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去吉林市江南桥头天主教天慈安老院探望已不久于人世的大姐(因天主教已为她做了临终祷告),我想让姐姐的生命在大法中获救(她原来看过大法书,因邪恶迫害法轮功,不敢炼了),于是我拿MP3给她听法。不一会儿,有人过问此事,我就把我炼功受益和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向她们讲了,于是有人告密于安老院院长,安老院院长告密于吉林市船营区大东门派出所。于是我被绑架到吉林市看守所受到迫害。

我在被送入看守所前,恶警让我回答问话,我不吱声。让我摁大手印,我不摁(俩恶警架着我,扳我手都没摁成,我想谁碰我,谁手疼,于是他俩松开手。)送進看守所后,邪恶指使恶人监视我、指使我,但我不听她们的,号服我不穿,监规我不背,干活(打扫卫生)我不干,晚上点号我不点(不喊到),她们按监规到点睡觉,我愿意睡我就睡,不睡我就背法、发正念(坐着),晚上值班我为了发正念、背法,我没有拒绝她们(因为我需要她们叫醒我多发正念、背法),值班别人站着,我坐着。第一宿没睡觉坐了一宿(发正念、背法)。

由于我不听邪恶指使经常挨打、受骂,但她们打骂我时我就想:你打我,我不疼,疼在你身上,于是她们就逐渐不打了。显然是发正念清除邪恶的结果。恶人们拽我、打我时我默念正法口诀,于是恶人惊慌害怕撒开手,口说:“我好害怕啊!”给我强行穿监服,我想谁碰我,谁手疼,于是那俩人撒开手。而且我还对最恶的那个女人发正念,铲除她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后来她就不恶了,而且对我挺客气,讨好我,除非恶警指使她,否则不主动行恶了。虽然她们打骂我,但我经常背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增强了,并且正念正视打骂我的恶人,结果她们不一会就凶光消失了。

每天早八点狱警领着犯罪嫌疑人念监规,我背法、正法口诀、法轮大法好。我刚進去时曾经绝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曾遭到野蛮灌食,后来就没坚持,因为绝食损害身体,使我头脑不清醒、记忆力减退,发正念、背法效果不佳。后来我就只喝几口汤或吃几口稀粥,处于半绝食状态。晚上有时报号(点号),一开始我只说:“您好,我是好人不是罪犯”,我不能喊到。后来我就不吱声了,她们(狱警)也没难为我。因为一开始進去,我看着她们(狱警)就向她们证实大法。

我每天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外时时背法。因为师尊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不听恶人们的话,她们就说:“你不吃饭、不干活、不穿号服……不听我们的,我们就得天天受罚,天天坐板,天天不让放风,就不让我们玩了。”尽管她们怎么威胁我、打骂我,我就是不听她们的,就是不配合她们,结果她们也该放风的放风,就该玩的玩了。谎言不攻自破。

有一天,有一个恶人(诈骗犯罪嫌疑人)看我总不听她们的话,就冲我运气想治我,但不知道结果怎样,于是用扑克算卦,结果怎么算都是个输——失败。我心自暗笑:“骑虎难下虎 人要与神赌 恶者事干绝 堵死自生路”(经文《下无生之门》)。

每天时时发正念,高密度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有时发正念后屋内被清理的鸦雀无声,几乎空气都凝固了,她们看的电视几乎都无声音了,她们都很惊讶,怎么一点没声了呢?以前总是吵吵嚷嚷的。通过我背法、发正念,原来的怕心渐渐消失了,正念增强了。刚進去时很害怕,怕被恶人害了,恶人们也吓唬我说: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和其它恐吓的话。现在恶人们也不怎么打人了。我的思想溶于法中,我不承认旧势力的所有安排,我是修大法的,是真正的好人,这里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同时求师尊加持我,冲出旧势力的牢狱,否定邪恶安排。

有一天,邪恶安排十几个大法弟子搞所谓的“告之”。我一听“告之”肯定不是好事,是旧势力安排的迫害。

我全盘否定它:问我姓名,我不吱声,正念直视恶人。问别的,也不吱声,后来就不问了。问其他人了。于是我大声说我是好人,尽做善事,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贪污,在这里是非法关押,你放我出去。恶人看我大声说话,他進行了所谓的“告之”,于是他又叫人把我带走了。

九月十二日,我被它们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我一路上念着正法口诀。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大门都没進去,恶警被告知:我们不收女的,不好管理,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到黑嘴子也没送進去,因检查身体不合格,就这样我闯出了魔穴。我被它们送往劳教所途中想的就是到哪都不配合邪恶,没有旧势力——全盘否定旧势力。

我这次受迫害最大的经验教训就是那天没有扎扎实实学法,法学的少,发正念也少,人的情没有放下,被邪恶钻空子。希望同修们也在此吸取深刻教训,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