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窒息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弟子受到铺天盖地的打压,被洗脑、绑架、抓捕、罚款、抄家。当时邪恶组织六一零对我村大法弟子每人罚款五十元,还要写保证书,并交出大法书籍。由于当时对法的认识还不够,同修们都不同程度的有了怕心,晚上,同修们把书打成包,提到我家,同我商量,准备交出去。我非常冷静,心生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什么都不怕。这么好的法,比我们的命都值钱,不能交。我对大家说:把书都拿回去,保管好,看它们怎么样。结果书没有落入邪恶之手,都保存了下来。

零一年新年,我们为了救度众生讲清真相,全县同修协调一致,同时间挂横幅,写标语、撒真相资料。那天晚上,鞭炮齐鸣的时刻,我和几个同修把条幅挂满街头,当我们正要在村中央挂时,村干部拿着手电走过来,大家一惊,有的躲在一边。我心想:大法弟子做证实大法的事,不能让他们看见,背《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背完后,奇迹出现了,村干部距我们十来米远的地方向相反的方向走了。

二零零二年,外地一个同修在我村讲真相时被坏人举报,当夜被派出所抓去毒打。第二天早上我去村干部家干木工活,一進门看见一群人在吃方便面,心想,他们准没干好事。我对乡支书说:“今天你们这么简朴,光吃方便面啊?”还没等他开口,村干部的妻子说:“你不知道,昨晚抓了一个法轮功,他们打了一夜。”我当下就说:“你们别抓学大法的,抓偷羊偷牛的,老百姓被偷怕了,都靠着门睡觉。”乡里的人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炼法轮功的怎么了?又不偷,又不抢。”村干部俩口子就乐了,他们知道我是修炼人,乡里的没话说,也乐了。下午乡干部把我叫到一边说:“你别干活了,六一零的说了,你们学大法的人人都得写保证,不然就抓去办班、罚款。”我善意地告诉他们:“你们工作不能昧着良心,都知道我们是好人,写什么保证?要我们变成杀人放火的坏人吗?我们不能写。”当天晚上我告诉村里所有同修,都不听邪恶指挥。由于我们正念足,这事不了了之。我们还集体发正念,解体我村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遭报应。结果六一零的恶人真遭了报。

我家做着真相资料,每天晚上忙到大半夜。当涿州恶警强奸女法轮功学员案曝光后,邪恶为了抓捕两名受迫害的女法轮功学员,公安部下令大搜捕。一天夜里,新上任的村干部带乡里四人進门骚扰。当时我和妻子还有另一同修正炼功,他们来叫门。我们料到一定是邪恶,赶紧把录音带、书收起来,一边发正念:任何邪恶都不许進门,请正神保护。我镇静的开了门,一看是村干部和另外四个人,还有一辆车。我问:“你们有事吗?”他们说:“没别的事,看看有串门的没有。”我说:“这么晚了,谁还串门?”他们就走了。妻子要把师父的法像摘下来了,藏起来。我说:“不要怕,有师父在,你怕什么。咱们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一连发了几个整点。夜里,我没有睡好,想起师父说的:“遇到矛盾,要先找自己。”我想,也许是我们有没做好的地方。第二天我就找到这个新的村干部家,跟他讲大法洪传全世界,讲寓言故事,讲三退保平安,讲维护大法才有光明的前途。他看我并不嫉恨他,反而为他好,很明智的退了党。

我知道自己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没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真正标准。但我愿与同修携手同進,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在这佛恩浩荡的时代,不辜负师父的苦度。让我们在正法的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