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

  • “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 头上大肿瘤消失了

  • 明白真相的主任

  • 法轮大法救了姥姥的命

  • 王大伯的变化

  • “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安国市某村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全身都是病,花了四、五万元钱也没完全恢复;后来老人知道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并看了《九评共产党》及相关真相资料,退出恶党后,能骑自行车而且生活上能自理。他高兴的说:“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头上大肿瘤消失了

    我叫刘云珍,女,现年六十岁,家住四川省乐山市牛华镇浸水村。我得法较早,不识字,靠丈夫教,基本能通读《转法轮》和《洪吟》,修炼后感到一身健康,精力充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由于江氏集团对大法的迫害和环境的压力,加上儿媳常年在外打工,为了照看两个小孙子,就把大法丢在了一边,不学法不炼功了。这样一段时间后,头上有点不舒服,逐渐长了一个大包,眼睛都睁不开,疼痛难忍,头发掉了,出现七个孔流出脓水,儿子送我去省、市、县各级医院检查出为恶性肿瘤,即癌症。医生结论为:“不可治”了,最多还能活两个月,叫儿子回家准备后事,还有医生要我开刀切除可以缓减一下疼痛,我不同意做手术,叫儿子把我从市医院抬回了家。

    我躺在床上卧床不起,头上不断流脓血,感到生不如死。在绝望时,是大法救了我。同修们知道后看望我,鼓励我从新开始好好学法炼功,放下生死,只要坚修下去,师父会管的,师父本来就是来救人的。

    同修们到我身边发正念,晚上在家帮发正念。我躺在床上学法,睡在床上炼五套功法,心中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肿瘤处没有敷药,只是一同修给我擦了点“凡士林”。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两个月后我头上的肿瘤消失了,消去的头上开始光亮无发,现长出了黑发。同修和亲朋好友都为我高兴,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救了我。

    在劝三退时,我用自己现实的例子挨家挨户讲大法真相,让更多的世人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明白真相的主任

    今年元旦前的一天下午,我帮丈夫油漆门窗,忽听院子里有人喊:“有人吗?有人吗?”我出去一看是居委会主任和两个不认识的男青年。我说:“人在,有啥事?”其中一个青年一个劲的追问我是这家的啥人,叫什么?这时居委会主任在那俩人的后边给我摇手、使眼色,意思是别说,同时还大声说:“她是干活的。”

    我明白了意思,说“我是刷油漆的”,就赶紧离开了。丈夫出来把他俩领到了另一屋。主任过来给我说:“他们是来查你的,赶快走,等他们走了再回来”;并说他知道真相,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一定要注意安全。


    法轮大法救了姥姥的命

    (小姑娘口述,大法弟子整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的姥姥家在辽宁省开原市,是一户普通的人家,她叫兰素芹,今年77岁。

    前不久,我去姥姥家看望姥姥,有一天,姥姥突然呕吐不止,全身疼痛,家人急忙把老人送去医院,大夫给做了全面检查,结果却查不出病来。家人又送老人去了骨科、中医科等几家医院,都是没病,可姥姥的身体就是疼,家人只好给老人打止痛剂;就这样,几天下来已经花掉了一万多元。后来到沈阳六四三医院检查,结果还是没病,这下家人可全愁了,治病也得对症下药哇,查不出病可怎么治呀!

    就在全家人急成一团时,病房里有一位大姐对我们说:“让你家老人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病就会好的。”我一听,忙贴着姥姥的耳朵说“快念‘法轮大法好’。”这时就听见姥姥一个劲地念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慢慢地姥姥睡着了,这么多天,姥姥都没有睡过。看着姥姥睡着了,我们也去休息了。

    没过几天,姥姥的病就全好了。


    王大伯的变化

    王大伯今年82岁,是离休干部,和我父亲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2001年我因修炼法轮功被抓進监狱,父亲当时正在患病,两次梦见我被警察抓,伸手拉我,从床上摔到地上,于2003年去世。

    我回家后,王大伯因为父亲的死怪罪于我,始终不听我讲法轮功真相,我渐渐对王大伯失去耐心。近日王大伯又来我家,我本不想再和他费唇舌,勉强问了一句:“王大伯您退党的事考虑的怎样了?”

    王大伯一反常态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三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好!”我吃惊的问他怎么改变的?王大伯告诉我,他的一个邻居利用每天早锻炼的时间,在他耳旁讲了三年法轮功真相,现在他彻底明白了。

    王大伯的变化使我对师父的经文《济世》有了更深的感悟,也从那位未曾谋面的同修身上找到了差距。如果我们都有这样的正念、这样的耐心,就会救度更多的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