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我叫张玉珍,今年六十八岁,是黑龙江省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六年底得法,我庆幸自己得到了一本天书,决心修真善忍大法,从此走上修炼之路。

走上修炼路之后,汽车拖车摩托车等各种车辆撞过我,也曾掉入三米来深的马葫芦里。所遇到的一桩桩一件件的险事都是我欠下的帐,他们都是来索命的。每次都是师父保护我有惊无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蹲过拘留,也被软禁过。十年的修炼中,只要我有解不开的问题,师父就会点悟我,我做错事或某件事不该做,师父马上就制止我。修炼中我的点滴提高都是师父的慈悲苦度。列举几例:

学习《行中》后,我感到心旷神怡,真好似到了优美的地方,但没有悟到什么。有一天我去同修家取资料,但必须经过邪恶的盯梢点,产生了“怕”,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救人的正事,怕什么。正念一出就向同修家走出,当我过盯梢点时,那恶人刚好在我前面就出门走了,当我从同修家出来时,那恶人已回来又刚好進了屋。我顺利的取到了资料。

再学《行中》时我恍然大悟,是我在“正行”中遇到危险时,师父呵护了我,使我在险境中“一览峡中天”的妙境。虽然邪恶虎视眈眈的寻我,迫害大法弟子,但在师父的呵护下,邪恶与我们擦肩而过,这也是“神仙何处寻 对面不识仙”(《行中》)

一件小事

一天晚上天很黑,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当时我心态很稳定,连发几家都没出问题。我再向前发时,伸出口袋里的手好象有东西挡着似的说什么也掏不出来资料,我有点急恨自己笨,又往前走了几步,就发现路旁有烟头亮,仔细一看原来是“蹲坑”的。我才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走过之后,我又发了几家就顺利的回家了。这样的事太多了,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之下化险为夷。

回想十年修炼,我从一个业力满身、执著心很重的人,修成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都是师父用洪大的法理解开了我的心结,改变着我的本体和观念。没有师父慈悲苦度,点悟,呵护,加持,消业,我只能在六道轮回中沉沦呀。

又一村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一位同修给我一些资料,说要在三十号贴出去,到了三十号晚饭后,我刚要想安排好出去,就来了客人,陪他们坐了一会儿,看他们没有走的意思,我很着急,正急的难受时,就见窗外恶警又蹲在那和几个人闲谈,我真心急如焚。发正念清除干扰,又请师父帮助我加持我把恶警清除,刚想完窗外恶警和那群人不见了,客人也要回家。送走客人已是晚上六点多了。

可家中还有一个孩子和一个有病的爱人得等他们睡下我才能出去,真难啊!我想起师父说的“难行能行”(《转法轮》),再难我也得出去贴资料。我正想着,就听小孩说:“我困得不行了,眼睛睁不开了,我要睡觉。”(当时才七点多,每天他八点多才睡)我爱人也表示说要上床睡下。我想是师父帮助我,这下我心里亮堂多了,动作快而不乱的把他们安排睡下,我拿起早准备好的资料,没等走出门,他们已熟睡了。我发着正念一路顺利张贴真相资料到晚上十点多才回来。

正念闯关

去年夏天我撞到同修A,他惊讶的问:“听说你被抓起来了?”我说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听谁说的?他说听B同修说的。我走到了C同修家,C说他也听到这事了,好象这事已传开了。这时正是我地区讲真相起步阶段。为什么出来这种谣言?还是向内找。这是邪恶钻了我怕心的空子。也有同修听了这事增加了怕心,不出来讲真相了,使邪恶达到了离间大法弟子,破坏救度众生的目地。

为维护法,“揭穿烂鬼谎言”(《快讲》),我有意到人多的地方去、到同修家去,出去发资料,使同修知道是邪恶造谣破坏。这样有的同修稳定下来了。虽如此但我的怕心没去,还存有怕心。我把家里的大法书和资料都藏了起来,很侧面的对家人交代了一些事宜,好象真是等着挨抓了。这不是“求”吗,它就来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十一点多了,突然恶警车来到我家门前停车了,我意识到是抓我的。只见车上好几个恶警人上人下的,但就没進我家。我这时想,是因为我有怕心,藏书就是承认了邪恶的安排,我要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

我立即把藏的书和资料全找出来放回原位。请师父加持,我即刻感到自己高大,心里清静。我反复背诵《怕啥》,心里非常平稳。约有二十多分钟,我听外面车开走的声音;走到窗前,只见一片寂静。

讲到这,我要向那些存有怕心,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说:我真诚的告诉你,修炼中看着“难行”,在师父的呵护下真是“能行”啊!快点出来讲真相,证实大法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荣耀,也是责任和使命。不跟上正法步伐,不按师父要求做,怎么跟师父回家呢?!机缘一过悔之晚矣。

自己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