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涌莲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在大三下半学期,我开始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记的刚见到师父的法像时,自己只是在一旁忍不住的哭。那种感觉就象流浪绝望的孩子找到了亲人一样,充满喜悦,和久久无法按捺的兴奋。

随着不断的学法,看到同修在积极努力的揭露迫害讲真相,那时的我却总是急的不知道怎样讲。起初我只是在完成的课业里夹上真相资料,然后向老师递交时,留下一些简短的话。后来我就结合着老师布置的课题大幅的写文章,把迫害的现状、酷刑手段,一一写在课业里。那时说来也奇怪,每次的新闻课业题好象是特地为我安排的,即使再难写的课题,再离奇的标题,我写起来思如泉涌。后来学法中才明白这都是师父给的智慧,安排我在这里讲真相的。

在很多的网站中都有显示,中国大陆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镇压血腥和残忍还在持续,一种源于法中的先天本性和作为整体的一个粒子应有的责任,激励我把真相告诉更多的人。只要大法弟子在的地方,就没有邪恶的藏身之地。我到很多的高等院校,敲开每一个办公室的门,告诉他们我的来意。有嘲弄的,有惊讶的,有不屑一顾的,有表同情的。

后来在法中我明白,这一讲真相的过程是要修自己才能更有力量,我发正念清理自己以及干扰证实法的因素,同时去掉阻碍正法的常人观念和不好的修为,让世间这一面的纯正和另外空间的层层身体合为一体,请求师尊的加持,那真是一念惊震天地的威力。我感到自己在做好三件事时,源于内心深处的触动和在溶于法中人这一面的层层剥离和改变。

我所在的学校是各国元首访问乌克兰时必到的学校。我也总是想办法让这些元首在这里能够听到真相,若有机会向元首提问,我一定会提到:中共邪党迫害人权,镇压法轮功。有时满场会暴起热烈的掌声,即使我还没有具体的讲真相行动,但是光“法轮功”这三个字,也许就是很多人久久所等待要听到的。发问前,起初我的内心有很强很明显的斗的想法,看看谁能压垮谁,让邪党在各国人面前丑态尽露。后来在一次学法中明白,“斗”本身就是邪党的文化,也是修炼人要修去的不好的心。我不能用邪党的文化来改变我周围的环境。

我是带有使命的大法徒,我的一切源于法中,我只按照师父和法的要求做。学校的环境真的改变了。宗教老师,国际法老师,新闻导师,语言,经济,国际关系学老师,在他们的讲课中,如需要用什么事例作为讨论课题时,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虐杀上千人,就是最值得谈论关注的课题,而且《九评》也为各级各学科教授展开了一幅幅鲜明真实的中国画面。在课堂上征求老师同意后,我会把最新的真相资料送给大家阅读,老师总会认真的说:也给我一份。

知道真相,能做出正义选择的众生,就象歌里唱的一样是有洪福的。一个年轻的讲师,在课堂上公开的讲述法轮功是什么,公开谴责中共的邪恶。后来这个老师,在半年后成为乌克兰一家主流媒体黄金档的节目主持人。另有两个老师,纷纷调至总统办公厅工作。一个常人在对待法轮功这个问题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神都一笔一笔的记着,我相信在适当的时间里会给予他福报。我相信是这样的。而且更多的老师通过真相资料和《九评》也都能够在相关的一些课题上,对各届的学生,能够客观的去评论中共邪党和对法轮功镇压一事,他们有足够的依据向他们的学生表明镇压的血腥和残忍。

大学毕业后不久,来到另一个城市。丈夫说这里的天象已经发生很大的改变,显示众生受益。大法为有利于众生得救,显现了他的无限威德,为他的众徒安排了最圣美的一切。我和丈夫去不同的居民区散发真相资料。丈夫看到我总是心急的发资料,便很和悦认真的说:“发资料也是一种修炼,而不是普通的常人工作。你发资料时的心态,你的善心和慈悲,都会打到资料上。若像常人一样对待,那众生是不会珍惜的。师父和普天的众神若要帮你,也一定是看你站在法上的时候。师父常说要站在法上认识法,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你要成就的一定是一思一念都是神的正念。”我改变了内心的固执。后来在几次发资料的路上,我和丈夫看到路上涌满了晶莹耀眼的各色莲花,有的树上也旋坠着金灿灿的莲花,丈夫说你再往微观看看,每一朵莲花上都坐着佛。

这时心中一种穿心透骨的震撼,大法徒所走的正法路真的是最神圣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