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好人 反被邪党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我于1996年5月得法,修炼一段时间后,我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生活过的很舒心,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

1999年7月中共邪党灭绝人性的迫害开始了,江氏恶党集团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我的《转法轮》、讲法录音带、教功带、炼功带、四张挂图都被收走了。

我于2000年6月27日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看《洪吟》被清洁工举报,被强行绑架,关押一天,然后送当地派出所,恶警逼我儿子写保证放人。

2000年12月7日我再一次进京上访,12月9日早上在广场证实法、被邪党便衣抓捕,关看守所迫害,后通知当地派出所接回送南岸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然后将我送重庆市茅家山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非法刑期一年。

2001年正月初八下午,我们利用吃晚饭的机会,我们擦掉了劳教所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大幅黑板报,陈恶警暴跳如雷,手上有粉笔灰的法轮大法弟子全部拉出来罚蹲,令药教扒下我们的棉衣,只留单衣,然后用洗碗水泡湿,又冷又饿、寒风刺骨,叫我们蹲到半夜两点多钟。

2001年5月13日,法轮大法日,我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陈恶警将我吊铐、反铐一个星期。6月份的一个早上被陈恶警吊铐到第二天12点多解铐,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觉。12月13日我刑期已满,恶警胡晓燕密令包夹强迫我穿囚服,我坚决抵制迫害,四个药教毒打,按在地上脚踩胸腹部,踩得闭气,脚镣手铐、嘴巴用宽不干胶带捆紧拖進小间迫害一个星期,放回舍房一晚上,第二天早上高压迫害关小间重复迫害又是一个星期。胡晓燕升为中队长,就是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

2002年4月转严管楼迫害,早上唱歌,我不唱,包夹打耳光,背23号令,我不从,他们扬言:你什么时候背到才睡觉、身体才歇气,每天如此。

2002年5月13日,我们舍房的几位同修绝食抗议迫害,被从西山坪劳教所调来的梁恶警残酷灌食,安排打人凶手分开带到专用迫害房间下毒手,两个包夹凶狠的手段猛击头部,撞墙,抓头发,头皮和头发象分家一样,右面头发没剩多少,扯头发按地上两凶手用脚踩胸腹部位,昏迷了、招术使完了才放手。恶警就是用最残酷的手段残害我们的心、身体。

2003年8月,街道办洗脑班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找不着我,就找我孩子的单位领导交人,限期交不出来要他每天报到,还说死了也要交尸体。

中共实在太邪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