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一岁,是个四年级的小学生,一九九八年七月我有幸得法。当时我正犯眼病,生活不能自理,整天卧床不起。我的眼皮又红又肿,不断的淌着眼泪,睁不开眼睛,而且眼睛里烧的厉害,总觉的眼睛里有一粒小铁豆在里面滚动似的,眼皮胀疼胀疼的,眼睛里也磨的特别疼,有时疼的我直哆嗦,不知如何是好。这么多年,爸爸、妈妈也领我到过很多地方看过,中医、西医、民间偏方,想尽了一切办法,吃中药、打针、上药水、用偏方,花了很多钱,不但没治好,而且越来越严重,迫使我经常停学。最后,经哈尔滨眼科专家诊断是隔代遗传角膜溃疡(角膜高低不平的腐烂),唯一能根治的办法就是上北京换两只眼睛的角膜,否则面临的就是双目失明。

这使我们一家三口很绝望,因为换角膜的医药费别说当时,就是在过多少年我家也承担不起的,所以,爸爸、妈妈说了,等我失明后,我们一起离开人世。可就在这危难之际,我们一家三口走入了修炼。不到一个星期,奇迹发生了,我的眼睛恢复了正常,我又能上学了。

我刚上一年级时,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座位都看不清黑板,现在我坐三四排座位都没问题了。我再也不用担心眼睛犯病不能上学了,而且也节省了那无法支付的巨额医药费。法轮大法不但给我解除了痛苦,而且是救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命。

得法以后,我早晨坚持炼功,有时间就坚持学法。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返本归真,返回到我美好的家园。因此,我以法为师,严格要求自己,过好心性关。

我性格内向,从上小学以来在班级里从不招惹别的同学,别的同学也不欺负我。但自从我修炼后,我班有个同学给我起一个叫“小胖子”的外号,班级里很多同学都这样叫我,开始时我心里很生气,但转念一想我是炼功人啊,我得忍。很快,我就不在意这件事了。但有个同学几乎每天都要一边摸着我的脸,一边叫我的外号。有一次,他一摸我的脸时竟触到了我的眼睛上,我当时就感到象针扎進了眼睛一样,疼痛不已。我趴在桌子上哭了。过了一会,上课了,我也觉的不象刚才那么疼了。老师讲课时,我睁开眼睛想看黑板,可我看到周围的事物都是模模糊糊的,而且看不清黑板。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然后我想起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一念,想我是炼功人啊,有老师的法身保护我,我的眼睛一定没事的,这一定是在还业债呢。又过了一会,我再睁开眼睛看黑板时,黑板上的字渐渐清晰起来了。我悟到我这是又过了一大关呀。

还有,班主任把我的座位调了,让我和班级里很淘气、学习很差的同学一张桌。因为他总想抄袭我的作业,我不给他抄,他很生气,从那时起,他经常打我、骂我、踢我,但我心里想,作为一个修炼者,遇到矛盾都不是偶然的。我就在心里默默的背《何为忍》这篇经文。另外还想到师父教导我们做事要先考虑别人,那么,班主任天天给我们上课,已经很忙,很累了,所以,我不能给班主任添麻烦了,不能让班主任多操这份心了,想到这儿,我的心里平静多了,在这方面我的心也提高上来了。

这学期开始,班级里重选班干部,我原来是学习委员,这次落选了,而且上语文课时,班主任让我读词语,我读错了两个词语,班主任又把我说了一顿。中午回家吃饭时,爸爸嫌我吃饭慢又把我说了一顿。我当时心里想,这真象师父说的一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作为一个修炼者,为了能返本归真,返回我美好的家园,这点苦算什么呢?我一定能承受的了,我一定能忍受过去。所以,我没有哭,更没觉的委屈,而是为我能又向我美好的家园迈進一步感到高兴。

有一次,我们班很多同学都买“魔笔”,看到他们拿着崭新的“魔笔”,我真的很羡慕。我回家就向妈妈要钱,妈妈很不情愿的给了我五角钱,看到妈妈这样子,就知道妈妈不愿意让我买,我就在上学时,把钱搁在录音机上了。但放学时竟然在路上遇到一元钱。我当时想,一元钱可以买两支“魔笔”,但是我是一名修炼者,这一定是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让我过关呢。师父在看着我能不能放下利益之心呢!所以,我就象没看见地上有钱一样,很坦然的走了过去。

在学法炼功方面,只要能挤出时间我就和爸爸、妈妈一起到炼功点上去炼功学法。炼功时,打坐对我来说是很难的。我刚开始修炼时不能双盘,看爸爸、妈妈都能双盘,我急得哭了起来。爸爸、妈妈每次打坐我都在一旁压腿,没过几天我也能双盘了。在炼功场上打坐,第一天我打坐了十五分钟,就觉的真是无法忍受的疼痛,脚脖子象折了一样的疼,看到别的同修都能盘那么长时间,我想我也该尽力去忍。第二天打坐,爸爸、妈妈看我疼的直流眼泪,就让我把腿拿下来算了,但我还是硬突破到三十分钟了。第三天我打坐开始疼时睁开眼一看,别的同修都那么能坚持,我就在心里给自己鼓劲,想到师父说的遭罪就是在还业债。师父还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牢记师父的教导,承受了痛苦,忍受了疼痛。正在我忍受腿疼到了极点时,走过来几个常人,有的说这,有的说那,其中一个说:“想锻炼就做一做体操算了,疼成这个样子,何苦呢,快把腿拿下来吧。”我想,这一定是魔利用常人干扰我炼功呢,于是,我坚持了一个小时。从此以后,我每次盘腿都尽量去忍受,严格要求自己向更长时间突破。在炼功点上学法时,同修们经常夸我读大法读的好,每当这时,我头脑里就会想起师父在《修者自在其中》这篇经文里的:“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这样,我就做到了不生欢喜心。

从自己亲身体验的奇迹般的事实中,使我深深感受到师父的伟大和慈悲,更加坚定了对师父与大法的信念。我要衷心的说一声:“谢谢您,师父!”决心按照大法修炼,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跟着师父走,早日功成圆满,返回自己美好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