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民币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自从学了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在师父肯定了用人民币讲真相的做法后,我一直坚持着用人民币讲真相,现在我每天都能花出去六、七张真相币。

我一直用笔写真相字,我试用过中性笔,但这种笔在脏一点的或有油性的人民币上有时写不上字或写不清楚,而我们手里的人民币又不能每张都是干净的。我现在改用“勾边”笔,一元一支,这种笔一头粗一头细,碳素性质的。在纸币上写真相用细头,不论什么样的纸币都写的非常清楚。这种笔一般我都随身携带,有时准备好的纸币用完了,还可以临时再写上几张。笔的粗头还可以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场所写“法轮大法好”或“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等,因为用笔直接写在磁卡电话亭、电线杆或电线杆上的电表外壳上的字不易被涂改或损坏,我发现我写上去的真相字有的几个月了还在上面。

我写真相的纸币一般都是一元、五元、十元的,其中一元的最多。因为小额纸币流通最快,能够使更多有缘人看到真相。我所写的真相字象其他同修一样,也是写在纸币的背面空白处。我是这样在纸币上写的:在偏左侧空白处分三行写上:天灭中共、快看《九评》、退党保命。然后在右侧竖着写:法轮大法好。这样的排列看上去比较顺眼,字体一般用隶书(不太象)。

我花出去的六百多张真相币大多数都是一样的内容,因为我觉的这几句最容易记住而且表达的非常全面,在明慧网看到同修写的退党短句真的非常好,但还是不太容易记住,因此一直没有引用。因为我要的效果就是让世人看一遍就能记住,也好在茶余饭后去议论。

我也收到过同修写的一些真相币,一般只是体现“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这一个信息。我认为用人民币讲真相除了表达“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之外,还要把《九评》体现出来,这样没看过《九评》的世人肯定会想《九评》是什么呢?当有一天得到《九评》这本书时,我想此人一定会看一看书的内容,对救度众生会起到一定作用。此外,我想真相币上最好同时写上“法轮大法好”,这样的真相币在另外空间也许是金光闪闪的,有缘人看到能得到救度,邪恶看到就会震慑邪恶,解体邪恶背后的因素。

刚开始花真相币的时候也有怕心,怕被收钱的人看见,一天也就能花出二、三张,现在一点怕心也没有了,心态很稳正念也很强。每次花真相币之前我都发正念让收钱人当时看不到真相字,同时解体另外空间干扰我用真相币讲真相的黑手、烂鬼。现在每天都能花收去六、七张,一般除大额钱币外我不放弃每次花真相币的机会。坐公交车是我必花的,因为我觉的即使公交集团把钱存入银行,也还得流通的。

有时为了多花一张真相币,也买一些可买可不买的小东西或小食品之类的,因为多花出一张真相币也许会有很多有缘人得救的。当然我们花真相币时心态一定要摆正,不要为了凑数而花,一定把基点放在救度更多的众生上,别让旧势力钻空子。我花真相币时一般把有字一面朝下或把纸币对折把有字一面折在里面,这样收钱的人收钱时几乎看不到,可能回家整理钱时能看到。偶尔有几次被收钱的人看到了,看到了也就看到了,没说什么,也就收下了。只有一次,花一元真相币对方看到了字后,要求我给换一张。最近一次对方看到真相币上的字后说:“别看我不识字,肯定是法轮功写的。”旁边一同买东西的人也说了一句:二拾元的钱上还有字呢!说完就收下了。

从这件事也看出当我们真相币越花越多的时候,世人也就见怪不怪了。最近在面对面讲三退时,有时刚提到退党保平安时,对方就会说:“就是钱上写的那个吧?”我们讲三退有时也可以说我收到了一张退党币,然后插入话题。

用人民币去讲真相的这种方法既简单又安全,特别是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你不妨从写真相币开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师父正法最后的最后,时间对我们来说不多了,救度众生和树立自己威德的机会也不多了。千万不要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啊,千万不要失去这万古机缘啊。

以上是自己对使用真相币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