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溶化间隔的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看了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阻隔在大法弟子间的“墙”——小弟子另外空间所见》,我心里很沉重。因为我们地区的学员在学法后要么夹着包就回家,要么简单谈谈要做的大法项目,基本没有敞开心扉的从法上提高心性的交流,几年来都如此。

大家见面时尽量回避矛盾,表面上保持和气,但心里各有各的主意。因为没有形成整体提高的环境,一位学员面临人身被邪恶拖走的危险,而在一个城市的同修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也没有人为她发正念,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惨痛的教训唤醒了我,决心冲破学员之间的间隔。之前个别协调人把对我的看法在学员中广泛传播,我曾被孤立,并心生许多顾虑,变得缩手缩脚。很快就有学员提议把新的学法点设在我家,原来是在那位离世的同修家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

最初两个月里,大家还和以往一样:到时间夹着包来,见面点头微笑问候;一读完,夹着包就走,临走点头微笑告别。临走时在门厅里还很吵,一片混乱,连留在屋里想交流的也被搅的心绪不宁也就跟着走了。我用了很多办法、花了很多心思,也使劲的修自己,就是扭转不了集体学法交流的状态,心里头真苦。明慧文章中那位小弟子看到的是法在一个境界给他展示的真相,“墙很厚,锤子打过去,墙完好无损,锤子却碎了”,我是亲身经历着现实中学员的表现。

在我学法和努力改变的过程中,意识到是要求自己修出慈悲心。是自己修的不好,影响到整个场。这种间隔就是旧势力安排的,就是来破坏学员们形成整体,来破坏我们更好的救度众生,所以要彻底清除。

看了这篇文章,我决定要打碎这堵墙,那就从修自己开始。第二天我就在学法中看到:“佛是善的,这一点是肯定的。但是那种慈悲是一种伟大的佛法的力量的体现。不管你再不好、再坏的东西,象钢铁一样的东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见就害怕,它真的胆怯,它会化掉、会消失掉,绝不象人想象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这使我想到就得修出这么大的慈悲之心才能溶化掉这种间隔。那我就修,我根本不再去想那墙厚不厚的问题了。

于是,我加长时间发正念清除它。连续一个小时发正念的过程中,无数干扰的景象反映到我大脑中来:有的在误解中带着仇恨对我恶言相向;有的盘查我;有的怕我做了事就抢他的“官位”,有的因为自己负责的事并没做而我去做了就大闹;有的听完我建议大家多交流对我摆出冷脸……一时间所有经历似乎都涌上心头。

但我已经明白了法理,我抱定了慈悲之心,就是要修好自己并且彻底清除邪恶的一切间隔。我横下一条心:“无论你怎么对待我,我都慈悲的对你;无论你怎么对待我,我都敞开心扉和你交流;无论你怎么对待我,我都用法来要求自己。”当这些干扰我正念的景象出现时,我能感受到内心那种坚定和慈悲——这不是来自于十年修炼的基础,也不是来自于生命亿万年的锤炼,而是法给予的力量。真的如磐石一样什么都动摇不了。那些景象浮现上来,不过就象过眼烟云一样,轻飘飘的自己很快就化散了。越发正念,头脑越清醒,正念越强大。

晚上集体学法后,大家“自动”的就谈到了参加纽约法会的体会和目前要做的一个重要项目,没有出现冷场和迅速回家。我也没想到交流要达到什么效果,没那个概念,就是学法交流。当协调人通知大家佛学会决定不让一个重要的小组来参加这个项目后,大家都很吃惊,但不象以前那样互相看看、谁也不说话或小声嘀咕。绝大多数同修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真诚、坦率,从法理上去分析,真是从未有过的热烈和纯正。真正的触及心灵,从法上提高,越交流大家心里越明白。亲眼目睹这样的变化,我内心里非常清楚也非常感动。对师尊的感激无法言表。

感谢一位同修为我指出草稿中居高临下的显示心理,希望同修继续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