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市洛城乡大法弟子李义明、李义昌一家遭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我是大队村委的一员,我对法轮功没什么印象,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也用心在观察法轮功,到底他们这一帮人是干什么的。通过我的观察和了解,我现在知道,法轮功是一个好功法,炼法轮功的人也都是些好人。我也经常看到一些法轮功的材料,起初还不太相信,但我亲眼见证了我身边的几个炼法轮功的人和事以及他们的遭遇之后,凭着我的良心,我觉的很难过。看到一些材料上写出了法轮功受的迫害,我也把我的所见所闻写出来,好让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有所良心发现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共产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寿光市洛城乡政府派人把村里所有炼法轮功的都集中到村委会,然后要求把所有的书都交上,再写下保证书“不炼了”,就让回家。其中被迫害的有李义昌、李义明一家五口(李义明、李义昌兄弟二人,其父母,还有李义明的妻子)。李义明、李义昌因坚持信仰不写保证书而被抓到乡政府,乡政府让他们二人每人交上罚款二千元才让二人回家。回家后,兄弟二人觉的上头这样做很不对,就想去上访,讨个公道。结果还没去就被村支书桑会东举报了,这时乡政府就在当晚十二点把村里所有炼法轮功的都抓到村委里,让他们脱掉棉衣(当时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冻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派人到县城买了九个手铐、和一根绳子。把法轮功学员都铐起来,然后用绳子再人与人间隔一米拴起来,步行押到乡政府。

到了乡政府,让他们双手环抱在树上或秆子上,用手铐铐起来示众。晚上弄到屋子里铐在椅子上,打开窗户冻,两天之后,大部份交上钱回家了,只有李义明夫妻俩没交钱,就继续这样折磨他们,在这期间,李义明七岁的女儿自己在家,而政府毫无怜悯之心,五六天之后,政府没办法只好把他们夫妻俩送回家。在回家时乡派出所所长说“桑会东举报,想捞点钱,看来是捞不着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李义明兄弟及妻子认为按“真、善、忍”做好人受到这样不公的待遇,应该去讨个说法。四月中旬,李义明兄弟二人去北京上访,被洛城乡政府抓回来,送到县拘留所治安拘留。

十五天之后把二人接回,送到村委里,对二人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在一个车厢里站上七个人,然后让他们把车厢抬起来,抬不起来就打,把李义昌的筋骨打断,其中一人用脚踢李义明,把鞋跟都踢断了。(中间还有不知情的细节)这样迫害了俩人半个月。这时,李义明妻子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在县拘留所拘留半月后,又被送到村委来了。恶人们又把村里所有炼法轮功的全抓到村委来了,对他们进行迫害,白天晒太阳(三十摄氏度以上),晚上不让睡觉,不让回家吃饭。

李义明一家四口被抓来连个送饭的都没有,这样整整迫害了九天,大部份人交上钱回家麦收,李义明兄弟没交上钱不让回家。这时已在村委呆了二十多天,别人家的麦子都割了,只剩下李义明家的没割。麦收期间乡里要检查,有麦子不割的说明村委管理不到位,村支书桑会东怕影响自己的“名誉”和“前途”,就把李义明家的电视和躺椅做抵押,把他们放回家。至今躺椅还在村委办公室里。

十天之后,桑会东和村委二把手陈登和又把李义明兄弟二人送去了北洛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把李义明妻子和付连华(另一大法学员)骗到派出所,不让回家。第二天,把乡里其他炼功的十多人也抓来,对他们进行迫害,白天晒太阳,晚上关上灯打,而且不让吃喝,连凉水都不让喝,乡政府人员轮流打他们,连管计划生育和幼儿园的人都参与了迫害。起先是政府人员打,打累了,又从社会上雇了些地痞、流氓打,把十多个大法学员关在一个小院子里,三、四个人分管打一个,这样打了七、八天。大部份人交上一万五千元钱左右回家了,只剩下李义明妻子等四个人不交钱,让他们白天晒太阳,晚上关在屋子里用板子打手,他们仍不放弃修炼,就给他们打破坏神经中枢的针,这样迫害了他们约半个月,把他们四人送去了北洛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

一到精神病院,就给四人打上针,他们就知觉全无,往后每天三次强制打破坏神经中枢的针,每天三次强制吃破坏神经中枢的药。他们有的打上针后疼痛难忍,到处乱撞乱碰。李义明兄弟二人也是每天强制打针、吃药,他们反抗医生、护士就打他们,半月之后,兄弟二人身子不能动了,头也不会转动了,医生看到他们不行了,就不给打针了,只给吃药,这样在北洛精神病院被迫害了约三个月。家里老人向医院交了一万二千元钱,医院才答应放人,这时,乡政府还不让放人。家中老人没办法,把粮食卖掉,西借东凑的又向乡政府交上九千元钱,才让李义明兄弟二人及妻子回了家。

回家后,李义明兄弟二人被打针打的疼痛难忍,有时用头去撞墙,真是不想活了的样子,没办法,就又继续学法炼功,大半个月后恢复了正常。乡里还不断的去骚扰他们,李义明被迫外出打工,一直到二零零二年这期间,乡里派人监视、跟踪他们,去李义明家抄家两次,最后把藏在烟囱里的二千元钱抄走了,抄家的人还说:“这户人家真穷,才弄了二千元钱。”之后,李义明兄弟二人及妻子被迫流离失所。

李义昌被迫流离失所后,在昌乐县打工。二零零二年冬,晚上出来喷“法轮大法好”的字,被昌乐公安绑架,在昌乐县看守所迫害了约三个月(详情不知),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还在济南监狱。判刑后,村里把他的户口都给消了,分地都没李义昌的了。

李义明流离失所后,在广饶打工,因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寿光市六一零及公安一直在跟踪、监视他。李义明于二零零三年年底被寿光市公安绑架,被关押在寿光看守所半年,受尽了迫害。据说在寒冬腊月里,李义明被打昏了以后又用凉水泼。之后他被判刑十二年,判刑后家人去看时,发现李义明脸上有疤痕。他现在济南监狱被关押。

李义明兄弟二人都受尽了残酷迫害,分别被判刑八年和十二年,家中父母因经受不住打击,身体虚弱,分别于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六年去世。如果不是李义明兄弟二人受到这样的迫害,老人也不会这么早的离开人世。

我虽然未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但我现在已知道法轮功的好处;我作为李义明一家受迫害的见证者,把他们受迫害的过程写出来(以上都是我知道的,都是事实,还有不知道的),用以启迪还有善心的人们,也算是对我良心的安慰吧。

参与迫害李义明一家的人员名单:
一、北洛精神病医院医生、护士:
付春英       王金玉
王丽        杨丽萍

二、村委
桑会东  手机:13686361998
陈登和  手机:13515405983

三、乡政府
司法所长  韩振东
书记    赵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