对我虎视眈眈,因为我修的还有漏,对法的理解不够扎实,还有人心的执著,所以后来还有过五次被邪恶绑架在拘留所,洗脑班,三水女子劳教所。但不管邪恶多么猖狂它也难以动摇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意志,越是邪恶,我们越能分清是非,越是迫害,我们的意志就越坚强。因为我们是大法造就出来的大法弟子。我们在魔难的过关中,时时保持着平静的心态,牢牢记住师父的谆谆教导,闯过一关又一关。

三水劳教所比拘留所迫害大法弟子更残忍,那些恶警大耍阴谋诡计,专用那些狠毒没有人性的吸毒人员迫害大法弟子,伪造假事实来陷害大法弟子。刚被绑架到劳教所的新学员,会被关暗房,由四个吸毒人员加干警轮番看管,不分白天黑夜不停迫害,强迫学员看陷害大法和污蔑师尊的黑书、黑录像,还抓住学员的手强迫学员写“三书”,不写就挨打,挨骂,不准吃饭,不准洗澡,不准大小便,还不准睡觉,时时观察学员的精神,表情,面色,進行残酷迫害。

三水劳教所有两本很毒的黑书,一本是《揭批某某某》,另一本叫《死而复生》两本书极尽歪曲佛理之能事。我看它们的作者都是来自地狱的烂鬼,是受旧势力操控的邪魔。我冷静的用正念除恶,我将那三十四个恶鬼的名字丢掉到厕所去。

我在受迫害的日子里,用我自己所能及的力量证实着这部光辉的宇宙大法,充份利用做作业和每月思想汇报的机会写出大法弟子对人世间的正邪好坏各种现象的看法,反映大法弟子的心声,表达大法弟子的良好心态。在零五年学习总结表上我是这样写的“法轮功是‘真、善、忍’修炼大法,大法教我们做好人,法轮功对整个宇宙生命都是百利而无一害,让历史作证吧!”仓头见到马上抢给恶警看。当时她们把我叫到办公室,几个干警围在我身边向我大骂一顿,她们说我写这话,将所里一千多干警的制服给扒了。

零六年元旦前三天晚上睡觉,我感到有人拍我的头部叫我“该走啦”听的出是很熟悉的师父的声音,我以为是自己做梦。但想不到在一号我真的被提前释放,并安排儿子来接我回家。

刚回家的第二天,有位以往的同修来看我,说想与我切磋,她们也是从三水女所回来的,她们的实际情况我不大清楚,我以为大家都是从难中脱险出来,都为大家高兴。谁知在谈话中发现她们的话越说越不对劲了,我赶快背诵《精進要旨》给她们听,想启悟她们能归正。谁知她们全是断章取义,夹着人心显示心邪悟了。后来她们几个曾有三四次想来干扰我,幸得我能够分清才不被她们干扰得逞。

回想我在修炼的七个年头里的种种魔难和过关情况充份证明师尊的教诲是多么正确!但我没有感到自己的苦,因为师尊告诉我,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荣幸的生命。令我心痛的是损失了大法珍贵书籍和耽误了不少学法与救度众生讲清真相的宝贵时间。我要加倍努力弥补损失,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尊的期盼与苦度。

个人层次限制,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